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舞会上的小小插曲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2 22:18:44 字数:2519 阅读进度:378/735

此刻的教学一楼大厅里,简单的舞会上人来人往,打扮时髦的美女,高大英俊的男生,伴着歌曲在舞池里翩翩起舞,霍凝晓端庄而优雅的坐在角落处,拒绝了几乎所有人的邀请,专注的看着不远处的人群。

被众人围在中间的男子,从容的回答着各种问题,说话间温柔的目光从左到右在众人脸上扫过,让每个人都有被重视的感觉。即使这个简易的舞会上聚集了校内绝大多数精英,但这个男子依旧是最为亮眼的那一颗。

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

霍凝晓自认为很懂得这个道理,在这四十分钟内,她只在刚开场的时候跳了一支舞,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但随后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静静的坐着角落处,看到那个男子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投来欣赏的目光,霍凝晓的笑容更甜了。

要不要找人打听打听,这位气场十足,却温柔待人的学长到底是什么来头……当霍凝晓在心里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阵小小的S乱在角落处发生,霍凝晓好似不经意的偏偏头,仔细侧耳听去,却听到一个意外的名字。

冯一鸣?

居然能在这儿听到这个名字?想起临出宿舍时,张晶晶那淡然的表情,霍凝晓惊讶的站起身,缓缓靠了过去。

“黎俊明被打昏过去了,满头满脸都是血,这届的新生下手还真够狠的……”

“据说还被泼了满脸的洗脚水……”

“真是无法无天,明天就是军训会C,我看还是报上去的好……”

男子伸出手微微往下按了按,七嘴八舌的议论声登时消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方学长,这种事有先例吗?”

“方主席,怎么处置应该有相关的条例吧?”

哦,霍凝晓立即反应过来,这是学生会的主席方行知,这可是江河大学乃至大学城中的风云人物,据说他原名并不是方行知,而是大二那年,夜读《传习录》有感,仿百年前先贤故事,给自己改的名字。

“究竟是谁先动的手?如果是冯一鸣挑衅,为什么却在经管院的宿舍打架?”方行知说话声慢条斯理,却思路清晰,“打架的双方都是新生,受伤的程度也不能说明对或者错。”

“那学长的意思是?”

“刚才你说冯一鸣是青萍人?”方行知的目光集中在人群最外围的男生身上,“你叫柳韬对吧?我记得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你是青萍市一中毕业的,应该认得冯一鸣吧?”

柳韬手足无措的走上前,点头说:“认得,我和他初中、高中都是一个学校,只是不同班。”

“在初高中,冯一鸣也常常打架吧?”边上一个满脸横R的青年说:“军训还没结束就闹这么一出,以前也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高中时候敲断两个同学的腿,至于打架斗殴那就数不胜数……”柳韬老老实实的说:“有个断了腿的是我初中同学,现在还被关在少管所里呢……”

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柳韬很快反应过来,低声说:“冯一鸣本身是教工子弟生,而且据说他爸爸是青萍市的副市长……我那个断了腿的同学家破人亡,不仅是自己,他原本做县长的父亲也在蹲大牢……”

“真是山高皇帝远啊!”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青萍那地方的乡巴佬来了江河,居然也大模大样的,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原来是官宦子弟啊!霍凝晓隐秘的撇撇嘴,张晶晶倒也不傻,找了个衙内,不过在江河这地方,一个青萍副市长的头衔是不是小了点……

“你们青萍真是乱的可以,这种学生在江河,哪家学校都不敢收。”听完这段话,方行知也苦笑着说:“青萍这几年经济发展倒是挺快,但其他地方就弱了很多……”

柳韬附和了句,“是啊,冯一鸣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哎呦!”

话没说完,一只黑压压的东西从远处猛地飞来,正正砸在柳韬的脸上。

柳韬捂着鼻子,感觉到鼻子又酸又涩,一时没忍住,涕泪横流,“谁扔的……”

“我扔的!你不服气?”

一个身穿艳红色连衣裙的女孩气势汹汹的走近,众人眼前一亮,寻常女孩哪里敢穿这种艳红色衣服,要么大雅,要么大俗,偏偏这个女孩却穿出了种不一样的风采,活力、青春、魅力以及自信。

“张淼?”柳韬终于认出来人是谁,捂着鼻子自认倒霉,虽然在高中大部分同学都不知道张淼的身份,但高考结束后,张淼是张书记女儿的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张淼冷静的拨开人群,先把刚才扔过来的东西捡起来,没等几个心里有意追求的男生开口称赞,众人已经看清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了……

就连外围的霍凝晓看着这个气场超强的女孩弯腰穿鞋的一幕都目瞪口呆。

若无其事穿好高跟鞋的张淼瞪着柳韬,问:“你再说一遍,谁横行霸道,谁敢怒不敢言?”

柳韬往后退了几步,喏喏说不出话来,一个女生笑着说:“不管高中怎么样,刚刚报道没几天就在宿舍里打架斗殴,这总是真的吧?”

打架斗殴?这算什么大事,张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过就冯一鸣那性子,能忍多长时间不惹事生非,关于这个话题,自己和叶子姿、张晶晶之间可是打了赌的,自己赌的是十天之内,果然……

突然张淼反应过来,问:“谁赢了?冯一鸣受伤没?”

众人都无语了,现在大家讨论的是对冯一鸣的处置方案,你跑来胡搅蛮缠一通,最后居然担心冯一鸣有没有受伤……

“冯一鸣本人应该没有受伤,不过一个新生被他殴打致昏迷,已经送到医务室去了。”方行知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我记得你,你是张淼,财务金融学院的新生,你也是青萍人?”

身后一个胖子伸出手,偷偷拉了拉方行知的衣袖,方行知一愣,看着对面女孩眼中的嘲讽之意,正要开口,眼角却瞥见学生处的处长依旧悄悄走到近处,正瞪着自己。

“方行知对吧?”张淼盘算着自己无意间知道这件事,是不是能抢在张晶晶前面做些文章,抬头看见众人还围成一圈不肯离去,没好气的说:“想留校要么水平够硬,要么拍好马P,在学生会里拉拢人心有个P用!”

方行知一直温和的脸突然僵硬起来,脸颊微微抽动,好一会儿才摆手笑笑,走到一旁。霍凝晓悄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