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发狠的叶子、突如而来的非典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6 01:27:31 字数:2344 阅读进度:398/746

一秒★小△说§网..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如此劲爆的新闻,冯一鸣只是耸耸肩,并不在意,在微博、微信朋友圈还没开始侵入社会关系网的时候,这种破事每个城市都有大量的例子。

但叶子姿却双目喷火,使劲一拍桌子,低吼道:“居然这么不要脸!拿我打赌!好!好!好!”

从来在冯一鸣面前装模作样,扮作淑女的叶子姿终于原形毕露,带着匪气的眼神扫了眼对面校园围墙,恶狠狠的低声说:“这小子是江河本地人吧?我下午联系淼淼,让她去打听打听。”

“然后呢?”于飞急切问,想当年,在叶子姿一家搬出市一中之前,校园里最捣蛋的可不是三人组,而是四人组……

“哼,一鸣哥,前段时间中博网那边闹得沸沸扬扬,把人借我使使呗。”

“你想干什么?”

叶子姿的眼神带着丝狠劲,“等中博网上指名道姓,说邹元愧糟蹋女性,最后被人割了下身,导致性情变态、无生育能力的时候,看他怎么横!”

冯一鸣把羽绒服转交给叶子姿,怅怅回校,在心里琢磨,前世的叶子还只是贴贴大字报,把要“借鉴”她论文的教授给收拾得挺惨,这一世就更狠了,这一连串的闷拳下来,那个邹元愧怕是要身败名裂、生不如死了……

***

日子一晃过的飞快,等那位让人垂诞的班主任马涟漪在讲台上说起期末考试的时候,大家才发现,今年的春节来的特别早,所以十二月下旬就要陆陆续续开始考试。

每到期末考试来临之际,男生宿舍的灯往往一夜不熄,熬夜看书、死记硬背,都是从高考这道鬼门关里爬出来的,其他本事没有,应付考试大家都有几分心得。

高中三年一直对学业战战兢兢的冯一鸣,在进入大学后,大部分精力、时间都放在其他方面,批阅大量工作报告,和羊城、青萍各个公司的高层邮件来往讨论日后的发展方向,还要不停和魏军、梁刑商量将中博网操作上市的细节,对学业的重视程度比以前要低得多。

而且即使将注意力集中在学业上,也往往集中在关键的几本专业书上,但问题是不管什么专业,在大一都只会开一些简单的专业课,更多的是基础课程,看着桌上的几本基础课本,尼玛语文、英语就算了,居然还有高数……

高中的成绩虽然有取巧的地方,但更多是来源于勤奋和努力,现在……冯一鸣仔细回忆,这学期的高数课自己去过几次……最后,冯一鸣脑海中浮现出前世高数连续重修了三次的悲惨经历。

无奈之下,冯一鸣开始了白天和张晶晶去图书馆埋头苦读,晚上和黄博武、李帆航挑灯夜战的悲催日子,浑浑噩噩一直到十二月底,期末考试都考了两三门了,冯一鸣突然从一份邮件中发现了不寻常的迹象。

这是易付宝公司的一位基层技术员工发来的邮件,这位员工提起在羊城坊间,流传着关于一种致命怪病的传言,甚至说出在一些医院有病人因此怪病而大批死亡。

坊间流传白醋和喝板蓝根可以预防怪病,因此市面出现抢购米醋和板蓝根的风潮。工人都要求雇主在工作间煮米醋,让米醋的蒸气消毒杀菌。

这名员工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要求公司在办公室内进行消毒处理,保证员工的身体健康。

板蓝根?醋?抢购风潮?冯一鸣登时心神大乱,非典不是明年才会出现吗?现在才十二月底,居然就问世了?

冯一鸣立即拨通了魏军的手机。

“我也听说过,据说还死了人。”魏军似乎并不在意,说:“中博网上市的准备工作基本已经完成了,现在是最后操作阶段,我明天飞往美国。这边的事你就交代梁刑吧。”

“你去美国之后,具体的事情我们邮件联系。”冯一鸣又问:“流言不可靠?”

“可靠还叫流言吗?”魏军笑着说:“如果真出了事,相关部门肯定会有措施的,放心吧。”

或许不是非典?或许不是自己这只蝴蝶扇动翅膀引起的变化?冯一鸣放下手机,心里翻江倒海,前世非典肆虐的时候,应该是明年上半年,到四五月份,学校甚至封校,各地对从受灾区过来的游客、路人极为警惕,往往被隔离很久。

前世的冯一鸣虽然对非典印象深刻,但那时候的他整络游戏中,对非典的起源、历程并不熟悉,要不是学校封校,舍友拉着他去抢购板蓝根,恐怕都不知道这件事。

实际上,非典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就已经出现了,羊城相关部门一直封锁消息,并且禁止媒体报道有关病情,以免引起民众恐慌。到12月底,关于这种“非典型肺炎”的疫情开始在互联网流传,由于当时不了解病情,相关的评论比较混乱。随后政府在国内封杀了关于疫情的讨论。

重生的冯一鸣并不知道,非典事件的爆发时间和前世完全一致,他还在满心懊悔,自己这只蝴蝶刮起的风暴或许会带来更多的伤害。

心不在焉的考完剩下几门课,冯一鸣考虑良久,以邮件形式给羊城所有员工回复邮件,要求员工每天测量体温、佩戴口罩,并每天对办公室进行消毒处理,所有费用都由公司承担,但要求员工最好不要去医院,冯一鸣知道,在非典肆虐的时候,医院反而成为最危险的地方,事实上,非典第一名死亡案例就是医护工作者。

偷偷摸摸买了不少白醋和板蓝根藏在合香居,冯一鸣想想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给梁刑。

“冯少,别一天三个电话的追问行不行!魏军昨儿还发了邮件过来,说一切正常。”梁刑大皱眉头,不耐烦的说:“上市的难度多高你自个儿也清楚,能不能成功只有天知晓,反正上市失败后的处理方案你也批过了……什么?那个传言?有必要吗?”

“反正又不麻烦,而且所有费用都是公司掏钱。”冯一鸣耐心的劝说道:“以防万一吧。”

虽然对老板的决定不感冒,但梁刑还是照做了,一个多月后,他极为庆幸今天所做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