第两百二十二章 替家乡父老出把力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2:09 字数:2437 阅读进度:222/745

心情大好的冯一鸣一路哼着歌走向教工宿舍区,混没发觉边上几个凑上来的发小都捂着嘴巴快笑断肠子了,没办法,心情好哼几句这很正常,但是一个五音不全的主在路上哼歌,实在让人听不下去。

王择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扒着冯一鸣的肩膀,笑道:“老冯,你这是哼的什么玩意儿……”

冯一鸣回头看着王择、于飞、周胖子几个发小蹲在地上一阵狂笑,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心想尼玛要不要杀人灭口呢,真是人生污点啊!

一直笑的肚子都受不了,几个家伙才算缓过来,难得见到冯一鸣难堪的一刻,逮到机会,一阵狂风暴雨的嘲讽之后,王择才忍笑说:“老冯,你刚才哼的到底是什么歌?那调调我还没听过呢?”

冯一鸣知道这家伙是市一中/出了名的音乐迷,笑了笑说:“怎么会没听过,是周……”说到这冯一鸣突然住了嘴,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好险啊……

是周杰伦的《晴天》,现在周杰伦有没有出道冯一鸣不太清楚,但是这首《晴天》是他上大学时候从宿舍兄弟买来的新唱片中听到的新歌,还有两三年才会问世呢!

“呵呵,我是瞎哼哼的,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冯一鸣支支吾吾的解释了句,赶紧回了家,但愿两三年后这家伙听到周杰伦那首《晴天》后,不会想起今天这一幕。

刚走进家门,冯一鸣的脸颊就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了下,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笑眯眯看着自己的又是张长河,我说你主政一方,全市多少大小事务等着你处理呢!怎么有这闲工夫来我家窜门,光这个月就来了三趟了!

犹豫的接过递来的烟,冯一鸣左右看看,问:“我爸妈呢?”

“你妈妈今晚和陆菲一起出去吃饭了。”张长河笑着说:“你老妈在这,我都不会抽烟,不然她告诉陆菲,我回去也得被唠叨。”

冯一鸣这才放下心,点着烟一屁股坐下,嬉皮笑脸的说:“我说张书记,您老把我爸打发到哪去了?这是有事……”

张长河低头喝了口茶,似笑非笑的看着冯一鸣,缓缓说:“本来还想看你的笑话呢!两千多万啊,你小子也够狠的,偏偏吴震还得领你的情。”

“那是我和吴哥投契,就差换帖子了。”冯一鸣鬼话连篇的胡扯,吴震除了经营这家大型连锁网吧之外,还在南湖省的一家大型连锁超市任老总,冯一鸣想着明后年说不定还得借借力,这段时间给吴震的电话打的挺殷勤的。

“后面的你都想好了?”

冯一鸣有些犹豫,眨眨眼没说话,天韵科技现在还没开始正式营业,颗粒无收,这两年在IT业一行血本无归的人多了去,自己要是说出来是不是显得有点冤大头。

张长河没好气的说:“还真以为我特地逮着你问啊!今天本来是和陆菲一起来窜门的,结果你妈拉着陆菲出去吃饭了,老冯还在开发区,还没回来呢!等下他直接打包点菜回来。”

冯一鸣凑上来心虚的笑笑,说:“投了点在IT业上,现在都有点后悔了,太吃钱了……”

“哼!”张长河幸灾乐祸的笑了,训斥道:“你倒是挺时髦的,还做IT业,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上面吗?”

“那总不能放在银行里吃利息吧?”

“你爸爸妈妈知道不知道?算了,你妈妈肯定不知道,老冯呢?”

冯一鸣咳嗽两声,低声说:“IT公司的事还不知道,但是网吧的事情好像知道了,不过网吧我都出手了。”

张长河微微点头,打趣道:“两千多万的现金,我都眼红。一鸣,你好歹也是青萍本地人,就没想过替家乡父老出出力?”

“呃……”冯一鸣刚倒了杯茶喝了口,差点没被噎住,苦笑着说:“别开玩笑了,这点钱能干什么?至于到我这来打秋风吗?”

张长河斜着眼睛笑着说:“好几家国企快破产了,要不你接接手?”

“拉倒吧,那都是无底洞!”冯一鸣气道:“我说张伯伯,怎么尽把我往沟里带啊,那些国企,我要是接手,光是银行的欠款我都填不满。”

这时候,冯伟安拎着大大小小好多包装好的菜盒进门,冯一鸣赶紧忙着收拾桌子,又去厨房倒了点花生米、切了盘昨天买来的水煮牛肉来下酒。

刚坐下来,冯伟安就冲着儿子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训斥,“刚才在楼下,已经好几个老师跟我告状了,说你天天上课打瞌睡,从明天开始,那台电脑晚上不准用了。”

反正和黄永江那边的交流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冯一鸣应了声只顾着喝酒吃菜,今天老爸难得从床底下拿了瓶好酒出来,张长河一走,他肯定又收回去,今晚尽量多喝几口。

“老冯啊,说起市里这批国企,我还真得感谢感谢赵鑫和黄鞍呢,要不是他们前年闹了那么一出,那帮国企的家伙恐怕不会这么老实。”张长河指的是前年导致赵鑫被调离青萍的那起市第一纺织厂的群体事件,在那之后,大大小小的国企领导包括工业局、轻工局的头头都老实了不少。

冯伟安点点头,说:“不过黄市长也真有一套,硬生生把高速路的事抢了过去,把国企破产重组这些破事丢给你。”

张长河无奈的笑笑,说:“老白和黄鞍现在都快穿同一条裤子了,手下基本都是本地人,我总得让他们吃几口肉吧,开发区的事都快把他们得罪光了。”

常务副市长白恩士,也是青萍本地干部,在张长河的强势之下,现在不得不和黄鞍联手,前段时间从张长河手下抢到了青萍市和江河市、新闸市的高速路段的工程,而建委主任、交通局长也正好是他们的心腹。

冯伟安搬着手指数数:“先是拖拉机厂、造纸厂、城北那两家纸箱厂,到下半年再来处理制药厂,这个厂子级别高,工人多,而且技术力量不弱,处理的时候要当心。”

冯一鸣依旧在啃着手中的鸡翅膀,眼珠子却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等冯伟安去房间里接电话的时候,冯一鸣冲张长河献上个谄媚的笑容,义正言辞的说:“我觉得嘛,还是应该替家乡父老出把力的。”

要不是今天老爸提起制药厂,自己差点犯了灯下黑的毛病,制药厂怎么处理冯一鸣才懒得管,但是那款已经在全市范围内打响名声的酸奶却是可以利用的。

原本想让李语通过羊城的投资公司收购家奶粉厂来介入奶制品行业,如果能通过这款“天河”酸奶,自己应该能做的更好,说不定还能把这个牌子打到省外去,在这个行业里站稳脚跟呢。

那样的话,自己的表演应该没有人会怀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