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软银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8:02 字数:2362 阅读进度:294/735

现代饭店的鼻祖斯塔特勒在总结成功经验时有一句至理名言——“第一是地点,第二是地点,第三还是地点。”餐饮连锁经营也是如此,连锁店的正确选址不仅是其成功的先决条件,也是其实现经营标准化、简单化、专业化的前提条件和基础。

冯一鸣笑着点头,挥手让刘娟坐下,说:“具体地点我就不过问了,你自己看着办,人手、厨师、服务人员的招聘都由你自己决定,资金方面……”

说到这,冯一鸣转头对魏军说:“虽然餐饮暂时不会放在展雄投资旗下,但是资金还是走你们账上比较合适。万全地产、天河乳业那边都有外人在,动点手脚被逮住,面子上不好看。”

魏军点点头,看了眼刘娟,低声说:“怎么想到做餐饮业了?”这位小老板的心思千变万化,饶是魏军久历职场,也有点头疼,去年下半年捣鼓出来万全地产、天河乳业,现在又要进军餐饮业了,三百六十行,难道都想插一脚进去?

冯一鸣低声说:“首先,餐饮业前景的确不错,利润高、投资数目也不算大,而且以后和IT业也不是完全挂不上钩的……”

这时代的人还想象不出,餐饮业和IT业能扯上什么关系,魏军接着问:“问题是你要开连锁餐饮,投入的资金数目可不是小数字!”

“急什么!”冯一鸣笑着说:“两店一年,一年之后,如果发展的好,说不定能贷款开分店了……”

魏军摇摇头,说:“加盟店虽然能短时间内把规模扩大,但是管理难度很大,不然品牌消耗会很严重,如果是直营店,即使贷款估计也够呛……”

冯一鸣笑了,面带诡秘的小声说:“所以我让展雄投资出钱,但是不放在展雄投资旗下。”

魏军也笑了,那个刘娟自从进门后,除了李语招呼了几句,别人基本都没和她说话,啧啧,冯一鸣这是把她甩出去做实验呢!

刘娟的能力冯一鸣可以认可,但是品行却是已经得到验证的,如果刘娟能过这一关,冯一鸣也愿意重新接纳,但是如果不能……这就是他放出的一个可口的诱饵!

突然坐得最远的顾仁大声说:“老魏,这次干脆在青萍过年吧!别看我不是本地人,对那些地方绝对比老彭还熟悉!”

在座的大都是男士,听了这话都会心一笑,魏军拾了粒花生米砸过去,骂道:“少在这败坏我的名声!”

在羊城相处了近一年,彭时年、顾仁所在的安保公司又在展雄投资名下,魏军也知道安保队这几个领头的是冯一鸣的心腹,双方相处的还算愉快,而顾仁又是羊城本地人,几次和魏军勾肩搭背出去寻花问柳,还被彭时年私下教训过。

“桌上的菜,我就喜欢这盘花生米!你别都砸出去。”冯一鸣把那盘花生米拿到自个儿面前,说:“老魏,这次来青萍肯定有事,在座的都是自家人,说呗!”

魏军迟疑了会儿,和冯一鸣交换了个眼神。

真说啊?

当然!边上朱涵还时不时看你几眼呢……

魏军咳嗽几声,缓缓说:“这次来青萍,两件事。第一,中博网昨天下午接到消息,软银有意投资。”

包间里一片寂静,除了魏军,在座的要么是青萍的土包子,要么是对金融、投资方面一窍不通的,都没听说过“软银”,更不可能知道“软银”的投资代表着什么!

“孙正义……”包间内只有冯一鸣微微的叹息声在回荡。

孙正义,这个戴着“RB最有钱的男人”帽子的男人,毫无疑问是个极其狡诈、极其贪婪、同时也极其精明的人,他具备了很强的战略眼光,在互联网的寒冬,仍对互联网不断投资,他现在考虑的往往是15年、20年以后的事情。

无数次的不被大众,甚至不被下属看好的投资,让他最终在全球主要的300多家IT公司拥有多数股份,在他的投资公司目录中,有雅虎、ETrade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在网络信息时代还没正式来临的现在,无数家中大型公司背后那隐隐显露的庞大身躯,并没有出现在国内普通民众眼前。但冯一鸣心里很清楚,现在还处于蛰伏状态的马老板,刚刚创立了那家公司后,软银就迫不及待的两次注资,也正是这数千万美金的注资,以及依靠软银在东亚范围内无处不在的影响力,马老板开始了一飞冲天的逆袭之旅。

当然,前世的冯一鸣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马老板和孙正义不断的撕逼中,虽然是看个热闹,也不知道到底谁赢谁输,但最终马老板成为软银十大董事之一,让很多国人对马老板抱着既恨且敬的复杂情绪。

冯一鸣靠在椅背上,发了会儿呆,转头问:“他们这么看好中博网?”

老板知道软银,并且知道软银的影响力,对此魏军一点都不奇怪,“梁刑是个犟脾气,对RB人态度不太好,口气有点冲……”

“恩。”冯一鸣应了声,又陷入沉思,久久无语。魏军开始向懵懵懂懂的众人讲解软银注资入股事件的影响力。

一直等魏军讲的嘴巴都干了,冯一鸣才回过神来,苦笑摸摸脑袋,暗叹自己还是道行太浅,被这消息震得乱了心神。

软银投资是好事还是坏事?当然是好事,中博网有了大量资金作为后盾,很多冯一鸣设想中的安排都可以提前进行,还能省出资金用以其他项目,但是另一方面,被绑上软银这条船,不管是公司内部管理层,还是外界的看法,还有软银施与的压力,都会大幅度打乱他的安排,逼迫他只能大踏步的前进,就连在路边歇歇脚都成为奢望。

我要的人生不是这样……我也不想这么早出现在公众的面前……还有太多太多的事需要我去处理……

冯一鸣轻松笑笑,问道:“梁刑对软银态度不太好?为什么?”

魏军一愣,说:“他爷爷死在抗日战场上,两个叔爷死在朝鲜战场上,孙正义是朝鲜籍RB人嘛!”

看不出来还是个老愤青,冯一鸣回忆着梁刑那酒瓶底厚的眼镜,想象着他抖着手怒骂软银工作人员的场景,笑着说:“这件事让梁刑决定,你让他直接电话跟我说。”

魏军缓缓点头,低声说:“南边IT业内,很少有人不知道软银,也很少有人对软银抱有好感,那帮孙子太黑!”

冯一鸣没接这个话茬,夹了粒花生米丢进嘴,心想这话倒是真的,前世阿里巴吧上市时候,马老板估计拿把刀捅死孙正义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