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实情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2:16 字数:2341 阅读进度:227/748

冯一鸣撇着嘴懒洋洋的听着,还以为是青萍到平江的青平高速公路呢,结果说的却是正在施工的青萍到新闸、江河的高速公路,张长河特意把这块肥肉留给黄鞍、白恩士手下那批本地人,和这边基本没什么关系。

“哦,你意思是严重偷工减料,导致个别路段质量极差,对吧?”冯一鸣低头看看手表,都快8点了,说不定老妈都已经回家了,他也懒得绕圈子,直接问:“那个路段二包的是谁?”

高速路承接方是省一建,但是肯定是层层向下转包的,关键是二包的是哪个单位,这件事如果捅出去很可能在市里掀起轩然大/波,冯一鸣实在不想去管。

朱涵眼神突然亮了起来,知道对方虽然年纪小,但是眼光毒辣,问到点子上了,低声说:“是市交通局下面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现在工地上的都是四包的工程队。”

“交通局?”冯一鸣重复了遍,扭头看了眼朱涵,这厮能找得到我头上,难道会不知道交通局是白恩士的基本盘,冯一鸣依稀记得丁向中提起过,白恩士在升副厅之前是交通局的老大。

“你知道我是谁,所以才来找我?”

朱涵扒着车窗不肯放手,苦苦哀求“那个工程队是省里北边的,第一次来青萍做攻城,高速路上做的那点手脚,如果是其他地方还能多撑些时间,大不了后面再修补。但是青萍路段地质环境很复杂,基本都是从群山中穿过,短时间内都有出大事的危险。”

冯一鸣笑了,说:“所以你良心不安,见义勇为,愤然举报……”

“您可以到市里打听打听,我朱涵对工程质量有多看重。”朱涵低下头勉强笑笑,眼神闪烁,车里没开灯,对面的年轻人似乎和黑暗化为一体,给自己太大的心理压力。

低低的笑声缓缓消失,又陷入一片寂静,冯一鸣按下关窗键,搭在窗上的那只手青筋毕露,却无力阻止车窗的缓缓上升,转头看了看那张绝望的脸,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我说!我说!”就在彭时年准备踩下油门的时候,朱涵嘶哑的低/吼声传来。

冯一鸣点着一根烟,笑了笑,说:“其实你也清楚,你没什么其他的选择,不过你也不用抱太大希望,我虽然算不上聪明人,但绝对算不上蠢货。”

朱涵看着车窗边随着烟头亮起时的阴晴不定的半张脸,迫不得已交代了事情的所有过程。

朱涵倒的确是个极为看中工程质量的建筑公司老板,但正是由于他这个特点,导致了同行们一致的排挤,这次好不容易在高速路上接到个五包的活儿,把自己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的大侄子带进来熟悉情况,没想到就是这小子闯下了大祸。

都说“金桥银路”,大家都知道里面的潜规则,这条路你修的太差不行,到时候结款都结不了,但是修的太好也不行,白居易修了那条“白堤”,被后面的继任者骂了几百年,你得了名声,我们毛都捞不到一根……

关键是隔壁路段的工程队偷工减料太过厉害了,朱涵在这一行干了近二十年了,一眼就看出来,以后十有八/九得出问题,但是在社会上混了这些年,因为对工程质量的看重,已经吃了太多亏,除了跟大侄子念叨了几句,朱涵并没有跟别人提起这件事。

没想到前天大侄子和隔壁那只工程队的一个小伙子打了一架,第二天就写了举报信投到市建委、交通局去了,当朱涵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浑身冰凉,他很清楚,别说大侄子了,就连自己这十多年打下的基业也很可能成为水中镜月。当大侄子失踪的消息传来,朱涵第一时间就开溜了。

冯一鸣听到一半就笑了,真是无辜膝盖中枪啊,朱涵的这位大侄子真是个二货,被打了一顿就敢写举报信,居然还投到对方老家去!

“所以说就算你不想参合进来,他们也不会信你。”冯一鸣笑眯眯的说:“所以你就找到我,打算把这黑锅送给我?”

冯一鸣心里很明白朱涵打的是个什么主意,如果这件事有冯家,哪怕只是冯一鸣的插手,都可能最终导致市里的一场政治角力,到那时候,朱涵要脱身相对就轻松很多了,至少情况不会比现在更坏。

“铃铃铃……”冯一鸣低头看看,是老爸的电话。

“喂,老爸,你回家没?”

冯伟安的声音似乎有些心虚,低声训斥“好不容易放你出去一天,野的都不想回家了?你妈已经吃好饭,准备回家了,你快点回来!”

“厄……好的,马上到!”想起这几个月老妈如影随形的作风,如果接下来一年多都是这待遇,冯一鸣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挂断电话,冯一鸣接过朱涵塞过来的一叠纸,低头看了几页,不耐烦的冲窗外说:“我要的是证据,这只是份材料!你是觉得咱们俩多少有点渊源,还是认为我年纪轻,碰到这种事肯定是义愤填膺,被人一怂恿就冲锋陷阵?”

“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你能救下钱慧慧的父亲,对于很可能出现人员伤亡的工程,我不信你无动于衷!”

冯一鸣都傻了,从那块巨石下救下钱慧慧的父亲,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朱涵这厮就给我扣上一顶热血青年的帽子?

看到朱涵避开自己的目光,冯一鸣知道这只是说辞,而不是他真实的想法,对于一个未成年人来说,这样隐隐藏着刺激的恭维应该能起到作用,真可惜了。

虽然知道对面这家伙来找自己是带着恶意的,明知道冯家是张长河一系最倚重的棋子,企图把黑锅塞过来,彻底把水搅浑,好顺利脱身,但是冯一鸣还是对朱涵颇为欣赏。

为人拎得清,有原则,知道轻重缓急,遇到突发事故能迅速冷静下来找到关键的突破点,敢想敢做,有魄力,也有行动力,对了,还得加上一条三寸不烂之舌!

这是个能独当一面的角色!

“这份材料我收下,具体怎么操作和你无关。”冯一鸣挥挥手中的信纸,说:“这段时间你老实点。”

“顾仁,你把这家伙送到上次老丁那个地方去,不准出门。”冯一鸣吩咐完,笑着说:“别不识好人心,只要你不出现,你侄子就不会出事,老老实实呆着,别给我惹麻烦。”

朱涵平静的上车,低着头不语,只是偶尔看向冯一鸣的目光中透出几丝迷茫,自己到底会有怎样的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