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摸底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2:13 字数:2217 阅读进度:224/750

乔栋点点头说:“我负责原料质检。”

于海在边上轻声细语说:“老乔原来是研究所的,就是因为几次质检的工作和所里领导关系处的不好,才被发配到酸奶车间去了。”

看了眼似乎在盘算什么的冯一鸣,于海又补充了句:“现在厂子里都是这样,都成了风俗了,几十年下来,谁来都改不了的!”

冯一鸣笑了笑,朝于海微微点头示意,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于海是怕他接手制药厂,这可是个大包袱。

看看边上乔栋已经开始有滋有味的吃起菜来,冯一鸣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这厮还真是个心大的,刚被人揍了顿现在就已经完全不当回事了。

“乔哥,青萍没多少畜牧场,那些牛奶是本地的还是外市的?质量一直都是这样?”冯一鸣想起家里冰箱里的那些“天河”酸奶,心里有些发凉,尼玛自己这几年可喝了不少啊!

乔栋摸摸肚皮,看看桌上已经一扫而空的胖子,意犹未尽的添添嘴唇,笑着说:“还不知道兄弟贵姓?”

今天因为要和黄永江、康威季碰面,所以冯一鸣穿的挺正式,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

“老板,加菜!”冯一鸣随手把菜单塞给于海,说:“免贵姓冯,乔哥叫我小冯就是。”

“小冯啊,你不会家里也喝天河牌酸奶吧?”乔栋诡笑着说:“放心好了,质量比较差的那一批酸奶现在还没出库呢。”

于海边点菜,边轻轻踢了乔栋两脚,这家伙!还真敢叫小冯啊,全公司上下,除了李语偶尔叫叫“一鸣”,其他人要么是叫老板,要么是跟着羊城那帮人叫“六哥”

乔栋微微一怔,偏过头看了眼于海,才仔细解释,说:“你应该知道,青萍是山区,畜牧场很少,酸奶车间用的牛奶原来都是从新闸那边过来的,但是从上周开始,入库的牛奶基本都是本地那几个家伙提供的,大部分都是本地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畜牧场,质量差,产量也低,卫生措施基本没有,如果按规定是不可以用的,但是那帮家伙把上面走通了呗,今天第一个出手揍我的就是黄副厂长的小舅子。”

顿了顿,乔栋又说:“反正厂子现在已经这样了,大家都知道,说不定明年都没制药厂了,能捞笔就捞一笔吧。”

冯一鸣皱起眉头,好端端的一个牌子说不定就这么毁了,他清楚一个牌子建立的艰难,也同样清楚一个牌子毁灭的迅速,自己现在没这个人手,也没这个资金去接手运营,难道就这样看着吗?

坐在车里,看着乔栋缓缓走回制药厂,冯一鸣依旧在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要取消运营天河酸奶的计划呢?如果牌子倒了下来,自己花那么多力气、时间去扶还不如换个目标来的轻松。

“去火车站吧,希望今天的火车别晚点太长时间!”冯一鸣长长叹了口气,心里还是举棋难下,如果要接手,那么就必须马上出手解决这件事,可是自己并没有出手的理由。也难怪后来制药厂破产清算,没人肯接手酸奶车间,原来名声已经臭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车子缓缓启动,于海小心的从后视镜看了看冯一鸣,“老板,有几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噗呲!”冯一鸣被逗笑了,“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我后面该怎么接……”

“呵呵,我是制药厂出身的,父亲现在还是厂子的工人,太清楚这家厂子的底细了,如果老板要接手这家厂,实在是……”

冯一鸣笑着点点头,不管心里做何打算,有什么目的,能说出这种话,说明公司的利益,老板的利益在于海心里是有一定分量的。

“我可没那么大的胃口,不过天河酸奶嘛……”冯一鸣沉吟着在考虑措辞,一个月前当他对天河酸奶有兴趣的时候,就特地把于海调到身边,想通过这个人在厂内摸摸底细。

“恩?酸奶?”于海的语气兴奋起来,“这倒是有前景,天河这个牌子在青萍已经很响亮了,就算是隔壁新闸市也有不少人喝呢。”

冯一鸣没好气的说:“今天你没带耳朵啊,没听见乔栋说已经有大批质量很差的牛奶原料进厂吗?我估摸着,天河这牌子说不定以后名气更响亮,只不过都是恶名!”

于海喏喏应了声,不再说话。

到了火车站,冯一鸣站在小广场最边上,无语的听着广播里一遍一遍的“xx次列车晚点,请耐心等候。”

“老板,你说乱搞男女关系,公安局会管吗?”于海凑上来问。

递了根烟过去,冯一鸣也点着,笑着说:“流氓罪?好像97.98年就废除了吧?就算搞的是人妻,公安局也管不着啊!”

于海失望的低下头,闷声抽着烟不说话了。

这家伙是从制药厂保安科出来的,这是跟厂里哪个领导结了仇吧?冯一鸣在心中暗暗揣测。

“不过如果这家伙是体制内的话,啧啧……”

冯一鸣看着于海那双突然放光的眼睛,蹲下来阴笑着问:“你和这家伙有多大仇啊!”

“不是一个人,厂里的领导大都参与了。”于海添添发干的嘴唇,小声说:“大概有四五年了,女的基本都是厂子里的女工,去年还有个跳了楼,没摔死,瘫痪了。”

冯一鸣弹弹烟灰,“公安局没管?”

“来了一趟也没什么结果,连女孩的家人都不愿意出面,嫌丢人。”

“青萍这边安保队还有多少人?”

“八个人,不过这次老彭、顾仁都跟黄永江他们一起回青萍了。”

广场的小喇叭又响了,“xx车次列车已到达,请注意,xx车次列车已到达。”

冯一鸣站起身,走向出站口,低声说:“去查,要真凭实据,要他们聚众的时间、地点,关键是要把事情闹大。”

“好。”

看见黄永江他们挤出人群,冯一鸣挥挥手招呼了一声,侧头说:“酸奶的事对制药厂的人要保密,恩?”

于海面容一整,肃然道:“知道,只要是制药厂的,无论是谁,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