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张老抠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8:33 字数:2301 阅读进度:314/746

等冯伟安过完嘴瘾,张长河接过班,语重心长的嘱咐:“冯一鸣,一家企业能做的多大,关键是什么?关键是社会责任感,这玩意看似无影无形,起不到实际作用,但是却是企业精神文明建设中重要的一环,你说呢?”

冯一鸣眼神呆滞的点点头,冯伟安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又训斥了句,“钱钱钱,脑子里除了钱,你还有什么?使这种阴招,被人发现怎么办?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冯家还要脸呢!”

“在商言商,所有的商业活动都是以追逐利益为目的,这是永恒不变的法则。”张长河在脑海中回想,还没见过这么乖巧听话的冯一鸣,忍笑叹气道:“我知道,你小子心里还是有底线的,对吧?”

听着张长河貌似为自己开脱的话,冯一鸣打了个冷战,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张长河,您老开个价呗。

张长河满意的点点头,从桌上拾起张便签纸递了过来,说:“你看看,有问题就说,好商量。今儿咱们把话摊开说,一次性解决,省的以后麻烦。”

有问题就说,好商量……这么好说话?冯一鸣提高警惕,低头看了眼,立即蹦起来,大吼一声:“不行!绝对不行,吃点亏可以,但按照这方案,万全地产得关门大吉了!”

对面的张长河、冯伟安安安静静,完全没被冯一鸣惊到,一看就是做好了充足准备。

“老冯,不是让你跟你儿子聊聊吗?没告诉他,留了几块地皮给他?”

“说了,但人家翅膀硬了,别说跑,都会飞了,我哪里管得住。”

“哎,淼淼现在也脾气大了,我是管不了了,不过比不过你家小子,太能闹腾……”

“我都看在眼里呢,这些破事,我懒得和他计较,等以后直接找他妈去……收拾不了他?”

冯一鸣面色铁青,听着对面两个老不正经的调侃自己,低头又看了眼便签纸,尼玛张长河这厮也太不要脸了,青萍市虽然面积不大,但是人口不少,事业单位、机关里面的老公房数量很多,按照这个方案,万全地产还不把裤子赔干净,就算加上那几块地皮,最多也就是持平而已。

“张书记,你也太抠门了点,这点钱您叫哪家地产公司,都不可能接手的……”

张长河眼睛一横,不耐烦的骂道:“不是你弄出那个绿荫城制定了标准的吗?不是你把那帮地产公司老板逼的无路可走的吗?人都被你赶跑了,我不找你找谁去?”

“但这点钱也太少了,我交代下去,人家朱涵都不一定肯……”

“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不要脸的货,冯一鸣暗暗骂了句,咬着嘴唇在心里盘算,自己本来想控制控制青萍的房价,没想到现在把自个儿套在里面了,当然这不一定是坏事,最起码在张长河任期内,万全地产的高速发展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琢磨了许久,冯一鸣不肯罢休,苦苦哀求,“张书记,您多少加点,这点钱到时候还银行贷款的利息都不一定够……”说到这,他脑袋轻微的偏了偏,朝冯伟安使了个眼色。

老爸,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您可不能袖手旁观呐!

还没等冯伟安有所反应,张长河甩开冯一鸣的手,阴笑着说:“老冯这两年在开发区干的不错,青萍开发区在全省也算小有名气,短时间内级别是没办法,毕竟时间线压在那,但职务明年可能要做点调整……”

老爸是什么性情,冯一鸣太清楚了,放在古代,要么是个耕读传家的普通士绅,要么是个名动天下的清流士子,升官对他来说,诱惑力还真不大。

冯一鸣冷笑两声,说:“张伯伯,亏您和我爸相识这些年,居然不了解他……”

还没说完,张长河就大笑着打断话,笑声里满是戏谑,“你小子看人倒是准,可惜完全猜错了。”

看着不知所措的冯一鸣,张长河低声诡异的说:“我准备让你爸爸主管,基建、交通……”

得!弯弯绕绕最后还是绕到自个儿头上了,冯一鸣傻傻的看了眼有点不好意思抬头的老爸,捂着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张长河这老狐狸还真有一套,拿儿子对付老子,再拿老子压制儿子,我冯家上辈子欠你钱没还呐!

“这事儿是不是再考虑考虑,毕竟……再说了,作为市级别领导,子女原则上不能在本地……”冯伟安有些犹豫。

“没事,万全地产的股份我让人查过,表面上和冯一鸣没直接联系,这小子精着呢。”说到这,张长河微微探过头去,低声说:“你忘了?不说天韵科技多赚钱,光是中博网的名声……不把他栓牢点,明年考了大学,他还记得青萍?说不定天河乳业都会搬迁到外地去呢。”

“这倒是。”冯伟安担心的看看遭受重击、遭受背叛的儿子,问:“老张,没事吧?”

“算个屁事。”张长河满不在乎的笑笑,眼珠乱转,低声说:“我估计卫生局那帮人闹事,还真不是你儿子捣的鬼。”

“怎么说?”

“这不明白着的,如果真是一鸣做的手脚,肯定前前后后都安排好,以他的能力,不至于最后被咱们……”

“老张,这次咱们是不是有点……”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张长河瞄了眼对面沙发上捂着脸一动不动的冯一鸣,低声说:“你这儿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信不信他现在心里还在盘算,怎么坑咱们一把呢!”

“坑你就行了,坑我干嘛!”冯伟安直起身,颇有底气的说:“我是他老子,他敢怎么样?”

张长河歪歪嘴没搭理,起身踱了几步,踢踢冯一鸣的腿,说:“别装死了,到底干不干,给个痛快话。”

冯一鸣无精打采的再次看了眼那让他心头滴血的数字,说:“干,当然干,我哪里敢不干!”

“那就好,不然待会儿吃饭的时候,我还准备和你妈说说,市一中教工宿舍改造资金为什么批不下来的事呢!”

你够狠,今儿我算是栽到家了!

冯一鸣大踏步走到门口,转头恶狠狠道:“有取错的名字,没叫错的外号!下面那帮人还真没叫错,张老抠!”

“尼玛,给我回来!”张长河勃然大怒,指着冯一鸣下楼的背影大骂,“老冯你别拦着,看我不抽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