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琐事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7-11 08:27:50 字数:2342 阅读进度:539/856

一月十二号,江河大学开始期末考试的第一天,冯伟安接到正式通知,调任新闸市副市长,虽然在青萍是常务副,但新闸市的政治地位、省内排名在青萍之上,只能算是平调。

冯伟安倒是心安理得,等这消息等了两个多月了,反倒是冯母有点不自在,她除了大学四年在江河之外,还没长时间在外地待过,还想着这辈子都呆在青萍市一中,没想到还会跟着丈夫宦游。

几番讨论,最后还是冯一鸣建议,冯母没有办调职手续,编制依旧放在青萍市一中,只是以借调的身份到新闸市三中工作。

下午四点多,考完英语之后,冯一鸣拉着张晶晶在校园里闲逛,聊着刚才的英语试卷,突然迎面撞上了院长查建驰。

“哎呦,这是你女朋友?”查建驰咂咂嘴,有点可惜,本来老婆娘家还有个正在北江大学读大一的侄女呢。

“这是张晶晶,在国贸系。”冯一鸣介绍道:“查院长应该知道的,当初是全校最高分考进来的。”

查建驰一拍脑袋,“对对对,是有这回事,好像也是青萍市一中,你们是高中同学?”

“行啊,家学渊源。”查建驰调侃道:“你爸妈当年就是同学勾搭……好上的。”

聊了几句,查建驰匆匆离去,冯一鸣和张晶晶刚转过身就看到了罗琦和米燕,两个人黏黏糊糊,像连体婴儿似地。

“考得怎么样?”米燕谈恋爱之后,明显变得开朗了不少。

“老冯在宿舍经常看英文书籍,有次还找了本《管理学原理》英文原著看。”罗琦笑着对女朋友说:“就这水平还对付不了考试?”

既然撞上了,两对男女干脆一起出校门,找了家小饭店点了几个家常菜。

“这学期在食堂里都不大看得到你们俩,不会都在外面小饭店里吃吧?”米燕说着说着偷笑几声,“还有几次查房……”

张晶晶面色绯红,伸手捂着米燕的嘴巴,罗琦咳嗽两声转过头去,他是知道冯一鸣在校内教师宿舍区有套房子的。

“罗琦,马上放假了,有什么打算?”冯一鸣重生这几年,口味明显比前世挑剔了不少,随便夹了几筷子菜,问:“直接回家过年?”

罗琦去年寒假没直接回家,先去市区打工赚了点钱,大年夜前一天才回家,所以冯一鸣才会问一句。

“恩,今年直接回家。”罗琦笑着说:“今年从九月份,易品网一直支付工资、奖金,算下来手头钱暂时够用,多亏了……周冲和于飞。”

冯一鸣看罗琦咬着舌头把那个“你”字吞了回去,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下学期,可能学院里会有一笔助学基金,不是校内拨下来的,而是校外企业捐赠。”

“真的?”罗琦两眼放光,下学期他不打算兼职,正愁着日常开销和大三的学杂费呢。

米燕有点诧异,“企业捐赠一般都是直接捐给学校的,怎么会专门捐赠给一个学院?”

张晶晶忍笑幽幽道:“说不定是在拍谁的马屁呢。”

冯一鸣有点尴尬,的确这事是魏军和梁刑定下来的,直到捐赠名单交上来,他才知道这事,但下属一片拳拳之意,总不能打回去吧,何况是在集团初立,魏军正要树立权威的时候。

“我大一是二等奖学金,这学期成绩也不赖。”罗琦扳着手指头数着,边上的米燕歪着头打量着男友,脸上并没常见的鄙夷之色。

冯一鸣和张晶晶相视一笑,这对男女还真的挺合适的,米燕心态相对比较平和,对罗琦奋发而上的毅力颇为欣赏,而罗琦虽然出身贫困,咋到大城市并没有被晃花眼,相比较霍凝晓那种火辣美女,更喜欢平淡如水,身上带着书卷气的米燕。

饭桌上两对男女对视,正在情意绵绵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寂静。

米燕拿起手机说了几句,跳起来拉着张晶晶就要走,“蕾蕾出事了,她下午考砸了,在宿舍哭个不停,蕾蕾爸爸中风现在还在医院里呢,是宿舍阿姨的电话,说在蕾蕾床边看到安眠药……”

两个女孩一阵风似地出了门,急急忙忙的回了宿舍,冯一鸣和罗琦两人大眼瞪小眼,都有些无语,冯一鸣是心知肚明,秦蕾蕾八成是因为父亲中风、家里各路亲戚抢家产闹的;罗琦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但优购网的倒闭、周冲和于飞平时对秦向南的各种不屑都让罗琦捕捉到一丝痕迹。

虽然不屑于秦烨、秦向南诸般阴损手段,但秦蕾蕾总是无辜的,冯一鸣给柳婕挂了个电话,调了辆车过来,怕秦蕾蕾真出了事得送医院。

结果还真出了事,宿舍阿姨给米燕打电话的时候,秦蕾蕾已经吞下了不少安眠药,还是柳婕直接冲进女生宿舍把人背出来送到医院去的,张晶晶和米燕都跟车过去了。

“别看了,看得我冷飕飕的。”冯一鸣无奈的说:“真不管我的事,秦蕾蕾的老子自己一跤跌倒,摔成中风……”

“总觉得和你有关系……”罗琦话还没说完,突然顿了顿,“我回去找下黄博武,让他打听打听你说的助学基金的事。”

“急什么,我也要回去……”

冯一鸣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一声呼唤。

“冯一鸣。”

“呃,是你啊。”冯一鸣僵硬着身子转过来,这半年一方面他特别忙,一方面也顾忌到张晶晶的敏感,所以尽量避开张淼,说起来在一个校园里,都快两个月没见过面了。

两个月没见,在冯一鸣印象中向来是跳跳蹦蹦,一副青春少女模样的张淼消瘦了不少,亭亭而立站在那一动不动,眼中一片委屈。

“怎么了?”冯一鸣摸摸脑袋走过去,“谁欺负你了。”

“你说呢?”张淼抿着嘴,指着侧面一条小道,“陪我走走吧,这条小道人少,不会那么倒霉撞见张晶晶的朋友吧。”

冯一鸣在心里哀叹一声,自己前世完全没女人缘,身边女友要么是相亲来的,要么就是**,这一世真心只想两人相守到白头,后宫神马的真心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