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歌舞升平亦杀人 四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7-08 14:23:36 字数:2276 阅读进度:533/735

与此同时,可怜的秦向南正在市中心的一栋小楼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摊牌的手下,优购网算是维持不下去了,还不光是资金问题,那些在网上开店的家伙难道放着流量大、还免费的淘宝不去?而今天手下管理团队突然集体提出辞职更是让秦向南大受打击。

从六月份匆匆上马,到后面的欣欣向荣,淘宝问世后的苦苦支撑,再到现在的人心涣散,秦向南回味着自己这半年的历程,不得不承认自己还太嫩,将太多的希望寄托在集团总部身上,而没有在优购网评价最好的时候去寻找融资。

但即使自己甘心认栽,愿意交这笔学费,也不意味着秦向南同意优购网这些已经磨砺成熟的员工就此离职,要知道这些人大都是从恒隆集团旗下各个公司抽调来的精英,而且都学历不低,对网络不陌生,不然也不能在半年内就上手。

“说吧,谁的主意。”秦向南面色阴沉的盯着对面带头的青年,这是他大学的校友庄奇玮,从秦向南大学期间开贸易公司的时候就跟着了,担任优购网的副手。

“现在问这些有什么意义?”庄奇玮耸耸肩,“之前你匆匆上马优购网我就不同意,目前国内相关政策比较严,恒隆集团的影响力只局限于北江省,不像阿里系有庞大的客户群为基础,匆匆上马最后失败的可能性太大,即使是优购网评价最高的那两个月,我的想法也没变。”

“这不是你背叛的理由。”

“开什么玩笑?”庄奇玮滑稽的扭头朝身后的同事苦笑,“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说这种话!我庄奇玮是你秦家的家臣还是你秦向南的奴才,我努力工作拿工资、奖金养家,就算在优购网,我也从没懈怠过。”

秦向南一时默然,却始终不肯点头签下那份离职合同。

满屋子的人除了秦向南之外,都是要求离职的员工,一个女子尖声说:“就算你不签,我们离职也没什么阻碍,劳动合同的确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但仲裁部门难道会管这种小事?”

“那你们直接走人就是了,为什么非要我签字?”秦向南讥讽道:“不外乎是因为名声不好听罢了,优购网倒闭之际,管理团队集体跳槽,想必是业内丑闻。”

庄奇玮摊摊手,“其实老秦你也猜到了,何必呢?”

“易品网。”秦向南目光冷峻,“恒隆集团也算是省内大鳄,从没亏待你们……”

疑惑在秦向南心头弥漫,就算是冯一鸣出手拉人,这些员工可能被拉走一部分,但是像庄奇玮这种在恒隆集团扎根很深,同时对前景看得很清楚的人不太可能离开,毕竟冯一鸣之前捣鼓的万全地产、天河乳业都是实业,并没有相关的IT业成功案例。

“到底是谁?”

庄奇玮无奈的拨通手机号码簿上第一个号码,说了几句递了过去。

“秦少,我是刘娟。”

简简单单的第一句话让秦向南如遭雷击,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刘娟是冯一鸣塞来的棋子,意味着自己这一年半几乎所有的行动都在冯一鸣的掌控之中,意味着让自己下定决心组建优购网的那份项目书是个大坑,意味着自己一直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秦少,其实我从来没骗过你。”刘娟低声说:“我的确在三四年前企图卖了冯少,因此遭到冷落。”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刘娟的声音飘渺起来,“两年多前,在我来江河市办连锁餐厅之前,冯少组织了一次聚会,手下各个产业的负责人都参加了,其中有个人秦少应该听说过,他叫梁刑。”

那个在网络世界能一定程度上操纵舆论的中博网?那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博网?居然是冯一鸣的产业?秦向南面色铁青,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

心惊之余,秦向南猛然抬头看向庄奇玮,狠狠盯了几秒钟又无力的垂下头,的确比起能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博网,不管在资金实力上,还是技术能力上,恒隆集团的确太渺小。

“看在这一年多秦少对我还不错的份上,免费赠送两个消息。”刘娟轻声说:“第一,马上入驻江河高新园区的展雄集团秦少应该听说过,中博网只是其下属众多公司中的一个。”

秦向南脑子已经一片糊涂,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拿着笔飞快的在解约书上签字。

“第二,今晚的酒会上,展雄集团发出请帖,天河乳业、万全地产将并入集团公司,你父亲秦董事长没能承受住压力,已经被送到医院了……”

秦向南丢下手机,签完最后几个字,飞快下楼赶往医院。

在高速飞驰的轿车里,秦向南弯腰将脸埋在双手中,那个一年多前猛然绽放耀眼光芒,让自己一度黯然失色的青年,已经成长为一个自己无法匹敌的存在了,亏自己去年还在想冯一鸣没什么大动作,典型的方仲永。

没想到今年天河乳业的一飞冲天让自己受到第一记重锤,接下来的优购网算是第二记,秦向南在心里哀叹,计算这些有什么意义,虽然自己对展雄集团入驻江河的事不甚了了,但有中博网珠玉在前,真想以锤击如此形容,怕自己早被锤死了……

赶到医院的秦向南不出意外的在急诊室外看到一大堆人,七大姑八大姨全来了,秦家是个大家族,子弟众多,但是因为父亲秦烨的严格把关,直接进入恒隆集团工作的却不多,这些亲戚对秦烨都没什么好感,赶来看笑话、琢磨抢家产的居多。

好不容易等了个医生出来,人群外的秦向南听到那句话,心如坠深渊。

“中风?能说话吗?瘫痪了?”

“不会是植物人吧?”

“二哥已经这样了,大哥你先把集团的财务总监叫过来……”

秦向南绝望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正在上演的戏剧,这就是冯一鸣的报复吗?

如果父亲真的起不来了,偌大的秦家立即就会土崩瓦解,曾经烜赫一时的恒隆集团立即会被瓜分,里面无数人争权夺利,外面还有一群流着口水的饿狼虎视眈眈。

在绝望之余,秦向南心里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真心希望这是冯一鸣的报复,那起码说明自己、秦家在他眼里还是个对手,而不是被漠视的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