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网吧行业的即将衰落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8:11 字数:2253 阅读进度:301/735

“换?”吴雪梅诧异的问。

吴震瞳孔微缩,抬头看了眼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冯一鸣,笑着问:“三叔那边的连锁超市做的还算不错,虽然影响力只局限在一两个省,但听说后面两年准备大规模开设便利店,光加盟费就是一大笔钱。但是……”

吴雪梅抢着说:“现在连锁网吧简直就是日进斗金,三房那帮人又不傻,肯拿连锁超市来换,当然笃定不会吃亏!”

“如果你三叔要换,应该有所补偿吧?”冯一鸣没理会吴雪梅,眯着眼睛对吴震说:“差价至少能套出一笔钱?”

吴震哭笑不得的点点头,“然后把这笔钱投到中博网或者天河乳业上去?亏我把你当朋友,尽想着把我往井里踹啊!”

冯一鸣抬起手腕,看看时间不早了,干脆利索的说:“别在这想些乱七八糟的,劝你一句,随你听不听。三角洲那边的苏果听过吧?你以为便利店是小买卖?真做的大了,光是渠道费用就够你吃个半饱了!”

“再说了,你家里……”走到门口,冯一鸣想了想没把话说完,伸手指指魏军,说:“天河乳业的股份我给你留着。明儿是大年三十,我得躲在学校里当孝子贤孙,就不出来了,还有点小事,明天魏军会和你们谈。”

魏军点头示意,这是路上两人商量好的,易付宝那边的支付工具出来了个雏形,准备塞到连锁网吧那边去试试……客户平台上不能和腾讯抢肉吃,那干脆找个专业性比较强的行业先试试水。

吴雪梅板着脸把人送出门,回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皱眉苦思的哥哥,没好气的问:“拉着我小年夜跑到青萍来,上门赔礼道歉好像也没弄到什么好处!”

看吴震不接话,吴雪梅说的更起劲了,“你不是经常在电话里夸他吗?把这毛头小子夸得都快上天了!”

“让我们和三房换!亏他想得出来!”

好一会儿,等吴雪梅的火气发泄完了,吴震才幽幽的低声说:“当年收购连锁网吧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了。姓冯的这小子粘上毛比猴还精,却早早把连锁网吧脱手……”

“当时他不是缺钱吗?”吴雪梅没听懂这话的含义,马上反驳了句。

“哼!”吴震鼻子冷哼一声,“能不留退路,把钱全投在天韵科技上,最后呢?一飞冲天!这说明他对前路看得很清楚。天高皇帝远的,一个市级领导的衙内,凭借连锁网吧的产业,哪儿弄不到一笔钱!”

“哥,那你意思是……”

毕竟在商场跌爬滚打了好些年,本身有足够的底蕴,今晚又看到冯一鸣那不自然的神色,吴震再反应不过来那真是白混迹了这些年了。

“国内网游市场的规模很大程度上要看电脑普及率,所以……”吴震苦笑着闭上眼睛,按了按太阳穴,喃喃说:“网吧行业的火爆,说到底是家庭个人电脑普及程度不高导致的,如果个人电脑的普及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要快很多的话……”

“那意味着网吧行业的黄金期很可能不会持续很长?”吴雪梅小心翼翼的问,“不一定吧?这种事情谁说得准。”

“怀疑他的人还少了?最后的结果都证明他走的路不仅正确,而且还很稳当。”吴震叹了口气,“难怪肯把连锁网吧甩手给我……”

“那……”

吴震睁开眼睛,霍然长身而起,“父亲这几年正是关键时间,即使为了长房和三房不暗中捣鬼,换出去我也不心疼,就不知道连锁超市、便利店是不是真如冯一鸣所说的,前景光明?”

***

站在家门口,冯一鸣使劲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哈了口气,感觉酒气不重,才熟练的堆起一脸笑容开门进屋。

“冯一鸣!后天就是大年夜了,你居然还玩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家!”冯母看到儿子进家,不由分说直接扣了顶大帽子,训斥道:“看看人家,都是高三毕业班,别人早上五点多起来读英语,晚上做试题做到半夜两三点,再看看你,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冯伟安倒是知道儿子今晚是拉着一帮下属去开年会了,但这几年好不容易看到儿子在老婆面前吃瘪,心头大爽,在边上幸灾乐祸,还不时火上添油加上几句,“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就这个‘勤’字,一鸣你就差的还远……”

冯母很难得和冯伟安保持对儿子一致的态度,却点点头,厉声道:“这几天都不准出去了!反正今年你高三,不去拜年别人也能理解。”

“这……”冯一鸣苦着脸想求饶,还想着大年初二去张晶晶家拜见外公外婆呢,但现在老妈正在气头上,求饶的话说出口,恐怕适得其反。

“在家里好好做试卷,累了呢……”冯伟安一本正经的说:“就烧烧饭、做做菜,权当调剂了……对了,一鸣你去厨房看看,年夜饭的菜我今天下午带回来了,不够赶紧说,我让人去采买……”

冯母狠狠瞪了眼不着调的丈夫,前面两年的年夜饭都是冯一鸣烧的,这件事不知道被哪个嘴快的说出去了,闹得全校都看笑话,就在今天上午,向来以刻板、严肃著称的副校长还开玩笑的问,今年一鸣高三,不会年夜饭还是他做吧?

等冯一鸣使出浑身解数把老妈哄得进去休息了,还没等他松口气,就被老爸拉到阳台上了。

“不是说吃完饭就回来吗?怎么弄得这么迟?”冯伟安从口袋里掏出火柴盒,小心翼翼的擦着火。

冯一鸣忍笑凑上去点着烟,老爸这升了官,胆子也没长进,连个打火机都不敢用,就怕“啪”那下声音被老妈听到。

“羊城那边出了点事,负责人跟彭时年他们过来,碰了下面说说事。”

“出了点事?”冯伟安基本是抽口烟,喝口茶,就怕等下上了床被老婆闻到烟味踹下去,“负责人是上次你提起那个魏军?”

“恩,中层骨干有几个被人挖走了。”冯一鸣轻描淡写的说:“人员流失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

冯伟安沉思片刻,无奈的摇摇头,虽然自己这几年仕途顺利,但在这种事情上,还真帮不上儿子什么忙,连经验教训的话都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