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投名状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6 01:27:41 字数:2262 阅读进度:400/744

到青萍已经是快吃晚饭时间了,先把张淼、叶子姿和两个同学送回家,冯一鸣一行人才回市一中,周冲寒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还得忙乎游戏交易网站的事,而于飞的任务则是养伤,两人一下车就告辞回家了。

冯一鸣瞥了眼不说话,亦步亦趋的顾仁,自顾自上楼,回家的路上已经和老爸通过电话,知道老妈今天晚上有学生家长请客,不回家吃饭。

刚进屋,冯伟安在里屋就大声嚷嚷,“我一早就买了菜,赶紧的!你老妈折磨我半年了……”

边说着边往外走,冯伟安突然看到儿子身后的顾仁,登时住嘴,依稀记得好像在儿子身边看到过这人。

“冯副市长。”顾仁恭敬的打了个招呼,忙着找杯子给冯一鸣沏茶。冯伟安看着忙碌的顾仁,嘴角直抽抽,儿子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个个都是拍马屁的好手,开学送行,放假接人,就差少个贴身丫鬟了……

“这是顾仁,老爸你以前见过的。”冯一鸣瘫在沙发上,抿了口热茶,才说:“原来是安保队的副手,现在调出来负责质检部门。”

冯伟安接过顾仁递来的茶杯,微微点头,却没说话。

“人家张三天天守在江河大学门口,等着拍我马屁,你现在忙得恨不得一个人劈成两半用,居然还开车送我回来。”冯一鸣叹了口气,问:“说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向来在冯一鸣面前不拘礼的顾仁,今天却一反常态,有点拘谨,身子在凳子上扭了几下,低声说:“两件事,一个是财务方面的核查,查到安保队身上……”

“安保队?”冯一鸣有点惊讶,安保队本身是没有财权的,就算有这想法也没这水平啊!

“老彭在展雄投资领了一笔钱,数额不大,只有两万块钱。”顾仁垂下眼帘,声音带着丝试探的意味,“上面没有魏军的签字,我这边在核查财务数据的时候翻出来的。”

“你手下现在专业人才也不少了,干得不错。”冯一鸣笑了,“是今年七月底八月初的事吧?”

“对。”

这是冯一鸣让人扣掉江河合香居老总刘娟的那三个月工资、半年奖金的金额,事后让彭时年补上,当然没有魏军的签字认可,当时是冯一鸣直接电话通知展雄投资的财务主管给彭时年补的钱。

冯一鸣敛起的眼神盯在顾仁的脸上,半响后才问:“彭时年是你老战友、老上级吧?而且是他一手把你招进安保队的,之前你在羊城混迹街头,就差没去收保护费了……”

顾仁低着头没说话,脚尖在地上轻轻摩挲。

冯伟安皱起眉头打量着这个青年,不管是谁,对白眼狼都不会抱有好感,彭时年纵使犯错,也不应该由受过恩惠的顾仁来落井下石。

几分钟的停顿后,就在冯伟安准备开口的时候,冯一鸣长叹一口气,感慨的说:“你这半年都学了些什么玩意!今儿是来交投名状的吧!”

投名状?冯伟安一愣,却看到顾仁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从去年开始组建质检部门,顾仁得到了自己都没想过的支持,不管是从各家公司、安保队挑选员工,还是申请资金、招聘人手,冯一鸣几乎都一口答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顾仁却渐渐有些心慌,冯一鸣给予自己的权力似乎超过了质检部门的范畴。

自己已经不是那个被逼退伍,在羊城街头混迹的烂仔了,每每想起几年前那朝不保夕、颠沛流离的日子,顾仁不可能不心生警惕,自己凭什么得到冯一鸣的全力支撑?顾仁心里很清楚,冯一鸣支持的并不是他,而是质检部门。

在不停奔波的旅途中,顾仁暗暗猜测,比起自己,不管是彭时年,还是李语,都和冯一鸣的关系更密切,而冯一鸣挑中自己来主持,很有可能以后会卸磨杀驴,将和同事关系已经渐渐疏远、甚至对立的自己抛出去安稳人心。

更重要的是,冯一鸣不少私事、甚至是阴私都是由顾仁操作的,比如制造了小小车祸,把吴岩带到沟里,顺利的将刘鸿博兄弟送进大牢……顾仁知道这位小老板的心性,待人和善,却不缺狠辣手段,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吴岩会调转枪头举报刘家兄弟,一想到这,顾仁就觉得自个儿屁股下是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

顾仁今天举报彭时年的原因很简单,这是在告诉冯一鸣,就连当时把我招进安保队的老彭我都不肯放过,你既然如此重视质检部门,那还有谁比我更合适这个位置?你需要手下都是得力干将,那也得养条狗放在他们屁股后面,偶尔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这就是所谓的投名状,拿彭时年开刀,一方面表明自己绝不回头的决心,另一方面在隐晦的暗示,老板您不需要一条听话的狗?

毕竟在职场上历练久了,而且重生后,冯一鸣心思愈发复杂难测,顾仁的小把戏被他一眼看穿,顾仁这是对莫测的前路没有什么信心,今儿跑来交投名状,为的是求个心安。

“你觉得我冯一鸣是过河拆桥的人?觉得我安排你负责质检部门是在养猪,时候到了,杀猪过年?”冯一鸣丢了根烟过去,微微摇头,说:“李语、罗云、丁松、彭时年之后,你算资历最深的一个了,你手腕灵活、心思细腻,能独当一面,却想得太多。”

“我不求自己能堂堂正正,但求能俯仰无愧。”冯一鸣眯着眼道:“把你那些小心思收起来,老老实实当牛做马,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被冯一鸣夹枪带棒的训斥一顿,顾仁的心情倒是好起来了,不是他贱,老板说话不客气代表着不见外,如果今天冯一鸣客客气气,安抚人心,顾仁就得琢磨找条退路了。

冯伟安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懵懵懂懂,看了眼半年没见的儿子,发现冯一鸣面容轮廓已经长开,棱角分明,训斥下属的时候,轻声细语却气势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