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赴宴 一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6 01:35:26 字数:2289 阅读进度:425/738

“不就是个副市长的儿子吗,还是穷乡僻野的副市长,得意个什么劲!”谢娅珍回到临时办公室,把书摔在桌上,愤愤不平的对方行知说:“看到他那副慢条斯理的模样我就来气!”

“你说的是冯一鸣?”方行知疑惑的问:“他又招惹你了?”

“翘课跑去接女朋友,还振振有词说向查院长请假了!”谢娅珍冷笑道:“拿查院长来压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要是假的看我怎么收拾他!”

“呃……”方行知想了会儿,还是把话说出口,“应该是真的,我听人提起过,查院长和他父母认识,去年新生报到的时候还一起吃饭,林副院长也去了的。”

谢娅珍沉默了,半响后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方行知闭口不言,总不能说是自己也对冯一鸣不怀好意,想着先探探底,没想到偶尔听人说起,冯一鸣父母和查院长是故交吧。

谢娅珍看方行知不说话,不满的说:“咱俩就算下半年入编,恐怕还得带这个班,这种刺头,总的想个办法治治吧。”

“你看着办吧。”方行知干脆把东西收拾收拾,起身出门,他是个能审时度势的人,自从去年在迎新舞会上听到冯一鸣这个名字,再到今年恰巧带这个班的班主任,方行知通过各种渠道悄悄打听冯一鸣这个名字,没想到收获不多,反倒是发现,校园里也有人在隐秘的打听冯一鸣的消息。

方行知走下楼,歪着头想了想,还是得到教学楼去一趟,省的班上那几个家伙看冯一鸣不顺眼,揪着考勤的事儿不放手。虽然他和谢娅珍一样,看到冯一鸣那副慢条斯理,对什么事都淡然视之的模样不爽,但方行知还是准备走这一趟。

原因很简单,就在前天下午,学生处的阮处长找到方行知,交给他一份名单,是他带的班上的学生名单,其中有几个人被单独列出,上面就有冯一鸣的名字,方行知还记得阮处长的嘱咐。

“这几个人你少管闲事,只要不把宿舍烧了就行,如果出了事,第一时间通知院里和学生处,不要自作主张,听清楚没有?”

在大学城里,综合性大学最好的当然是北江大学,但北江大学入学分数很高,毕竟在全国范围内都有一定名气,而江河大学要稍逊一筹,但正因为如此,不少省内各地的干部子女选择江河大学。

方行知的疑惑正在此处,论级别,青萍市副市长的职务在全省范围内真的数不上来,副厅级别的子女在江河大学也能受到校级别领导的重视?换成那位对自己很不客气的张淼还差不多,毕竟他父亲是一方诸侯呢!

***

“谢学姐居然是你班主任?”张晶晶听冯一鸣说起前因后果,有些意外,抿着嘴说:“谢学姐在学校里可是好大的名气,你小心被群起围攻哦。”

“性格乖张,不过仗着牙尖嘴利而已。”冯一鸣不屑的摇摇头,吩咐道:“今儿我让宋镰过来可不是仅仅为了见柳婕一面,你上去梳洗打扮下,咱们还得出去赴宴。”

“赴宴?”张晶晶疑惑的目光在男友脸上转了转,心里有些猜测,“赴谁的宴?”

冯一鸣心虚的笑笑,腰都有些弯了,“是吴雪梅,都好长时间没联系了,我也不太清楚……”

张晶晶微微点头不再说话,转身上楼,拎着行李箱陪着她上楼的柳婕诡异的回头看了眼冯一鸣,天辰投资的那位吴大小姐她也久仰大名,都说是冯少从外地聘请来的高管,能力强弱柳婕不太清楚,但是她跟宋镰去开发区公司的时候,也曾惊鸿一瞥,那位吴总身姿窈窕、长相秀美,言谈举止间带着艳而不俗的媚意,活脱脱是只狐狸精。

冯一鸣看了眼守在门口的老太太,尴尬的笑笑,规规矩矩的退到门外去,本来还打算让晶晶今明两天休息休息,后天周末再出去逛逛,但今儿一早吴雪梅打来电话,说要请客吃饭,冯一鸣想了好久还是让晶晶陪着去,他可不是瞎子,几次和吴雪梅碰面,但凡晶晶在场,脸色都不太好看。

“桂梅酒店,宋镰你知道地方吧?”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张晶晶下楼,上了车,冯一鸣把酒店名字告诉宋镰,在后排打量张晶晶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寒假过得还好吧?”

“不怎么好!”张晶晶没好气的说:“我说柳姐是我朋友,平辈的还好糊弄,长辈又不是瞎子,哪里看不出来?”

“问你了?”

“那倒没有,就妈妈问了几句。”

“那泰水大人怎么说?”

张晶晶转头带着深意看了眼男友,说:“妈妈说了,男人都是贪新鲜的,今天把你当做宝,明天就可能把你当做草,要我时刻保持警惕心……”

“哪有这样的丈母娘啊!”冯一鸣气道:“一门心思想把咱俩拆散了,真是见不得别人的好……”

张晶晶没搭理义愤填膺的男友,和前排的柳婕聊了几句,心里却想起母亲陆钰说的那番话。

纵使陆钰再如何排斥冯一鸣,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孩超越同辈,甚至是超越绝大多数普通人的能力,女儿截然相反而且坚定无比的选择让她感受到无比的挫败,但身为母亲,陆钰依旧在很多方面提点张晶晶,你既然选择了姓冯的这小子,那就要做好思想准备,未来的道路上不可能只有鲜花、掌声,那些坎坷、陷阱也会伴随一生。

从那天起,一直对身边多了个保镖心里有些不自在的张晶晶终于完全接纳了柳婕,并通过她试图了解冯一鸣的另一面。

对于在高中时期华丽转身,奇迹般创立诸家公司,产业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庞大的冯一鸣,张晶晶一直心存疑虑,一个高中生,当时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江河,凭什么能拥有那么精准而且长远的目光?那些灵活而不失严厉的手腕、深不可测的心机、看似孤注一掷的豪赌……

张晶晶沉默了会儿,转头问:“上市可能性有多大?”。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