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角落里的珠宝店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2:53 字数:2170 阅读进度:256/748

眼看没几天就得回青萍,开始高中最后一年最为艰苦,同时也将是印象最为深刻的生涯,冯一鸣总算松了口气,给这段时间被关在办公室、宾馆客房里读资料,写心得体会的于飞、周冲放了假。

这段时间两女孩倒是愈发亲近了,饶是冯一鸣眼光毒辣,也实在看不出张晶晶和叶子姿之间和气融洽的关系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看吧,出去玩居然还手牵手!

实在没办法甩开叶子姿,而张晶晶脸皮又太薄,哪里肯在人前和男友拉拉扯扯秀恩爱,冯一鸣干脆就当是来羊城旅游的,天天带着大伙儿到处晃荡,今儿中午叶子姿非要来这附近的那家海味馆,冯一鸣依稀记得位置,还是去年向锐锋带自己来的。

“咦,这家珠宝店怎么开在这儿?”叶子姿疑惑的看着这家门面不大,普普通通的珠宝店。

“反正那家海味馆就在附近,咱们进去看看吧。”冯一鸣也停下脚步,七月末、八月初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更别说是在羊城这个火炉了。

这儿也算是路口,人流量也不少,但是明显不是商业区,附近都是大排档、小摊子,冯一鸣也有点奇怪,心想要么是快倒闭的,要么是真有点绝活儿,不怕接不到生意的,这种地理位置不好,但名声在外的老店,前世在魔都也见过几家。

推开门走进去,压根都没人来招呼,只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懒散的趴在柜台上打瞌睡,冯一鸣低头看看玻璃柜里的珠宝,大都是翡翠手镯、饰品,这些他这个单身狗真心不懂,干脆退后几步让俩女孩凑上去慢慢看。

“老冯,啧啧,估摸这玩意挺贵吧?”周冲指着一个翡翠手镯小声问。

冯一鸣摇摇头,他只知道这玩意挺贵,要看水头、颜色,但是对价格一窍不通,前世就算是那位谈的最久的女友,他也没想过要买个手镯、项链什么的,活该一辈子单身狗。

张晶晶回头轻声说:“手镯倒还算了,主要看翡翠本身,但是这几样饰品真的挺不错,手工精妙,是大师手笔。”

于飞不懂装懂,嬉笑着说:“就算真的好,有什么用?你看看,都没什么客流量,卖给谁啊!”

你小子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人家大师级别的手工艺术品放出去都是有价无市的,哪里需要客流量啊!冯一鸣眼角瞄见刚才还趴在桌子上的女孩已经直起身,带着不屑的眼神盯着于飞。

“你们是来捣乱的吧!”

女孩站起身,说话不太客气,这倒也是,谁都不喜欢这种不懂装懂,还大发厥词的恶客。

冯一鸣按着于飞的脑袋道歉,说:“是我们唐突了,对不起,这就走……”

这时大门被推开,走进来的中年人讶然看着冯一鸣,笑着说:“平时都没什么人来,今天倒是……这位兄弟是……”

女孩迎出来,“爸,不是他们……”

冯一鸣尴尬的笑笑,说:“不好意思,我们是路过,一时兴起,进来看看,刚才我一位朋友还出言不逊……实在是抱歉。”

中年人倒是挺大方的,看了眼浑不在意的女儿,知道是小事,爽朗的笑笑说:“开门迎客,应有之意,进来的都是客人,说什么抱歉!”

冯一鸣想起刚才张晶晶看着那枚耳坠的眼神,准备干脆买下来,“这儿都是大叔亲手雕琢的吧?”

“别叫什么大叔了。我姓年,叫我老年好了。”老年有些意外,问:“你怎么认定我是这家店的师傅,而不是店长、店员之类的呢?”

冯一鸣示意张晶晶和叶子姿去挑几个饰品,说:“这家门店地理位置太偏,已经起码五六年前的老式装潢,生意理应冷清的很,但是这些手镯、饰品又明显是大师手笔,难道这种店的琢玉师傅还需要另外聘请一个店长?”

老年摸摸脑袋上不多的头发,居然有点腼腆,说:“还算不上大师手笔,这话被老爷子听到得发火呢!小伙子,来,坐下聊聊。”

没几句话,老年就摸清楚了对面小家伙的底细,这厮对珠宝、翡翠这块儿压根是一窍不通,不由面色阴沉下来,自己这性子也太……别人随口说的几句恭维话也当真。

冯一鸣只好把张晶晶给供了出来,一个因为家世对这类珠宝翡翠非常熟悉,说的头头是道,另一个又是个嘴皮子利索的,没一会儿,老年已经被哄的开怀大笑了。

下午三四点钟,外面太阳还毒的很,冯一鸣也情愿坐在这儿,喝喝茶,聊聊天,反正该去的景点都去过了。

老年从刚才进门提在手上的小皮箱中取出一个小木盒,努努嘴,说:“打开看看,这可是我大半个月的心血呢,要不是材料是姓刘的提供的,还真不想交出去!”

张晶晶缓缓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尊翡翠观音象,和普通的翡翠观音不同,这尊观音象个头不小,雕刻极为精细,虽然一旁的冯一鸣看不懂水头,但是张晶晶脸上的惊异、老年肉疼的神色都说明,这尊翡翠观音象价值不菲。

就连叶子姿、周冲和老年的女儿也凑上来,众人一时无语,眼神都直勾勾的盯着木盒,冯一鸣添添发干的嘴唇,手头没什么现钱,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多贵……

“年大叔,你开价,多少钱?”

众人一怔,就算是最不晓事的周冲也能猜得出这尊翡翠观音象肯定价值不菲,张晶晶收起欣赏的眼神,盖上木盒,冲冯一鸣微微摇头,东西虽然好,但是也不是非要不可的。

老年叹了口气,说:“我刚才都说了,是人家拿材料来的,哎……”

冯一鸣对张晶晶歉然一笑,想送你点什么,却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难得见到你喜欢的,却没办法买到手。

突然,大门被推开,一个跋扈却有些耳熟的声音传来,“姓年的,哪儿呢!在这儿啊,东西呢,我急着用!”

再不舍得也留不下来啊!老年站起身,端着木盒说:“刘总,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