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期末考试的小插曲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6-02 06:04:05 字数:2458 阅读进度:459/735

今年的气候特征很反常,六月末,江河市已经热的让人受不了了,特别是位于郊区的大学城,因为建立时间不是很长,当年为了省钱,绝大部分绿植都是种植树苗,每栋教学楼除了一楼教室的学生还能幸福的享受绿荫之外,其他楼层的学生都个个叫苦不迭。

更让学生们叫苦的是今年的期末考试,因为大部分教学楼都没装空调,导致今年考试途中送到医务室的学生数量猛增,不少老师都暗自嘀咕,这些家伙不会使的是苦肉计吧?因为病情缺考,第二个学期刚开始是可以补考的,不仅不收补考费用,还不会被计入档案。

冯一鸣小心翼翼的抽出张纸巾擦擦汗,把试卷往边上挪了挪,屁股歪了歪,面无表情的开始发呆。

今年的事情特别多,年初为了中博网上市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好在一切顺利,后面马上要开始掀盖子计划,反倒是这一两个月轻松下来,冯一鸣将注意力暂时集中到学业上,就算不能拿个奖学金回去,也不能挂科丢人吧。

这门考试是政治经济学,冯一鸣早早就答完了,但后排的李帆航那孙子低声苦苦哀求,甚至不惜出卖他在北江大学读研究生的老姐的色相,冯一鸣无奈之下只能把试卷往边上放放了。

无聊之下,冯一鸣开始琢磨昨晚收到的那几封邮件,一周前,他就要求所有公司包括展雄投资旗下,单独上交一份关于目前各个公司情况报告。

展雄投资已经新设立公司,将钟万易,包括文学社那帮人一网打尽,天韵科技已经开始正式成立《诛仙》的研发工作,黄永江领头,副手是周志强,为此周志强还特地打电话过来道谢,毕竟公司里比他资历深的员工还有不少。

万全地产还在和叶怀安顶牛,这“水晶猴子”八成是发现了什么猫腻,在大庭广众之下狠狠骂了朱涵一顿,然后撒手不管了,老公房拆迁改建工程最后一期至今已经停工一个半月了,朱涵把人拉到牧场那块儿在修路、做基建。

最让冯一鸣感觉到意外的是李语和天河乳业,听说李语这半年一边在忙公司的事,一边在上工商管理课程,看来效果不错,短短两个多月,天河乳业溢价收购两家畜牧场、三家中小型乳业公司、工厂,整合资源后,将会对冯一鸣之后的计划带来极大的便利。

冯一鸣给天河乳业调用资金的时候,专门打过招呼不得使用在广告宣传上,李语在邮件中还特地指出,这是极为不理智、不靠谱的决定,冯一鸣笑着心想,四五年了,李语算是磨出头了,之后能不能挑起天河乳业的担子不好说,但至少有这个资格尝试。

关于广告的事,冯一鸣专门给李语去了电话,交代他不要管这件事,但是在工厂产量品种的地方,要参考青萍大学实验室那批人的意见,牛洪涛在三天前奔赴荷兰,参加一个国际性乳业产品大赛,留下了一批学生、助手放在天河乳业盯着舒化奶的生产细节。

冯一鸣还在浮想联翩的时候,一支笔从后面捅了捅后背。

“翻页,后面问答题……”

冯一鸣霍然起身,“老师,交卷。”

后排的李帆航还保持着手持圆珠笔往前捅的姿势,好悬没被吓趴下,“没义气!”

走出考场后,冯一鸣在窗口冲李帆航耸耸肩,后面的问答题真心不能让你抄,不然雷同试卷铁铁没逃,万一被逮到,玩笑就开大发了。

这门考试政治经济学,最后一道题是超出课本、老师上课内容之外的,《试论述加入WTO对我国此后十年的影响》冯一鸣看到这道题就心痒痒,他前世学的是财务,后来虽然一直没做过专项财务工作,但是在魔都跌爬滚打这些年,对国内经济的发展路程也有自己的见解,这些当然不能让李帆航抄。

冯一鸣的回答并没有从大方面来讨论加入WTO对国内经济的影响,而是剑走偏锋,从另一个角度来迂回讨论,甚至隐隐指责。

“中国加入WTO,参与到全球竞争中,这是不可阻挡的潮流,国家要发展,民族要崛起,这些就注定中国不可以离开全球这个大环境,躲在家里玩单机。”

“但是加入WTO给中国带来极大的机遇、收益的同时,也带来了极大的风险、挑战。当外国品牌侵入内地的时候,国内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民族品牌很可能在很长时间内萎靡不振,这和他们长时间依靠国内极为广阔的市场,竞争对手不多有很大关系。”

“竞争的确会带来效率、生产力的增加,国家保护的壁垒也不可能永久存在,但在世纪之交的时刻,直接放开保护层,让抵御力很差的那些民族品牌和国外已经发展极为完善的竞争对手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从某种角度上说,这将是对国内品牌一次极为严峻的考验,或者说是淘汰。”

“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很可能沦落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工工厂,虽然这会带来不小的收益,也会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但国内自有品牌将会在很长时间内苦苦支撑,甚至坠入深渊。”

“如果这道题目问的是《加入WTO对中国的影响》,我会回答,先苦后甜,但既然问的是《加入WTO对我国此后十年的影响》,那我只能回答,那很可能将是一片黑暗,虽然那是拂晓前的黑暗。”

讲台上监考男老师无聊之余,看着这份唯一提前交上来的试卷,忽而点头微笑,忽而皱眉摇头,良久之后,才翻到最前面,看清楚班级、姓名。

“冯一鸣,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到过。”

另一位监考女老师听见同事的喃喃细语,也凑过来,手捂着嘴低声说:“柳宏,怎么了?看到人才又心痒痒了?”

“哪有,再说哪个人才会跟我?”柳宏放下试卷,在心里苦笑两声,自己自诩有才,却无施展之处,困居校园十多年也一事无成,连教授职称都没评上,自然没资格带研究生,看到人才又能怎么样?

女老师直起身慢悠悠走开,眼角余光瞄着讲台上看似儒雅,实则狼狈的柳宏。

这个人在江河大学,甚至大学城都有一定名气,北江大学金融学院的高材生,可惜十多年下来,命运坎坷,事业、婚姻样样不顺,据说最近正在闹离婚,难怪监考期末考试都要来凑合,监考一场下来也有好几十块钱的收入呢。

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可爱而不失丰_满!!请关注在线看:meinvgan123(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