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古昊平的立场、冯正峰的安排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6 01:28:11 字数:2286 阅读进度:418/833

毕竟是自家人,中午随便下点面条就当中饭了,两家人在客厅里聊到下午三点多,冯一鸣才起身进了厨房,在李语的啧啧赞叹声中弄出一桌浓油赤酱的本帮菜。

今天值班的冯伟安赶巧下班,一进门就抽抽鼻子,板着的脸也松了下来,笑着问李语:“怎么样?别说你老婆了,就是你妈妈都没这份厨艺吧?”

李语捅捅边上老婆让她去倒茶,竖着大拇指低声说:“小舅,要不是我知根知底,还以为一鸣他是专业的呢。”

“哈哈,你去床底下把酒拿出来,今儿有好菜,得拿点好酒来配。”冯伟安试探的说了两句,看冯母没说话,赶紧让李语把酒瓶拿出来。

倒上酒,两家人坐下闲聊。

酒过三巡,李语老婆肖楠突然问:“小舅,新上任的管委会古主任那边,李语要不要去走动走动?”

冯伟安放下酒杯,疑惑的看了眼李语,古昊平都上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快四个月了,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头上的父母官不去走动,鬼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李语手肘碰了下肖楠,警告的瞪了眼,才转头说:“古主任那边我准备过几天过去拜访……”

冯伟安听出了点味道,抿了口酒,眼角瞥了眼优哉游哉的儿子,说:“前面几个月,你没去过?”

青萍开发区内现在红红火火,大大小小数百家企业、工厂,不可能所有人都有资格拜访古昊平,但是李语是天河乳业的老总,这两年在商界大出风头,是开发区内数的出来的头面人物,而且还是常务副市长冯伟安的外甥,怎么论都有资格上门拜访。

“去过,没见到人。”李语也不禁看了眼冯一鸣,这件事他不仅在电话、邮件里提起过,而且今儿下午还说起,但冯一鸣却没给出明确的答复。

“没见到人……”冯伟安喃喃重复了遍,拾起筷子夹了粒花生米丢进嘴,“那就别去了吧。”

李语还没说话,边上肖楠却声音响了起来,“那怎么行!现在古主任是开发区的老大,俗话说破家县令……”

“咳咳。”小姑夫使劲咳嗽了声,看向儿媳的目光冷飕飕的,低喝道:“给我闭嘴!”

冯伟安倒是无所谓,和冯一鸣对视了眼,父子俩心里都有数,“得志便猖狂”说得就是肖楠这种人,以前她和李语的工作都是冯伟安安排的,后来厂子不景气,私下还埋怨过,到现在肖楠妻以夫贵,觉得李语发达了,用不着看冯家人的脸色了……

折腾吧,使劲折腾吧,越折腾越可能离婚,冯一鸣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李语没说话,反正前世他对这位不喜欢自己上门做客的表嫂一直没什么好感。

边上小姑担忧的看了眼李语,问:“伟安,不打点下,会不会出事啊?”

“没事,你放心。”冯伟安安抚了句,转头看看儿子,这件事父子俩虽然没通过气,但冯伟安感觉,以儿子这几年的心思,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冯一鸣以不易被人察觉的幅度微微点头,李语才松了口气。

四年多前,张长河空降青萍的时候,几乎是手无寸铁,夹带里一个人都没有,还是通过冯伟安迅速笼络到叶怀安、丁向中一批人,之后又通过赵鑫拉拢其旧部,但很多人不知道,在张长河给冯伟安打电话的同时,另一个人也早早知道消息上门拜访,这个人就是当时的市委秘书长古昊平。

冯伟安和叶怀安并称“二安”,被视为张长河的左膀右臂,两人从市政府秘书长开始扶摇直上,现在都手掌重权,是市里的风云人物,而古昊平在转任副市长兼管委会主任之前,几乎被人视而不见。

在去年张长河有意让老爸卸任管委会主任之后,冯一鸣就私下打探了古昊平的底细,意外的发现,这位的底子不比张长河差,根脚也在燕京城里。

于其说古昊平是张系人马,还不如说两边是盟友关系来的恰当,在张长河彻底掌控青萍,即使新上任的李市长也无法与之抗衡之后,古昊平的政治立场开始渐渐转为中立,毕竟和依靠张长河上位的冯伟安不同,古昊平是有这个底气的。

到任四个月都没到天河乳业视察过,甚至和李语都没见过面,说明古昊平对天河乳业,甚至是冯伟安,虽然未必心存恶意,但起码是没什么好感的。

想起天河乳业下半年的拓展计划,冯一鸣有点担心,到关键时候,这家伙不会出来捣乱的吧……

吃吃喝喝到晚上七八点钟,小姑拉着肖楠、冯母收拾餐桌,进厨房洗碗,几个男人在客厅里喝茶。

李语犹豫了会儿,小声说:“元旦之后,冯正峰找过我……”

“恩?”冯伟安好久没听到这个侄子的消息了,转头问:“怎么了?这小子好久没来过了,现在忙什么呢?”

“制药厂被收购之后,他开了两家游戏厅,后来因为无营业执照被查封了。”李语添添发干的嘴唇,“找到我,说想进天河乳业……”

冯伟安撇撇嘴,“想进天河乳业,你问我干什么?”

小姑夫好笑的看了眼冯一鸣,这件事他也知道,还是他交代李语早点说出来,不管怎么说,冯正峰好歹也姓冯,怎么处理你直接捅给冯家人嘛。

“他不会是想直接做领导吧?”冯一鸣冷笑一声问。

“那倒没有,但抓着我一直问,每个月多少工资,多少奖金……”李语挠挠头,对冯伟安说:“小舅,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冯正峰这家伙在外面也没正经事做,有时候还打着你的旗号……”

冯伟安的脸立即黑了,转头瞪了眼儿子。

冯一鸣从善如流,“市里年后就要办职业技术学院,李语哥你把冯正峰塞进去,考核合格之后再招进来,能干什么就干什么。”

“对了,不准有特殊待遇。”冯一鸣又补了句,前世冯正峰得志便猖狂,六亲不认的面孔他还记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