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梁刑的怒气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6 01:28:00 字数:2553 阅读进度:412/833

一秒★小△说§网..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十点多钟,校园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在家里看春晚,等着熬到十二点再放鞭炮、吃饺子,父子俩走在小道上,在昏暗路灯的照耀下,拉出长长的影子。

“找你的?”冯伟安瞥了眼越来越不安分的儿子,冷笑道:“真够能折腾的,都弄到美国去了……”

冯一鸣缩着脑袋,心里正七上八下,随口说:“现在还不知道呢,说不定是人家打错了。”他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有的时候,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如果真是魏军的越洋电话,冯一鸣直觉不会是报喜的,以魏军的性格,干不出这种溜须拍马的事。

走进值班室,大年夜还不能下班的后勤员工勉强笑笑,指指电话机就出门了。

冯一鸣深吸一口气,抖着手拿起话筒,拜托是好消息……

“喂,我是冯一鸣。”

“我魏军,冯少……”

魏军的话说到一半就没了,冯一鸣清晰的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吵闹声,突然一顿刺耳的训斥扑面而来。

“冯大少爷,您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少不经事?做事不过脑子的?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老梁,老梁,话筒给我!”

得,看来真不是好消息,冯一鸣一屁股坐下,大声说:“魏军,就让老梁说!”

“哼!”梁刑怒气未消,说的话愈发难听,“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关键的时候,捅出这种大篓子,你指望谁帮你擦屁股?”

“什么篓子?”冯一鸣隐隐约约猜到,这是指中播网上那几篇关于非典的文章。

“还给我装傻充愣!”梁刑的声音尖锐起来,“你让聂维那小子放那几篇文章过去,知不知道惹了多大的麻烦?”

“这个……”冯一鸣挠挠头,看了眼身边的老爸,嘴巴凑近话筒低声问:“多大的麻烦?”

梁刑被老板这句不要脸的反问气了个倒仰,一时说不出话来。

冯伟安点了根烟,踱到门口,面色阴沉,真是父子伦理颠倒无常,当老子的给儿子守门……

魏军接过话筒,低声说:“国内,特别是羊城那边已经吵翻天了,刚开始那几篇文章只是在中博网上,后来被大量转载,各大论坛上流传很广,你没注意到?”

“呃……这几天我这边其他的事挺忙的……”冯一鸣支支吾吾的解释,事实上,在交代聂维放那三篇文章通过之后,冯一鸣潜意识中,有意无意的避开网络,他真的不能确定自己的插手是好事还是坏事。

现在看来,不知道对于国家是不是好事,但对于自己,肯定是坏事……冯一鸣轻轻拍了拍脸颊,低声问:“你接着说。”

“没什么好说的了……”魏军无奈的叹道:“政府目前对网络上的传言没有针对性的安排,直到昨天才查到源头,已经正式通知中博网,现在我们已经安排下去,暂时关闭中博网的新注册功能。”

“这就算过去了?”

“怎么可能!宣传部门要求中博网暂停运营,但聂维死活不答应。”魏军的话透着丝心虚,“反正我和梁刑现在又不在国内,暂时也不打算回去,他们也没辙……”

“那上市的事儿?”

“呵呵,呵呵。”

听着话筒那边传来的干笑,冯一鸣很自觉的附和笑了几声,拉倒吧!就2003年的宣传机关的行事风格,中播网不被关停就不错了,还想上市,别做梦了……

“那羊城那边压力很大吧?”冯一鸣想起那个文青气挺重的聂维,问:“最后处置决定出来了没?”

“没,上面要求暂时关停,但聂维还在那死撑着,老梁也打过电话,劝不回头,看来是吃了秤砣死了心,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想的!”魏军叹了口气,问:“那冯少您是怎么想的呢?非要在这关键时刻,捅个大篓子?”

“我……不是聂维说的信誓旦旦,说那医生他认识嘛。”

.听到老板如此漏洞百出的回答,魏军还好,一边又蓄满怒气值的梁刑又一把抢过话筒,“聂维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还一个劲儿跟我说媒体人的操守,我呸!”

“呸!”

听梁刑不停的吐出脏字,纵然心里不爽,纵然知道这老小子是指桑骂槐,冯一鸣也只能硬着头皮听着,谁让自个儿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让魏军、梁刑大半年的努力功亏一篑呢。

“早就跟你说了,迟一两年再操作,非要赶鸭子上架,现在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倒好,直接在屁股上点了把火……”

梁刑骂起来没完没了,“聂维那小子还口口声声说是他自己的主意,这么大的事是他决定得了的?他也是当年我在省报带出来的徒弟,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的性质!”

冯一鸣只觉得自己好冤,虽然最后的决定是我下的,但事儿可是聂维挑起来的,也是他核对文章的真实性后才建议通过的。

“给我!”魏军在一边都听不下去了,夺回话筒,低声说:“聂维那边你劝劝,反正事儿闹得这么大,上市可能性实在太低,暂时关停中博网咱们也能接受。”

“我去劝他?”冯一鸣有点愤怒了,虽然是我这个做老板惹出来的麻烦,但现在要我来擦屁股?你们这帮下属就没一个主动出来背黑锅的?

魏军好像猜到了老板的心思,笑着说:“我和老梁真心没空,刚接到通知,中国驻美国领事馆通知我们过去,现在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

冯一鸣哑口无言,还听到边上梁刑骂骂咧咧的说:“还想着有好事,别做梦了!”

回家的路上,冯一鸣打了三次,聂维开始没接,后来直接关机了。

冯伟安瞥了眼手忙脚乱的儿子,有些好奇,过去的三四年间,还真没见过他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这次是出什么大事了?

“出事了?”

“恩,大事。”

“影响大吗?”

“大!”

“正面还是反面?”

冯一鸣愣住了,转头看了眼老爸,心想这事儿到底是光明面还是阴暗面呢?

可惜就算是比前世影响小,也没人念自己的好……

看着校园里的浓浓夜色,冯一鸣真心后悔了,这事儿干得太糙了,太不讲究了,太随心所欲了……

“我真傻,真傻……”冯一鸣终于认识到,在世间大潮中,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是圣人,纵使有着超脱常人的道德洁癖,但也必须有选择的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