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老姐的男友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6 01:28:13 字数:2432 阅读进度:419/748

一秒★小△说§网..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年初四,早上五六点钟,一家人就起床,拎着大包小包出门,今天要长途跋涉去余杭给外婆拜年。

冯母一下楼,看着那辆刚刚洗过的越野车满意的点点头,今天不仅美国的二哥、三哥在,还有魔都的大哥也要去,怎么也不能丢了脸。

冯伟安、冯一鸣两父子倒是没这种闲情雅致,打着哈欠上了车就睡着了,一直睡到中午才醒。

拜冯一鸣三年前所赐,到南湖省的高速公路提前五六年通车,青萍到余杭的路程缩短了不少,到下午三四点钟就到了余杭。

但饶是如此,冯一鸣下车的时候,腿也有点软,在轿车里呆上近十个小时,这是交通便利的后世难以想象的。

一推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孤零零坐在藤椅上的老人,冯一鸣挽着激动不已的冯母缓缓走近,客厅里嘈嘈杂杂,吃碰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喧闹的麻将桌和孤独的外婆成鲜明的对比,这一幕让冯一鸣无来由心头一酸,他心里清楚,外婆剩下的时间并不多。

可能是麻将桌上战局太过激烈,直到冯母跪在外婆身边,十年未见的母女抱头痛哭,客厅里的众人才反应过来,纷纷涌出。

冯一鸣拉起老妈,去厨房找了个小板凳让她坐下,才笑着跟长辈们打招呼,他心里清楚,二舅三舅倒不是不孝顺,而是外婆喜静不喜闹,最喜欢一个人坐在喝喝茶,看看书,偶尔回忆往事。

“伟安,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二舅笑着拍拍冯一鸣肩膀,说:“得有七八年没见了,现在应该是大一吧?”

“恩,江河大学。”冯一鸣笑着伸手说:“二舅,八年的压岁钱啊,我就不要利息了。”

三个舅舅里,无子的二舅最为喜欢冯一鸣,每年给的压岁钱都是最多的,直到95年,二舅举家迁往美国,才联系的相对比较少了。

“放心,有,有!”二舅哈哈大笑,扶起外婆进了客厅,嘴里还七嘴八舌的问东问西,这时候,人群里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江河大学?都没听说过!前年不是说一鸣要考清华燕大吗?”

冯一鸣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大舅妈在冷嘲热讽,赶紧上前拉住眉毛都竖起来的老妈,低声说:“今儿别吵,外婆在这呢!”

冯伟安笑着大声说:“这事儿得怪一鸣自个儿,高考最后一门英语,他临时出了点事没赶上,最后三门课总分580多,勉强上了重点线。我想想这也算是给他个教训……”

全家上下就没人喜欢这位尖酸刻薄的大舅妈,就连大舅和李程都低着头不说话,引以为耻,众人赶紧赞了几句冯一鸣三门课也能考这么高的分数后,把话题扯开。

李程抱歉的冲冯一鸣笑笑,问道:“怎么会缺考的?”

冯一鸣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看着李程的眼神却怪异的很,如果没记错,这位表哥应该去年就发现头上那顶绿油油的帽子了,然后大吵大闹,不可开交,但冯一鸣到现在也没听到消息。

“表哥不是说去年要结婚吗?”

“哎……”李程沮丧的说:“我原来上班的那家国企倒闭了,换了份工作,婚礼延迟。”

冯一鸣的眼珠滴溜溜的乱转,心里琢磨,你到底发现自己绿了没……

“那你现在上班的是什么单位?”

“是家私企,我妈不满意,天天嚷嚷要我换工作,哪有那么简单!”李程苦恼的说:“私企是不稳定,但是工资高啊!”

晚上一大帮人,开了两桌,正要坐定,突然大门被推开,二舅的女儿李欣雨拉着一个眼镜男进门,笑容灿烂,给长辈们问好后,坐到晚辈那一桌,看着目瞪口呆的冯一鸣,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冯一鸣咽了口唾沫,偷偷打量着那位眼镜男,前世的老姐是个单身主义者,小姑独处到三十多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冯一鸣甚至怀疑老姐是个拉拉,居然会带个男人回家……

“这是我表弟,冯一鸣。”李欣雨介绍道:“这是我大学同学詹天宇,对了,他专业也是工商管理。”

“幸会幸会。”打了个招呼后,冯一鸣发现这个眼镜男羞涩腼腆,是个典型的书呆子,不由捅捅李欣雨问:“老姐,你眼光不咋地嘛,不会是租来的吧?”

“你懂个屁。”李欣雨一把揪住冯一鸣的耳朵转了几个圈,训斥道:“不对,你倒是懂得挺多!听说你那位为了你,本来要报考浙大,结果陪你去了江河大学?”

“啧啧,红颜知己啊!”李程羡慕的起哄,“说不定咱仨里,还是最先喝一鸣的喜酒呢!”

“老妈怎么什么事都往外说!”冯一鸣捂着红通通的耳朵,不满的说:“怎么可能是我?不说表哥已经毕业了,老姐好像今年也要毕业吧?”

李欣雨面色有点阴沉,哼了声没说话,夹了筷菜送到詹天宇碗里。

李程凑过头,低声说:“别提了,欣雨是临时把人带回来的,大家事先压根就不知道,二舅、二舅妈为了这事大发脾气,要不是这几天人多怕惹出笑话,早就把人赶走了。”

“条件很差?”冯一鸣瞄了眼詹天宇身上很普通的羽绒服,疑惑的问,貌似二舅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

“穷是穷,山沟沟里的。”李程也有点怵脾气不好,身手了得的表妹,干脆拉着冯一鸣跑到阳台上抽烟,“关键是二舅想让欣雨回美国,而詹天佑那一大家人都靠他养呢,怎么可能出国?”

难怪前世老姐毕业后不肯回美国,还跑到魔都混迹了一段时间,难怪老姐后来对男人不假辞色,小姑独处,甚至被人指指点点说是拉拉……

冯一鸣迅速把整件事全盘想通,想起前世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在偌大的魔都,孤苦无依的时候、没地儿混饭的时候总能接到老姐的电话,虽然每次都会被拉到道馆臭揍一顿,但冯一鸣的心却是热乎乎的,这不是他贱……

“詹哥,你也是今年毕业?实习单位找好了?”冯一鸣回到客厅,不经意问起。

“恩,找好了。”詹天宇的回答简洁明了,一个多余的词都没有。

还能聊天吗?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的冯一鸣看了眼老姐,您眼光还真不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