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解决 1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7-15 20:31:16 字数:2431 阅读进度:548/735

陆家和张家不好比,出身算不上显赫,张晶晶外公外婆虽然一度身居要职,但已经退下来十多年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陆茂的特级病房里面两个套间,面积比一般的魔都住宅都大。

冯一鸣一路上听董政语的介绍,啧啧赞叹,毕竟是魔都啊,整个北江省除了个别有级别的疗养院,普通医院还真找不出这种标准的病房。

刚走出电梯,冯一鸣就瞥见楼道间乌压压的一片人,大部分人都坐在长凳上,相互警惕的左看右顾,只有站着的那几个人聚在一起,将张晶晶围在中间,其中居然还有那个死皮赖脸缠着晶晶被自己揍了顿的陶亚峰。

看见陶亚峰的手都搭在张晶晶的肩膀上了,陆钰一个激灵,还没来得及说话,冯一鸣就沉下脸,几步赶过去,熟练的一拳砸在陶亚峰的鼻子上,再一脚踹倒,转头狠狠盯了眼一直跟着张晶晶的安保人员柳婕。

一旁的中年人冲上来拦在中间,大声嚷嚷,“你们干什么!不还钱还敢打人,来来来,照着我鼻子打!”

“爸,就是他,去年江河那次……”陶亚峰捂着鼻子爬起来,盯着拉着张晶晶嘘寒问暖的冯一鸣,低声说:“这是魔都,你得给我出口气!”

儿子陶亚峰去年九月份在江河大学城被冯一鸣结结实实的揍了顿,场面惨不忍睹,陶哲当天就七拐八绕的找关系一个电话打到江河市公安系统,对方答应的好好的,结果第二天就变了卦。陶哲仔细查了查才知道冯家是北江省的地头蛇,实力雄厚。

“真够有教养的,动不动就打人!”陶哲冷笑着对走过来的陆钰说:“两次了,你们是觉得我好欺负?”

“是你觉得我们陆家好欺负吧!”陆钰浑身寒气四溢,“没有我大哥,你陶哲还在路边摆摊呢!现在墙倒众人推,没想到上门逼债的也有你们一份。”

陶哲面容一僵,一时呐呐无语,倒是他儿子陶亚峰是个不要脸的货色,捂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陆阿姨你也知道墙倒众人推了,所以盛鑫集团欠我们的货款不用还?”

冯一鸣懒得管那些破事,拉着女友走到过道尽头,低声问:“哼,我还当柳婕尽心尽职,没想到……”

“你别怪柳婕。”张晶晶瞥了眼不远处面色苍白、颇为沮丧的柳婕,低声说:“是我让她不要动手的,毕竟是债主……”

“你啊,虽然聪明但毕竟涉世不深,这年头债主才是大爷。”冯一鸣调侃了句,沉声道:“要不换个人过来,我让彭时年把花名册拿过来给你挑?”

“不要。”张晶晶摇摇头,“毕竟她是宋镰的妻子。”

如今宋镰挂名在天辰投资,是冯一鸣身边团队中的关键人物,安保出行、日程安排都是由宋镰负责,是冯一鸣最为信任的助理。

冯一鸣拉着张晶晶缓缓走回去,面无表情的瞥了眼柳婕,低低道:“没有下次。”

柳婕捂着胸口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次老板娘执意不肯让自己出面拦一拦,没想到被老板逮了个正着,自己就算了,关键是怕连累如今地位节节上升的宋镰,要知道现在即使是魏军、梁刑见到宋镰都会打个招呼。

“这里可不是江河那乡下地方,这是魔都,你有什么关系都不好使,癞蛤蟆见过多大的天。”陶亚峰冷笑着对走过来的冯一鸣轻声说:“趁早滚蛋,晶晶……”

“啪!”

冯一鸣的回应干净利索,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我没这个耐心和你这个废物点心说话,宋镰!”

看着被安保人员捂着嘴巴拖出去的陶家父子,冯一鸣转身扫了眼长凳上默不作声的众人,刚才晶晶解释过了,这都是陆家和陆茂妻子娘家的人,个个都是趴在盛鑫集团身上的吸血虫,这次一不哭二不闹,天天轮班守在病房门口,也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

走进豪华病房,冯一鸣在女友的介绍下问候了那位面容枯槁的老妇人,这是陆茂的妻子刘绣花,这是一个带着时代特色的名字,陆茂之所以从床上用品、家具业起家,就是因为妻子刘绣花出身海门,这是国内规模最大、产业最集中的床上用品行业聚集地。

“这是我男朋友冯一鸣。”张晶晶看刘绣花木呆呆的不理不睬,只能转身介绍,“这是我表哥,陆梓昂。”

“前几天就听小姨和表妹说起过,久仰了。”陆梓昂有气无力的伸手握了握,“我爸爸还在里面,至今未醒,要是知道外甥女婿来了肯定高兴。”

冯一鸣听董政语说过,这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前些年沉迷酒色而不节制,但有几分手段,在那家古怪的金融公司挂了个副总的头衔。

这次来医院探访,冯一鸣只是以张晶晶男友的名义,而董政语是以询问部分账目的名义来的,陆梓昂昨晚守了一夜,弄了点冷水洗了把脸,抖擞精神仔细将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而陆钰则低着头一言不发,因为自己这次把冯一鸣硬拉到魔都来,女儿发了从小到大第一次脾气,言辞犀利、毫不留情,直言陆家的窟窿是自找的,冯一鸣没这个义务来填。

冯一鸣在一边不动声色的听着,时不时拿出手机发条短信给董政语,事情的大致经过差不多勾勒清楚了,但冯一鸣心头的疑惑却越来越重,有些事情实在不合情理。

“对了,一鸣这次来魔都,是跟着他妈妈来外婆的。”张晶晶悄悄按了按身边陆钰的手,“过来探望过,也该回去了。”

冯一鸣似乎没看到陆钰和陆梓昂眼中的失望,笑着起身和张晶晶一起出门。

两人离开后,病房门口蹲守的众人中,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人低声嘀咕道:“江河来的?好像有点来头。”

“管他什么来头,咱们守在这理由充分,他能怎么着?”

“就是,那些追债的都堵在我家门口了,不来这守着怎么办!”

“咳咳,好了,都闭嘴。”一个老神在在的大汉低声呵斥了句,“这事是明摆着的,他们不把东西交出来,大家一块儿完蛋,谁都躲不掉!”

楼道间立即恢复了平静,只偶尔听见阵阵磨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