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大白 下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6-15 09:42:24 字数:2332 阅读进度:487/833

“冯一鸣为什么让你别提起中博网的事?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23US.COM更新最快”叶子姿有点紧张,“当时去羊城的就我和一鸣哥,晶晶、周冲、于飞,剩下的就是羊城那边的工作人员,还有那个向锐……”

“向锐锋?”张长河立即反应过来了,老冯一直很疑惑冯一鸣怎么会和向锐锋拉上关系的,看来两人之间的确不同寻常,这么大的事都不避讳向锐锋。

张长河的注意力集中在向锐锋上,而陆菲却敏感的听见“晶晶”两个字,悄然瞥了眼张淼,才说:“冯一鸣的资金用以收购畜牧场,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叶子姿无奈的摇头,“其实后来中博网、天河乳业的事,一鸣哥没主动跟我说过。”

“有点奇怪。”张长河摸着下巴说:“中博网四月份上市圈钱,将钱投到乳制品这个短期利润不高的行业,虽然现在是这一行的低谷期,冯一鸣可以用资金优势抄底,但他怎么知道会有低谷期呢?”

经济上的事务陆菲反应要快多了,她面无表情的两手抱胸,“除非这次的低谷期是冯一鸣捣鼓出来的。”

陆菲看了眼呆若木鸡的叶怀安和张长河,冷笑说:“你们都被中博网上市卷走的那几千万美金晃花了眼,中博网本身是国内炒作能力最强的社交网络,这次毒奶粉事件看似不是中博网起的头,但关键的几个环节都和中博网有关。”

张长河愣了好一会儿,才说:“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作死啊!”

书房里沉寂了好久,叶子姿左看看右看看,小心翼翼的说:“什么毒奶粉?”

“暑假两个月网络上吵得好凶,叶子你不知道?”张淼拉过叶子姿,把桌上电脑打开,低声解释。

叶怀安看了眼办公桌上刚喝完的酸奶,“天河乳业的产品质量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这几家平时喝的牛奶、酸奶都是天河乳业每天定时送来的,毒奶粉事件一出,张长河还送了份去青萍大学检测,各项数据都达标。

叶子姿抢着说:“我记得一鸣哥身边有个人,叫顾仁,专门组建了质检部门,肯定没问题的。”

“的确没问题。”张长河冷笑道:“这小子掀盖子,当然要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老冯说他这儿子能闯祸,我还不以为然,哼!”

陆菲低声喃喃自语:“弄这么大,把天都捅破了,总有个原因吧!”

叶子姿正在中博网站上浏览事件相关新闻、文章,突然把屏幕转向陆菲,“陆阿姨,你看这张图片。”

陆菲走近一看,这是中博网老总梁刑开博的那篇文章上的插图,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对着镜头笑的阳光灿烂,但浮肿的头颅、纤细的手臂、无法伸直的手指都在告诉读者,这是一个被毒奶粉埋葬了人生希望的可怜孩子。

“这张图片我以前见过……”

“我也见过。”张淼低声说:“还是高二的时候,一鸣在操场踢球,我们替他看衣服,从裤兜里掉出来的,就是这张照片。”

“高二?”陆菲迟疑了会,问:“你们确定是高二?”

看两个女孩一起点头,陆菲转头看向张长河,这意味着两年多前冯一鸣就开始着手计划掀盖子了。

“难怪他不把中博网的事告诉我们……”张长河垂下头,“他是怕我们……”

陆菲的眼帘也垂了下去,的确,如果提前知道中博网的事,很可能在掀盖子计划刚开始的时候,张长河就会使用各种办法阻止冯一鸣。

张淼和叶子姿都诧异于此时的沉默,几个长辈的尴尬,涉世尚浅的她们听不懂张长河那句尚未说完的话的含义。

“那我们需要不需要通知老冯?”叶怀安低声问:“这事捅出去,调查组肯定收兵回营。”

“老冯?老冯恐怕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监视了呢!”张长河摇摇头说:“中博网的事还是让冯一鸣说吧,当时天韵科技的事我比老冯早知道,他心里堵得很呢。”

陆菲也赞同暂时不告诉老冯,但有其他理由,“如今因为冯一鸣这只翻云覆雨手,乳制品行业现在是千夫所指,天河乳业大量收购兼并扩大规模,后续肯定有其他手段。如果中博网和天河乳业的关系现在透露出去,天河乳业肯定会受到同行的一直抵触,甚至上面也会有打压的意思。”

“所以,我们不知道冯一鸣后续安排,还是不要打乱步骤的好。”

如果冯一鸣在场,肯定得拉着陆菲的手感激涕零。

张长河沉默了会儿,对女儿说:“你嘴巴大,小心点别透露出去。”

张淼无精打采的点点头,心里却在神游物外,一个劲的骂张晶晶那个小婊砸,难怪上学期末我说起几个燕京的朋友在搞一个校园交友网站,你个小婊砸一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表情,还真当冯一鸣被你绑的死死的了!

叶怀安看事情说完了,拉着女儿就要出门,突然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后,叶怀安犹豫了会儿,转身对张长河说:“后天我去江河,上面找我谈话。”

“谁?”

“吴海峰。”

张长河惊奇的看了眼陆菲,他们都知道吴海峰被扫地出门,下放到北江省的事,也知道冯一鸣和吴震极为密切的联系,吴海峰要找冯伟安谈话还有可能,找叶怀安干什么?

“该说的就说。”张长河低声说:“但是冯一鸣的事,他不提你就别说。”

陆菲补充道:“吴海峰儿子吴震和冯一鸣关系很好,有的事可能比我们知道的都多。”

张长河打个哈哈,笑着说:“虽然不一定是好事,但我已经保证不是坏事。对了,后天正好开学报到,你干脆把叶子和淼淼都带过去吧。”

看叶家父女离开的背影,张长河心里疑虑万千,吴海峰虽然被扫地出门,但资源不见得比自己少,张吴两家原本是有些来往的,但吴海峰下放北江省半年,一直没什么消息透过来,这次是投石问路还是打草惊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