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同学聚会 三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6-25 09:44:48 字数:2418 阅读进度:507/833

三秒钟的寂静后,喧闹声猛然炸开,几个男服务员冲上来,周冲和顾平新带着几个同学拎着酒瓶站出来,楼道包间的客人纷纷探头看热闹,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啊!报警!”

“告诉老板!”

冯一鸣拉着张晶晶返回包间,他倒是不担心,自从高考那次被人绑架之后,冯伟安就直接交代彭时年和于海,无论冯一鸣在哪儿,干什么事,身边都不能缺人,冯伟安很为儿子闯祸的本事发愁。

这家酒店的服务员倒是挺齐心的,居然扔下其他包间的生意不管了,十多个人堵在楼道里,将来聚会的同学全堵在里面。

一个领班走进包间,看了眼冯一鸣,对刘青韵说:“刘老师对吧?文赋被打成这样,还是在自家酒店里,我们实在不好给老板交代,麻烦您配合一下,我们已经报警。”

“行,但是其他人先走……”

“不行,他们都是目击者。”领班大手一挥,“派出所就在酒店不远,马上就到,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刘青韵六神无主的愣了会儿,才走过去拉着冯一鸣低声问:“不会出事吧?”

“阿姨您是看着我长大的,还不了解我?”冯一鸣嬉皮笑脸的说:“看起来伤势挺重,其实没多大事,从小到大打了多少次架,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呸,我是问不会惹出什么大麻烦吧?毕竟你爸爸……”

“我说阿姨你也这么八卦啊!”冯一鸣无奈的耸耸肩,“没影儿的事,要是我爸爸真出事了,我还搂着晶晶出来聚餐,我还没那么没心没肺。”

正说话间,彭时年、宋镰带着几个安保队员过来了,周冲把事情大概说了遍,彭时年有点好笑,冯副市长的叮嘱还真没错,老板真是什么地方、什么场合都能闹腾出点事儿来。

“四方建筑的赵四方,这个人我知道。”彭时年低声说:“一个多月朱涵被调查组请进去喝茶,这个人背后做了点手脚,详情我已经交代给朱涵了。”

“正常。”冯一鸣翘着二郎腿,“万全地产现在还不能正常运营,赵四方这批曾经被朱涵撵得只能换行的家伙,肯定幸灾乐祸的很。”

“市里的流言是有点不像话,但没什么影响力,所以没报上来。”彭时年忍笑道:“没想到冯少你这……”

“老彭你胆儿现在肥了,敢笑话我了!”冯一鸣虚踹了脚,“警察来了,你跟他们说去。”

自从几年前在网吧的时候,和公安系统打交道都是彭时年,几年下来结交了不少人。

“是这个倒霉家伙!”

“你认识这个警察?”

彭时年伏低身,“蒋宜民,监视冯副市长的就有他,后来被丁向中丢到派出所去自生自灭了。”

冯一鸣咧咧嘴,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开始面色严肃,慢慢变得尴尬,脚步开始迟缓的警察。

蒋宜民心里真是哔了狗,被上司派出去干脏活,然后被张书记撞了个正着,再之后毫无疑问的背锅,被打发到这个鸟不生蛋的派出所当个小片警,出次警居然还能碰到那位公安系统里颇有名气的冯少,蒋宜民已经开始盘算这次会被下放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死了没?”

“啊?”

“我问你,那个赵文赋死了没?”

“没,止住血了。”蒋宜民知道这位冯少爷和市局老大丁向中关系匪浅,一句话能让自己上天也能让自己下地,“事情我问过了,您……”

“让我同学和老师先走。”

“呃,好。”

刘青韵和同学们都离开后,冯一鸣让柳婕将张晶晶送回家,只有暑假曾在校园里碰见过蒋宜民的周冲留下来,阴笑着说:“这位警察同志,咱们好像见过,在哪儿呢?我想想……”

蒋宜民都快哭出来了,酒店负责处理这件事的领班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幕,突然门被推开了,一个酒糟鼻的中年男人走进来。

“赵总。”领班赶紧凑上去,低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赵四方揉揉发红的鼻子,笑着伸出右手,“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这位是冯公子吧?”

虽然冯一鸣从头到尾一直隐藏在水面之下,但总会有些许信息流传出来,加上秦向南在青萍的打探,市里一直流传着冯家公子的某些不靠谱的传言。

赵四方的姿态倒是放得挺低的,他可不像儿子赵文赋那么不懂事,即使冯伟安真的倒台,对自己不见得有什么好处,而自己冲到前面,说不定还会有倒霉事上门。

可惜冯一鸣今天是铁了心要把事儿搅大,他没想到老爸这段时间的沉默被某些人当做心虚,虽然这些传言无关大局,但他知道心里还有些书生气的老爸肯定不好受,谁愿意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

“赵总啊。”冯一鸣无视赵四方伸出的手,打了哈欠问:“赵总以前是搞建筑的,应该认识之前的建委主任的儿子王勇强了?”

赵四方缓缓收回手,目光闪烁不定,“认识,认识。”

“知道王勇强在哪厮混?新闸酒店里洗盘子呢。”冯一鸣长身而起,拍拍赵四方的肩膀,“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冯一鸣收了性子?”

王勇强和冯家的事,市里谁不知道,从一开始王勇强被冯一鸣一板砖拍进医院,到后来闹事拿刀砍人被拘留,处处吃亏,天豪夜总会之后王勇强被送进去蹲了一年多,还没出来他老子就因为高速公路塌方事件进去了,王家父子悲催遭遇的背后,冯家人的影子若隐若现。

冯一鸣盯着赵四方躲闪的眼神,慢条斯理的说:“不过我挺好奇的,赵文赋说我老子马上要倒台,赵总是从哪儿得的消息呢?”

“呃……”

这时,一个人影从没关门的门口闪过,突然走进来,带着酒气一把拉住赵四方,“老赵,躲酒躲到这来了,古主任还等着你呢!”

“哦……”冯一鸣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原来是管委会古昊平主任啊!”

赵四方额头汗如雨下,想开口辩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管是古昊平还是冯伟安,他都惹不起,更害怕夹杂其中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