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丑八怪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3:31 字数:2276 阅读进度:289/738

这小子是想找个不怵他父亲的人,来支持他日后进入娱乐圈,但是冯一鸣短时间内没这种打算,毕竟现在手头资金虽然宽裕,但展雄投资旗下的中博网,支付平台都得长期支出,更别说天河乳业以后的技术研制、开发、销售体系的建立都很吃钱,倒是地产那块儿,暂时有贷款撑着。

时间往后推五六年,或许有心思,但现在国内娱乐圈尚未火爆,综艺节目还没成规模,即使投资进去,回报率也很难说,倒是几个版权得注意点。

比如《诛仙》这本书现在还没出现,冯一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网搜搜,这本书在网游、实体书销售、手游、电视剧表现都很不错,算是IP的典型成功案例。

“好了,再来试一次吧!这次换《让我们荡起双桨》。”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刚唱了两句,练琴房外面传来熟悉的鬼哭狼嚎声。

房门被猛地推开,周冲捂着肚子,笑的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双手捶地。后面的于飞扒着门还没倒下去,边笑边断断续续的问。

“老冯,你这是准备在年会上唱《让我们荡起双桨》?乐死我了……”

真想一记窝心脚踹死这俩王八蛋!

太了解这两货了,冯一鸣黑着脸,话都懒得说,顺手操起角落里的扫帚抽过去。

于飞一溜烟的窜到后排去,地上的周冲太胖,挣扎几下居然没爬起来,索性护着脸,躺倒挨捶,冯一鸣调转扫帚头,狠狠抽了几棍才解了气。

“你们俩怎么找到这来的?”

看看冯一鸣脸色好看点了,于飞才小心翼翼的凑到近处,看着周围的钢琴、小提琴、乐谱,笑着说:“一放学,你溜的飞快,胖子在你桌上看到这张纸……”

真想剁了自己这只手!冯一鸣接过一看,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语文,听老师在上面说些虚无缥缈的大道理,无聊时无意在草稿纸上写下的一段歌词。

周冲爬起身,说:“我还以为你写诗呢!但于飞说是歌词,干脆到校门口边上猫着,等你把张晶晶送走……”

“然后跟着老子屁股后面……”冯一鸣冷笑说,心里琢磨着,虽然每年的大事记自己已经用密码记录过了,但经常脑海中灵光一现,想起什么事儿,会随手写下,这是前世随身带着手机,记录备忘录养成的习惯,以后得小心点……这首歌算不上太出名,而且要十多年后才会发表,倒是不怕别人指责抄袭。

“歌词?”方厚宁诧异的看了看冯一鸣,抢过纸张看了几眼,说:“恩……蛮标准的,押韵……这歌词!冯一鸣,这真是你写的?没看出来,你还是文学青年!”

你才是文学青年,你全家都是文学青年……后世的文学青年几乎可以和二比青年划等号了……

等方厚宁看完歌词,仔细在心中品味良久,看着冯一鸣的眼神有些古怪,半响后问:“老冯,能唱唱?”

尼玛这歌难度不小啊!

前世的冯一鸣虽然五音不全,进了KTV就跟坐牢似地,也不太听歌,但是平时喜欢看综艺节目,从《中国好声音》、《谁是大歌神》到《中国好歌曲》、《蒙面歌手猜猜猜》基本一集不落,其中不少歌曲都反复聆听。

这是《蒙面歌手》中黄雅莉、李祥祥合唱的《丑八怪》,无论是歌词、编曲都给冯一鸣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所以时至今日,他依旧记得歌词,但是说到唱……

于飞在边上怂恿道:“老冯,你这就不懂了!唱的难听没什么!关键是要敢唱,反正这就咱几个,你还怕丢人?”

“拉倒吧!”周冲不屑的说:“你还不知道他,老冯那张脸,比城墙还厚呢!他什么时候怕过丢人?”

对音乐极为敏感、又有着不俗天赋的方厚宁倒是严肃起来,说:“要不你哼哼……”

“我还是唱吧……”冯一鸣干脆破罐子破摔!

“如果世界漆黑其实我很美”

“在爱情里面进退最多被消费”

“…………”

“丑八怪能否别把灯打开”

“我要的爱出没在漆黑一片的舞台”

当冯一鸣唱到颤音的时候,于飞、周冲的脸都扭曲了,尼玛这要年会上去唱,估计一桌菜都浪费了……

方厚宁突然抓起笔,在空白的乐谱本子上写写画画,又试着在钢琴上弹了几段旋律。

好一会儿之后,蹲在外面抽烟的冯一鸣几人听到教室内传来一阵清澈的歌声,当方厚宁尚未变音的喉咙唱出“丑八怪”颤抖的尾音时,几个人都傻傻的蹲在那,一动不动。

一直到手上的烟头烧到烟蒂,被烫了一下的冯一鸣才一跃而起,冲进教室,惊喜的看着方厚宁,虽然远远不能和前世薛之谦、黄雅莉相提并论,甚至在作曲上也存在太多的差别,但是他依旧心头潮涌。

时空转换十多年,竟然又听见当年那首,自己一人独处时,常常聆听的《丑八怪》!

太多太多的时刻,在大魔都孤独的冯一鸣觉得自己就像歌词里的丑八怪,只能在漆黑一片的黑暗中展示自己的美,每次听到这首歌,他总在心底鼓足勇气对自己说,“这是我们的时代”

但真的放下包袱,冲出重围,又何尝容易。

但在这一世,纵使面前的道路有光明、有黑暗、有正义、也有龌蹉,自己却不需要再鼓足勇气,即使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丑八怪”,我也有足够的底气站在金碧辉煌的舞台中央,不再畏惧。

“有人用一滴泪会红颜祸水”

“有人丢掉称谓什么也不会”

“只要你足够虚伪就不怕魔鬼”

“对不对”

试着唱了一段,方厚宁懊恼的摇摇头,停了下来,拿起笔再次在乐谱上修修改改,突然他抬头谄笑几声,掏出包黄鹤楼塞过来,说:“老冯,马上就是元旦演出了……”

冯一鸣低头看着烟盒,自己抽烟的习惯是从前世2005年父亲出事后才养成的,这包黄鹤楼自己从来没见过,但看看这包装,明显不是市面上的大路货,点着一根,试着吸了两口,才奇怪的瞄了眼方厚宁。

一首歌而已,难道我在校园里除了“混世魔王”的名头外,还被人称为“葛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