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秦向南的失望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6-21 09:08:24 字数:2344 阅读进度:499/908

在床上那个娇媚入骨的女人身上折腾了大半宿后,秦向南一丝睡意都没有,赤/身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盯着不远处若有若无的灯火发呆。

柳伶缓缓走过去,心里有些许柔情蜜意,也有着一丝内疚后悔,她没想到恒隆集团在日益崛起的冯家面前,竟然显得不堪一击,柳伶在心里琢磨,自己被塞到这位秦家大少爷身边,除了递送了几个消息之外,什么都没做,那位冯少到底用意何在。

秦向南侧头看了眼给自己披上睡袍的女人,勉强笑笑,“这个小区还算不错吧,价格也公道。”

女人脸上熟练的浮现出娇媚的笑容。

江河市在全国省会城市里虽然经济数据不咋地,但是人口数量却比较靠前,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商品楼盘大批的建立,导致江河市房价一个劲儿的往上窜,虽然还没到几年后丧心病狂的地步,但就现在普通人的收入水平,也是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三合园是江河相当高档的住宅小区了,秦向南选择这个地方金屋藏娇,是因为这个小区就是恒隆地产开发的楼盘。

柳伶眼角余光打量着身边的秦向南,作为一个早年沦落风尘的女人,能在三十岁之前被这样的男人收入私房,还买下房子过户,其实真是件幸事,但柳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突然离开,自己就像一只风筝,纵使飞得再高,线的那头还在他人手中。

柳伶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这些年坎坷的经历,从江河的坐台小姐到天豪夜总会的领班,在那个让她记忆犹新的夜晚,一个看似普通的男孩简简单单摧垮了她前半生所有的努力,当一贫如洗的柳伶准备重操旧业的时候,一个中年人找到她。

“在想什么?”

“在想咱们俩的那个老对头。”柳伶温柔的挽着男人的手臂,“你不是说集团里现在乱的一窝粥吗?会不会和他有关?”

秦向南一怔后摇摇头,“乳制品行业的衰落是国内大环境导致的,具体来说是中博网捅的篓子,冯一鸣还没这么大的本事。”

柳伶只是一枚棋子,是枚听话的棋子,但也是枚聪明的棋子,虽然她不敢想象中博网和冯一鸣的关系,却能猜测到乳制品行业的衰落和天河乳业大规模的收购、依靠舒化奶的腾飞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秦向南没有察觉到女人复杂难言的目光,皱眉说:“一直以来,恒隆乳业都是全集团最稳定的收益点,现在只能勉强维持,恒隆地产那边放了几个钉子户捂地,虽然手上有几块不错的地皮,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折现,本来我还想着从集团讨点资金……”

其实实情比秦向南说的更糟糕,虽然中博网主要目标是已经被查封的三路集团,但在李语的强烈要求下,梁刑也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在北江省,恒隆乳业的产品从七月下旬就开始滞销,到八月初质检总局发布检测报告点名恒隆乳业的两款产品后,出现了大范围的退货,即使**月份的产品通过质检,那些被天河乳业拉拢过去的商家对恒隆乳业还是不闻不问,毕竟有前科,谁敢放得下心。

更要命的是天河乳业从四月份就开始到处收购畜牧场,这打乱了秦烨的计划,无奈之下提前出手,费了好大功夫收购了江河市一家国有牧场,因为李语的抬价,这笔收购耗费了不小的资金,如今恒隆乳业的生产线基本都处于停工状态,也不可能收购原料,牧场的奶农们哪里肯干,聚众闹事都是小的,这个牧场算是砸在手上了。

秦烨收购牧场的资金还是从正在捂地的恒隆地产抽调过来的,要知道捂地本身是有风险的,虽然将来有可能获得数倍的收益,但是当初拍下的地皮分期付款却不能延迟,秦烨敢捂地,是因为其他产业能够源源不断的提供资金,其中最稳定的收入就是恒隆乳业。

一旦资金链断裂,除非将地皮转手,否则就有可能砸在手上,甚至市里都会问责,为此集团上下一片混乱,秦向南本来还想着从集团里内部融资,这下全泡汤了。

“你说我上马优购网,是不是太仓促了点?”秦向南低头问,“虽然我知道做电商肯定有前途,但是如今集团资金短缺,内部融资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没有资金支持,优购网能坚持多久呢?”

秦向南是七月中旬没有经过测试,直接上马优购网,为此放缓了家电连锁卖场的扩张计划,如今省内最大的对手吴震已经连续在新闸、江河、青萍开了四家卖场,一举成为了省内家电销售的龙头企业。

对此秦向南并不沮丧,优购网问世之后,虽然在技术环节上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成功在业内打响名声,通过各种关系网邀请商家入驻,虽然不少客户对手续费、虚拟租凭费不满,但优购网的扩张速度还是很快,业内的评价也不低。

现在制约秦向南的主要是资金问题,这种新型销售方式很难在传统领域打广告,只能通过网络炒作,费用实在太高,而优购网的收入杯水车薪,秦向南本打算内部融资,但恒隆集团资金短缺,而他这几天试探向外面放了点有意融资的风声,可惜感兴趣的人不多。

“我这么笨哪里知道。”柳伶递了个委屈的眼神过去,“你工作上的事我一点都不懂。”

“你哪里笨了?”秦向南低头一吻,“看你给自己取的这个名字就知道你多聪明了。”

已经四点多钟了,秦向南看见天边已经隐隐透着白光,叹了口气躺回床上,在心里琢磨,要不要去燕京、魔都跑跑,当年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也结交了几个家底雄厚的公子哥。

柳伶安静的靠在男人身边,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意。

柳伶是个山沟沟出来的姑娘,在被骗出来“打工”之前,连个正式名字都没有,伶这个字只怕全村都没人认识,这是她后来自己取的。

所谓伶,一为孤独,二为灵活,三为戏子。

从刚开始被拖下水,到后来无奈入行,再之后被王勇强带到青萍当领班,如今被人塞来当个金丝雀,柳伶一直是在被动演出,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往影视方向发展,自己貌似有这个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