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于飞和周冲的能力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4-25 14:39:01 字数:2453 阅读进度:335/833

将气急败坏的张新年送走,冯一鸣才慢悠悠的回家,刚到家门口,就听见里面吵吵闹闹的,张淼尖利的喊声不绝于耳。

“我不管,反正我不回燕京!”

张淼高考第二天上午,数学考的一塌糊涂,后面好几道题目都没来得及做,连带下午的英语考试也发挥的很一般,估分下来,也就将将过重点线,比起平时的成绩差了一大截。

其实世家子弟中,像张淼这种实打实参加高考,以成绩高低决定去哪所大学的非常少,虽然高校录取审核严格,但国内毕竟是人情社会,能动手脚的地方实在太多。

冯一鸣悄悄探头看了眼,客厅里冯母、叶母和陆菲轮番上阵,劝张淼报考燕京的大学,到时候能操作的余地就大多了,可张淼死死咬着不肯回燕京。

边上的叶子姿倒是明白闺蜜的心思,一来她们俩说好,最好考到同一所大学,二来冯一鸣早早就定下来去魔都,即使不去魔都,也绝不会去燕京。

冯一鸣才懒得管这种闲事,看没人注意到他进来,干脆一转身出了门,打了个电话给彭时年。

这次被人阴了,别人看冯一鸣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哪知道他心里的怒火,整整三年,自己在天韵科技、中博网几项产业上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但始终没有放弃学业,不外乎是想给要面子的老妈挣个大脸,现在好了,老妈一出门,同事们凑上来都是一副同情、惋惜的表情

再说了,不管幕后黑手是针对老爸还是针对自己,冯一鸣心里都清楚,对手针对的是冯家,如果没有什么反击手段,那帮仇家估计都会跃跃欲试。

“老彭,查的怎么样了?”

“范大福现在还被扣在派出所,我透了话给梁业,试探了下,梁业诱供之下,范大福也没漏出破绽,可能”

冯一鸣用力踹了脚墙壁,尼玛有动机、有人脉的不外乎那几个人,万全地产如今在青萍市地产业独占鳌头,光这个月就兼并了两家小地产公司,惹人眼红,难道真不是范大福,不是秦家人捣的鬼?

冯一鸣帐然若失的挂断电话,在心里琢磨,难道自己思考的方向有错误?

“二叔,我说的都口干舌燥了,你倒是说话啊。”于飞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于胜久点了根烟,猛抽了几口,面孔在烟雾中若隐若现,低声问:“你们俩昨晚去冯一鸣家,叶怀安在不在?”

“在啊。”周冲和于飞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叶怀安早年在市一中,但是没带过课,一直搞行政工作,后来被调到市政府踏上仕途,但是市一中他们这年龄段的教工子弟对叶怀安印象都很深。

周冲补充说:“还有个黑脸的,瘦瘦的,好像是张淼的父亲”

“市委张书记啊。”于胜久轻叹一声,良久才摸摸脑袋,说:“市里俩安,加上张书记的默许,难怪昨晚闹腾得那么厉害”

“”周冲和于飞都不明所以。

于胜久笑着说:“你们以为冯一鸣是那么好欺负的?昨晚市里但凡是有点嫌疑的都被过了一遍,现在还有几个被扣在派出所里没出来呢!真是大手笔”

“但今天老冯还说,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

“刚才听你们详细说了遍,我估摸着也难找。”于胜久啧啧赞叹,“冯家这几年真是坐上升天火箭了,直往上窜,但仇家也多的是,还真不太好找呢。”

周冲殷勤的给于胜久添上热水,谄笑说:“老早就听于飞说,二叔神目如电、心细如发,不然也不会破了当年的大案。”

于胜久当年退伍直接进了刑警大队,凭借在九十年代中期一次大案中的出色表现,才被提拔坐上派出所长的位置,这事儿于飞老爸在市一中里宣传了好久,连周冲都知道这回事。

于飞也凑上来,说:“上个月二叔不还说,现在刑警大队那帮新瓜蛋子毛都不会,尽在那瞎折腾,要不这次二叔您出出手?”

“扯淡,有人报案吗?冯一鸣也就被耽搁了高考而已,又没真的被绑架,市局、派出所都是暗地里在查,这事儿摆不到明面上。”于胜久从侄儿进门的那一刻,就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了,他兴致勃勃的问:“这算是公器私用吧?冯一鸣那家伙给钱吗?”

“我给还不行!”于飞不耐烦的扯着于胜久出门,低声说:“当年开在市南路的网吧,我还有一成股呢,大不了全孝敬二叔了!”

“别拽,我去还不行。”于胜久听了这话一愣,低声问:“那网吧早就卖掉了,你拿到钱了?”

“没啊。”于飞也是个肚子里弯弯绕绕的主,一听就知道二叔在想什么,叹气道:“老冯早就说过了,真要用钱,直接给李语打个招呼,就能拿到手。”

“这样啊”于胜久换了身便装,看着侄儿和周冲亟不可待的表情,眨眨眼说:“你们俩是打定主意跟着冯一鸣了?”

“我们信得过老冯,老冯也信得过我们。”周冲想了想又说:“关键是老冯现在玩的这么大,我和于飞到底能充当什么角色,这很难说。”

冯一鸣在市里名声不不管是几次和王勇强大打出手,还是把向锐锋的侄儿敲断腿,都闹的沸沸扬扬,但真正的冯一鸣却悄悄隐藏在那张嚣张跋扈的面孔之下,市里除了个别人,几乎无人知晓,而于胜久通过于飞,却知道的很详细。

在于胜久的心目中,这是个少年老成、手段狠辣、目光精准,而且极有商业头脑的人物,冯一鸣将周冲、于飞拉拢到身边,绝不会只是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发小。

于胜久用崭新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两个毛头小子,或许他们有着自己看不到,而冯一鸣看得到的才华?

“你们说说看,这件事突破口在哪儿?”

周冲毫不犹豫的说:“因为这事儿不能摆到明面上,所以老冯将突破口放在对仇家的试探上,看能不能找出端倪。但是老冯忽略了一个关键角色。”

“梁辉铭。”于飞接着说:“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人只是被人当枪使,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不然第二天估分他也不会来学校,被我们揍一顿。”

“但梁辉铭身上是不是可以找得到一些细节,来判断对方的来历呢?我相信,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当然,我和于飞没这能耐,所以才会请二叔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