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问前路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5-21 06:56:52 字数:2331 阅读进度:436/857

一秒★小△说§网..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有牧场外的路得修,村子里的房子都是七八十年代修的,你看着办。”谭行纵完全不管冯一鸣会不会答应,扳着手指头说:“反正我听姜海说过,你赚钱的本事一等一。”

“就算我是财神爷转世,那也不能这么没谱啊!”冯一鸣大力摇头,说:“散财童子我前不久才做过,实在没意思,敬谢不敏。”

姜海拉着冯一鸣出了客厅,点着烟,笑着说:“你傻啊,把牧场交还给市里,军分区肯定是有条件的,刚才说的大部分都已经定下来了的……”

“什么意思?逗我玩呢?”冯一鸣一愣,不爽的问:“就算谭老对牧场的村民有心补偿,找市里说去嘛,找我干什么?”

姜海叹了口气,看了眼客厅里大马金刀坐在上席大口吃肉的谭行纵,说:“其实村里不仅仅是土著,也有部分军属,当年军分区建制没被缩减的时候,从本地招了不少兵,后来有一部分落脚到牧场了。”

“所以谭老不太放心,让我照顾一二?”

“恩,刚才谭老说的那一大堆,关键是工作的事,牧场的人都在这混迹了大半辈子,出去能做什么?”姜海轻声说:“当然了,如果你资金充裕,修修路、房子,谭老更满意了。”

“前面说了那一大堆只是试探我?”冯一鸣愣了半天才感叹道:“没想到你们军分区的人,也满肚子弯弯绕绕……”

回到客厅,冯一鸣凑到谭行纵身边,腼腆笑笑说:“谭老你有事直接吩咐下来就是了,我还敢不听?”

“拉倒吧,现在的人呐,诚信两个字基本都被狗吃了。”谭行纵放下筷子,说:“给个痛快话。”

“留在畜牧场的……”冯一鸣边说边看了眼宋晖和赵均凡。

宋晖赶紧说:“以前就是牧牛羊的肯定会留下来,牧场这边也缺人手,而且先期的草地培育、基建工程都需要人手……”

“能留下来的我都留下来,剩下的我送到职业技术学院去,学一两门手艺总能混口饭吃吧。”冯一鸣小心翼翼的问。

谭行纵想了会儿才点头,又问:“那修路,修房子……不少房子都是危房了。”

“爷爷,我真的叫您爷爷,我真没那么多钱。”冯一鸣瞪了眼偷笑的姜海,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编排自己,谭老还真以为自己是财神爷转世啊。

“路我负责,危房我先修修,回头再说行不?”

看谭老终于点头答应,冯一鸣松了口气,吃了几口菜,试探问:“谭爷爷还有其他事儿?”

总不能撞上了,您只管要好处,一丁点儿代价都不付出吧?

“这件事完了,我算是没心事了。”谭行纵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起身出门,临走时候笑着说:“每次逢年过节都是让人送点东西上山,也不见你自己过来。”

这话冯一鸣听得懵懵懂懂,拉着姜海问,“怎么个意思?”

“你平时不挺机灵的吗?还不明白,谭老这算是欠你个人情。”姜海低声解释道:“你小子赚大发了,谭老的关系网遍布全省,光是转业、转到武警部队的老下属都不知道多少,以后北江省你横着走都没事儿!”

冯一鸣怔怔的看着谭行纵离开的背影,心里琢磨这老头有这么大的能量?别被晃点了,回头得打听打听……

吃过饭,塞了点钱给老郭,一行人离开了牧场,冯一鸣满心疑虑,李语兴致勃勃,而宋晖和赵均凡则是兴奋中夹杂着几份忐忑不安,不知道生态牧场计划能不能通过,看起来这位老板不是个好糊弄的主。

冯一鸣闭着眼,拉着把手靠在座位上,身子随着车子的起伏不停摇摆,在心里计算留存在手上的资金,天河乳业在起步阶段会耗费大量资金,这点冯一鸣曾经考虑过,但没想到会占用如此多的资金,如果中博网不能成功上市,天河乳业收购畜牧场、兼并中小乳业公司,开发自有牧场的计划都必须搁置,仅仅依靠天韵科技的盈利水平,实在不太现实,毕竟网游的黄金期刚刚来临,突破性的发展还在后面。

那考虑提前操作天韵科技的上市?但是这样的话,实在太亏了……

这条羊肠小道实在太磨人了,大大小小的坑就不说了,上面还尽是石子,颠得冯一鸣屁股直发麻,无奈的转头望向窗外,他突然看到路边小山上,半山腰处有一座小小道观。

“停车!”

四年前,冯一鸣初初来到这个重生的世界,绝大部分事都进展的很顺利,开连锁网吧,下羊城收购游戏开发公司,成立,在青萍又成立天河乳业、万全地产,期间虽然历经波折,但总的来说,犹如顺水行舟,一日千里。

但从去年开始,先是被老爸卖,被张长河坑,万全地产做了一年的公益事业,基本就没赚到钱,然后阴错阳差的被秦斐阴了把,高考缺考,好悬和张晶晶玩一把异地恋,再之后中博网上市的事折腾了快一年,还没什么消息,资金短缺到快要当裤子的地步了,今儿才发现这边的牧场还得花大力气整修才能派的上用场,看来还得筹措资金准备天河乳业的收购计划……

真心很不顺……冯一鸣举步登山,琢磨去求个签,至少能求个心安吧。

道观看起来很不起眼,不仅规模很小,而且到处都是灰尘,颇为破旧,冯一鸣迟疑了会儿才走进门,这破道观真的有人?

“有人吗?”

一个穿着老式大褂的中年人缓步从后面走出,头上光溜溜的,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和尚?冯一鸣大吃一惊,退后几步,抬头定睛看去,没错啊,上面供奉的是三清,这是道观,哪儿冒出来的和尚?

中年和尚倒是挺镇定的,露出神秘的微笑,低声问:“施主是来求签的?所求何事?”

和尚在道观里做生意,这靠谱吗?冯一鸣死死盯着和尚,半响也没发现这厮有慌乱神色,这才接下递过来的签筒。

“问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