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清白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6-29 22:24:35 字数:2246 阅读进度:516/852

??“学院的人手不足,还在做清查工作,你这篇被我抽出来了。更新最快”查建驰语重心长的告诫,“你爸爸妈妈都是脚踏实地、品行皆优,看在他们的份上,只要你承认,我可以不把你名字列上去。”

“可是……”

“没什么可是!”查建驰面色如霜,冷声道:“我可以确定,这篇文章以前我看到过,绝对是抄袭无疑。一鸣,我虽然算是你长辈,但在学校里,更是你的老师。”

“查院长,这篇文章您真的以前见过?”冯一鸣小心翼翼的问:“不会就在今年吧?”

“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您就是在江河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看的。”冯一鸣觉得牙有点疼,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他还以为自己写的那些玩意儿真的和谁撞了车呢,毕竟自己也是拾前人牙慧。

查建驰终于反应过来了,眨眨眼问:“我记得是一个老师推荐给我看的试卷答案……”

“政治经济学的最后一道论述题,写的满满当当,连试卷反面都写了一大半。”冯一鸣接着说:“哪位老师这么热心啊,居然还帮我寄出去投稿,连自己都不署名?”

“真是你写的?”查建驰张着嘴巴不可置信,其实这篇文章他很欣赏,对于中国加入wto没有一味的吹捧,也没有从宏观角度去考虑,而是剑走偏锋,对国内某些地区不注重保护民族品牌的行为进行驳斥,但正是因为欣赏,查建驰才认为冯一鸣是抄袭的。

“千真万确,教务处应该有试卷吧?到现在也不过四五个月,应该还没销毁。”冯一鸣不担心这个,倒是好奇到底是哪位热心肠的老师,“查院长,是谁推荐给你看的?”

“柳宏,咱们学院的老师。”查建驰喃喃说,突然抓起电话打给教务处,让人去找四五个月前的那份试卷。

冯一鸣无聊的坐在椅子上四处打量,突然眼睛一亮,指着桌边的一个奶粉罐,问:“查院长,这也是青萍老乡送你的?”

这款奶粉他很熟悉,不仅仅是冯家,还有张长河、叶怀安,包括市里不少领导干部都在用这款奶粉,这是天河乳业研究院特地小批量生产,专门作为礼品赠送,看来李语对查建驰的巴结力度不小。

“恩,你怎么知道?”查建驰一愣后笑着说:“你是青萍人嘛,当然知道现在已经成青萍名片的天河乳业了,说起来,这家企业还是在你爸爸担任开发区主任时候搞起来的呢。”

冯一鸣仔细打量着查建驰的神色,心里琢磨好像他真的不知道李语是老爸的外甥,不过这些传闻大都在机关、国企中流传,查建驰这位置不上不下,倒真有可能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老师满头大汗将试卷送过来,查建驰将期刊上的论文进行对比后,笑着使劲一拍冯一鸣的肩膀,“你小子深藏不露啊,有本事就大大方方露出来,藏着掖着干什么!”

“瞎写的,当时那门考试我前面做的挺快,后面闲得无聊就随便写写。”冯一鸣缩着脑袋,一个劲的推脱,就怕这位查院长见猎心喜,抓着自己给管院增光添彩,自己那么多事哪有工夫去写论文。

查建驰长叹一声,“现在啊,别说学生,就是老师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清查到现在,既不是抄袭,本身论文质量也过硬的只有两篇,一个是你,另一个就是推荐你的柳宏。”

冯一鸣来了兴趣,问:“柳宏老师今年多大?”

“三十多岁吧,当年是北江大学的高材生留校,后来出了点事故,才来了江河大学。”查建驰明显很了解柳宏,说:“柳宏涉猎很广,工商管理学院那么多专业,他样样拿得上手,每年的论文虽然不多,但质量都挺过硬,可惜命运不济……”

冯一鸣的兴趣更浓了,三十多岁的黄金年龄,涉猎广、各个专业都拿得出手,却命运不济,这模板妥妥的是在等自己拯救啊!

“命运不济?哪方面?”

“你问这个干什么?”查建驰诧异的问,“当年柳宏在北江大学得罪了人,被死死摁着,后来调到江河大学,没想到那个对头也调到江河大学了,闹到现在三十多岁,发表的论文都能叠得老高,连个副教授都没评上,就在今年暑假,他老婆还和他离婚了。”

冯一鸣试探问:“那柳宏老师就没想过跳出去,凭他的专业能力,出去做管理人才有的是人要啊,难道他是个书呆子?”

“我发现一鸣你脑子挺活的嘛,句句都说到点子上。”查建驰叹了口气,说:“柳宏原本留在校内主要就是因为他老婆,现在人家辞职申请都递到我案头了,我好说歹说才留了他一年。”

随后查建驰岔开话题,吩咐冯一鸣有事没事多写几篇论文拿过来,如果质量过硬还能推荐到级别相对比较高的期刊上发表,这对以后大有好处,最后查建驰还饶有兴致的问冯一鸣有没有兴趣考他的研究生。

离开办公楼,冯一鸣立即回了宿舍,拜托黄博武去打探打探柳宏的情况,柳宏理论知识是绝对没问题的,而且年纪相对年轻,正是做事业的好时候,只要实际能力不要差的太远,冯一鸣都愿意将其收入囊中,现在可不比几年前收购黄永江那小破公司的时候,展雄集团马上就要正式成立,以其名声、地位,就算请查建驰兼任顾问也在情理之中。

结果黄博武眨眨眼脱口而出道:“你也知道柳宏的事?”

“啥?”

“他老婆啊!”黄博武把冯一鸣拉到阳台上,低声说:“柳宏的老婆是出了名的美人,风骚入骨又是虎狼之年,柳宏哪里管得住,结果一枝红杏出墙来,就在暑假离婚的。”

“出轨?”

“恩,据说……是据说啊,你别到处嚷嚷。”黄博武叮嘱了句才说:“据说是洪副校长,听我老子说,这两个人以前都是江河大学的,以前就是死对头。”

黄博武回头看看空荡荡的宿舍,凑到冯一鸣耳边,神秘兮兮的说:“其实柳宏早就该有所察觉,他老婆天生就是个出轨的料!”

“为什么这么说?”

“名字啊!”黄博武诡笑着说:“他老婆叫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