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养猪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7-14 08:33:14 字数:3217 阅读进度:544/833

一秒★小△说§网..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若有人将新闸和青萍进行比较,反差最大的肯定是城市面貌,身为旅游城市的青萍在这点上下了很大工夫,特别是经过几年大力进行绿化城市的基础工程后,青萍市已经有了“绿荫之城”的美誉,城市规划合理,道路整洁,两旁永远是或绿绿葱葱,就连住宅小区里也伴随着花香鸟语,甚至北江省几个如花鸟协会的民间组织特地在青萍市组织过聚会。

如果有人在青萍市经历了这些改变,又在新闸市长期居住,肯定心中会有所不满,张老三就是这么个人。

“冯少,您找我?”张老三恭敬的站在桌边,心里琢磨这位衙内重回度假村,不会是来算总账的吧?上次那几个想宰肥羊的小兔崽子已经被一扫而空,其中下手打人的那几个还被提溜进派出所,现在都没放出来。

“坐。”冯一鸣眼皮子都没抬,指指对面的凳子,“我听老彭说,你回了新闸还挺老实的?”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呃……”张老三说出口才反应过来,支支吾吾的解释,“不是那个意思,在青萍我就后悔了,金盆洗手……”

“别扯了,你和王默还有来往没有?”

“小时候的街坊邻居,来往还是有的。”张老三倒是听王默说过,冯一鸣和吴家之间关系非比寻常,小声说:“我做生意的钱还是王默借的。”

冯一鸣今天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懒得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问:“我听说你有个二叔,开了家公司做快递生意?”

张老三愣了愣,点点头说:“对,不过他和我没什么来往……”

“你当我今天是来找麻烦的?”冯一鸣不耐烦的说:“今儿是来给你送一场富贵的,就看你,你二叔有没有这个本事。”

“快递?”张老三试探问:“我们家祖上就是做这行的,不过我二叔盘子小,只做新闸到江河、平江的快件往来,我平时送货到江河,也会帮他带件。”

冯一鸣沉吟片刻,问:“如果要他扩大经营范围,不考虑资金问题,有把握吗?”

“有,当然有!”张老三两眼放光,大力点头道:“只要有资金支持,其他问题都好解决,人手多得是,走街串巷熟得很……”

冯一鸣没好气的打断,“是让你们做生意,你要有胆子把那些混混带进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会,不会。”张老三陪着小心,小心翼翼的问:“资金……”

“你和你二叔先准备人手,注册公司,后面的事我会通知你。”冯一鸣披上围巾走出门,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视线所及都是白茫茫一片,他回头吩咐道:“张老三,你应该知道,我老子调到新闸来了,有的事……”

“冯少您放心,我知道我知道。”张老三点头哈腰的送走人,回头一巴掌把还在发傻的侄子扇醒,唾沫星子都溅到他脸上了,“快去把我二叔找来,咱们张家算是熬出头了!”

***

“冯少,这个张老三有那能力吗?”宋镰边开车边问:“这钱扔进去完全是无底洞啊,连响声都不一定听得见。”

“管他呢,反正又不是我的钱。”冯一鸣懒洋洋的靠在那,“温丝纶虽然是一副学者风范,但敢于在省里做出决定前,下定决心扶持快递业的发展,还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年后市里几个银行会对快递业的贷款放宽条件。”

张老三这个人是个黑白两道一踢俩开的主,有胆量,也有底线,知进退,张家又是新闸本地大族,盘根错节,人口众多,不知道他那二叔是个什么角色,冯一鸣刚才还有个理由没说出口,扶持几家快递公司对于易品网的物流体系来说,既是人才筛选基地,又是日后可能的合作伙伴,但新闸市如今有没有人站出来挑这个梁,这很难说,所以冯一鸣才干脆把张老三拉出来,就算不成也能造个势。

换了块牌照的越野车停在一处僻静的仓库门口,冯一鸣下了车看了眼迎上来的彭时年,“怎么样?”

