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赴宴 四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18 20:27:37 字数:2366 阅读进度:428/745

大厅里热闹起来,吴震和一个三十多岁,头上半秃的中年人谈笑风生,身边围着一群年岁稍小的青年,其余人都端起酒杯,在大厅里来回穿梭,聚成一个个小圈子,站在角落处的冯一鸣、张晶晶,还有苏俊逸显得极为显眼。

看着吴雪梅不时投来挑衅的眼神,冯一鸣脸上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举起酒杯致意,心头微冷,这是以势压人啊,就是不知道是吴震的意思,还是吴雪梅自作主张了……

冯一鸣和吴震的瓜葛要追溯到几年前的连锁网吧交易一事,吴震的优容气度,冯一鸣的机关算尽,都给对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从那之后,两人就此订交,通过电话、QQ经常联系,冯一鸣还嘱咐吴震提前出手连锁网吧,省的最后被坑了。

但是冯一鸣和吴雪梅的关系就没那么融洽了,在吴雪梅到天辰投资上任前,两人每次碰面都会火花四溅,斗嘴斗得不亦乐乎,而冯一鸣当时果决迅速的抓走丁松,让第一次出手的吴雪梅无功而返,很是丢了面子。

如今吴海峰空降北江省,吴震、吴雪梅一跃成为北江省最顶尖的衙内,看看大厅里这人来人往的气氛就知道了,如果想压制冯一鸣,吴震不是做不到的。

从小就在燕京衙内圈里混迹的吴震面面俱到的和每个人打招呼,既不会让人觉得轻视,也不会漏到任何人,如此高调的出场方式是非所愿,但是父亲吴海峰来到北江省之后一直沉默寡言,颇为低调,自己这个儿子高调点倒是无妨。

吴震环顾四周,突然目光一凝,嘴角不禁轻轻抽动,转头笑着和众人打了个招呼,退了几步,伸手招来吴雪梅。

“怎么回事?一鸣怎么来了!你给他发请帖了?”

“对啊,怎么了?”吴雪梅无所谓的耸耸肩,“以前吃了他那么多亏,从连锁网吧到游戏公司,再到乳业公司的股份,被算计了一次又一次,总得给他点颜色看看吧!”

“胡闹!”吴震的脸彻底沉下来,低声训斥道:“我知道你看他不顺眼,但也不能自作主张。”

“请他来参加宴会而已,他还能多结交结交人脉呢!”吴雪梅偏头看了眼笑吟吟的冯一鸣,说:“以前是没办法,现在我主他客,以后起码也能占主动权啊。”

吴震的消息渠道可比吴雪梅强的太多,正在操作上市的中博网前面半年内连续捅出两件大事,在社会上掀起不小的波澜,从那之后,别说业内,就是高层也有人在关注这家网站。

在几年前知道天韵科技的底细后,吴震就打定主意,冯一鸣这种有着极强操作力,同时底子又算不上深的人物,是他天然的盟友,吴震在把妹妹吴雪梅塞过来,小心翼翼试探的同时,也在考虑到了北江省之后,和冯一鸣相处的方式。

朋友?有点太近,盟友?有点太远,吴震就恨冯一鸣没看上自个儿妹子,要是成了妹夫就好了……这希望现在是完全破灭了,冯一鸣和吴雪梅现在不成对头就不错了。

“去道歉。”吴震低声说:“正好宴会后面一半时间是舞会,你去请他跳支舞。”

“我去请他跳舞?”吴雪梅喉咙有点发干,双目圆睁,“哥,你不会是用你妹妹使美人计吧?”

“哼,美人计?没看到他带了女伴来的!”吴震撇撇嘴,“他要能中计,那我是求之不得!”

大厅中间已经被整理出来,音乐声响起,一对对男女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冯一鸣打了个哈欠,转头对张晶晶说:“要不我们回去吧,实在没劲儿。”

“别走啊,美女过来了,好像是找你的。”苏俊逸偷笑着拉了拉冯一鸣的胳膊,指指周围的人群,小声说:“想找你茬的人可真不少,我先撤了……”

“冯少,不请我跳支舞?”吴雪梅好似没看见周围渐渐围上来的人群,娇笑着冲张晶晶眨眨眼,“妹子,把人借给我一会儿怎么样?等下原璧奉还。”

还没等张晶晶踌躇拒绝,冯一鸣已经站起身,无视吴雪梅伸出的玉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古怪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

吴雪梅脸上从容的神情一下凝固了,周围人群中也传出阵阵喧闹声,这小子是吃错药了吧?就他身边的女伴,胸平得一览无遗,给吴雪梅提鞋都不配……

刚才吴震把吴雪梅找去说话,然后吴雪梅就毫无预兆的跑来要跳舞,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冯一鸣心里已经清楚了,今儿的事完全是吴雪梅捣鼓出来了,既然你吴雪梅以为自己有肆意妄为的资本,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代价……

“我真的不会,不过……”冯一鸣瞥了眼不远处的人群,眼睛一亮,指指一位青年,热情介绍道:“这是北江大学的高材生,我上学期认识的学长,邹元愧,他跳舞可是大学城的一绝呢,要不……”

邹元愧矜持而礼貌的走出来,眼角瞥了眼冯一鸣,心里嘀咕,这小子应该是不敢犯众怒才推开的吧,倒是干了件好事。

“反正只不过是给你哥一个交代嘛。”冯一鸣小声说:“和这小子跳支舞就算了了。”

看着吴雪梅和邹元愧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冯一鸣转头看了眼吴震,一个人目光清冷,一个人苦笑拱手。

反正搂草打兔子,干脆放到一件事上吧,冯一鸣最后瞥了眼兴奋的邹元愧,不耐烦的吴雪梅,拉着张晶晶出了门。

一直沉默的张晶晶直到上了车,才神色诡异的问:“那个邹元愧,就是在北江大学纠缠叶子的人?”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仅知道,而且还知道叶子准备怎么收拾他。”

当天晚上,吴震就打来电话道歉。

“嗨,这种事吴哥你还正儿八经的道歉,多生分啊!”冯一鸣不在意的说:“现在吴哥你正我辅,你强我弱,主次分明,你给我道歉真是颠倒乾坤……”

“少扯淡了,哥哥我是这种人吗?”吴震笑骂道:“这段时间实在太忙,过几天我攒个局,就咱几个人聚聚,你还没见过你嫂子呢。”

“呃……过段时间再说吧……”冯一鸣有点心虚。。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