“被关了小半年都快疯了。”彭时年低声说:“这家伙人缘也够次的,这么长时间我把他手机一直带在身边,除了他父母,只有四个人打过他电话,三个是催账的,一个是来借钱的……”

冯一鸣噗呲笑了,“去看看吧。”

昏暗的灯光下,狭小的房间内,一个人影蜷缩在床脚,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却一动都不动,直到别人脚尖踢了踢,他才缓缓抬起头,脸上先是诧异,接着是惊喜,之后是醒悟,最后是痛悔。

“一鸣,一鸣!”冯正峰猛扑上来,饶是彭时年在身边,冯一鸣的裤脚也被硬生生拉住,只能站在那听着这位堂哥的哭嚎和忏悔。

冯正峰自从两家游戏厅被查封后,一直混迹在股市里,后来天河乳业渐渐壮大,他死皮赖脸进了厂,天天不干正事在厂区里晃悠,还经常跑到李语的办公室去装腔作势,就在天河乳业准备一飞冲天的时候,冯正峰从李语那偷来了一份关于易年县牧场的贷款计划书,当天晚上他就通过某种渠道送到了调查组手中。

当时的冯正峰心里全是恨,恨冯伟安不肯发话放过那两家游戏厅,恨冯伟安宁可把这么大的产业交给李语这个外姓人,恨李语这个看似老实忠厚的家伙居然比自己还会溜须拍马……

可惜仅仅几周之后,天河乳业一飞冲天,调查组不得不在张长河的压力下撤销调查冯伟安的计划,并将冯正峰丢出来当替罪羊,冯正峰立即被安保队接手,送到郊区看管起来,这几个月没少吃苦头。

“好了,慢慢说。”冯一鸣把彭时年一行人打发出去,挤出一张笑脸,“我知道消息就马上让他们把你送过来了,这次我和我爸也没辙,人家是大衙内……”

“谁”冯正峰现在是惊弓之鸟,缩着身子问:“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还没追究你举报我爸的事呢!”冯一鸣板着脸骂了句,说:“我爸这次气坏了,我都不好帮你求情。”

“是我糊涂了……”冯正峰唉声叹气,在他心目中,冯一鸣还是当年那个跟在自己身后要零花钱的小孩,这几年间,他和冯一鸣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什么都不知道。

冯一鸣将人带出去洗澡、吃饭,又安排旅馆,还耐心的听着冯正峰絮叨,最后才问:“正蜂哥,那你后面怎么打算?回青萍?”

“不不不,我不回去!”冯正峰一个劲儿的摇头,试探问:“小叔调到新闸来了,要不让小叔给我在这边找个活儿?”

“拉倒吧,我爸的气还没消呢!”冯一鸣摆摆手,说:“我在江河有个朋友的公司,倒是有个好职位,工作轻松、工资高,而且油水足,就是……”

听了前面几个词,冯正峰的眼睛都放光了,“我干,我干!”

“别急啊,这职位没人肯去那是有原因的。”冯一鸣苦笑道:“工作地点太远,在蜀都呢,所以虽然有油水,却没人愿意去。”

“蜀都?没事,我去。”冯正峰顿了顿,问:“是什么工作?”

“我那个朋友财大气粗,弄了个慈善基金会,对蜀都山区的几所山区小学长期捐赠各类食品、书籍,而且还捐钱捐物组织了两支山区救援队伍,需要人在蜀都那边做采购事宜。”冯一鸣挤眉弄眼道:“大把的钱从手上过,正蜂哥你说能没油水吗?”

“好,我去,我去。”

冯一鸣递了根烟过去,低声劝道:“不是我不愿意在新闸帮你找个活儿,实在是我爸气还没消,你先出去躲段时间再说吧。”

“行,一鸣,我一辈子都念你的好!”

“嗨,自家兄弟还说这种话干嘛。”冯一鸣笑着扬扬手出门,眼角瞥见冯正峰脸上那惊喜交加的神色,真希望这面堵风的墙能做得足够出色。

电梯里,冯一鸣仔细吩咐彭时年,“蜀都那边多派几个兄弟过去,即使同流合污也没关系,但必须给我盯死他。”

彭时年苦笑道:“估计冯正峰过去了,那边时不时就会缺钱。”

“这方面晶晶会和李老他们联系的,不用担心。”冯一鸣走出电梯,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如果不是知道冯正峰的本性和底细,自己怎么会把他送到那地方去送死呢。

杀猪也得养肥,等到过年时候再下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