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青萍的变化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8-10 08:22:28 字数:2273 阅读进度:601/857

“这儿算是咱们在青萍的家。”冯一鸣牵着女友的手,慢慢踱步,说:“高楼大厦、豪宅别墅非我所愿,以后即使咱们在外地,每年也回来不了几天,但只要记得,青萍有我们的家,心里就安分下来了。”

张晶晶点头称是,欣喜的看着周围,不停的嘀咕,这边应该摆个茶几,那边应该放张化妆台……

一下午的时间转瞬即逝,冯一鸣将留恋不舍的张晶晶送回家,女孩上了楼,还惦记着卧室里剩下的空间能不能摆得下一张复古式的沙发。

“我说你们小两口去看房子,把我和于飞拉上干什么?”进了校门,周冲懒洋洋的问。

于飞也埋怨道:“想放松,去网吧杀盘CS不就完了吗?去看古宅,这么有格调的事儿,和我、胖子真心挂不上钩啊!”

“烂泥扶不上墙!”冯一鸣笑骂一声,说:“不过让你们俩出来散散心,还埋怨起我来了,另外告诉你们一声,我和晶晶大学准备去魔都。”

于飞瞥了眼周冲,慢吞吞说:“魔都?我是没什么问题,就看胖子的了。”

周冲这两年在学习上下了不少工夫,但底子太薄,偏科严重,而且考试发挥也不稳定,好的时候全年级能排到百名之内,不好的时候排到两百名开外,而市一中过本科线的人数大概也就200多人。

周冲不服气的反驳道:“魔都是大都市,有好学校,就有稍微差点的学校,反正老冯只是让我们考到一个城市,又不是一个学校。”

冯一鸣伸手按住周冲、于飞的肩膀,低声说:“高考之后,咱们就算是彻底跟市一中说拜拜了……”

两世为人的冯一鸣这句话中带着兴奋,带着憧憬,但更多的是带着不舍。而周冲却热泪盈眶,哽咽道:“是啊,不容易!都忍了十八年了……”

边上于飞被逗得“噗呲”笑出声,“我和老冯无所谓,就是胖子你太受苦了,三天一小顿,一周一大顿,几乎天天挨揍……”

“别打岔!”冯一鸣无奈的说:“说正事。上了大学,你们俩也算是独立了,以后的路怎么走,要好好想想。去年在羊城,我曾经和你们俩说过,我不可能等到你们大学毕业再来帮忙,但是随着公司日益壮大,员工也越来越多,你们以什么方式融入,却是个值得仔细思量的问题。”

在关于阴私面的事,周冲的脑子太好使了,直接问:“老冯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和于飞大摇大摆的进公司,一来影响不好,二来恐怕也会遭到排挤?”

于飞也反应过来了,低声问:“我是打定主意学编程,但是天韵科技、中博网都远在羊城,我就算想去也去不了啊。”

周冲眼睛一亮,问:“难道老冯你在魔都也要开几家公司?”

“可能吧。”冯一鸣淡淡说:“在大学里,一来把底子打扎实,二来学校里的人脉,很可能对咱们有极大的帮助,胖子你脾气收敛点,别跟炮仗似地,一点就着。”

对于大学地点的选择,冯一鸣长时间考虑过,羊城、魔都、余杭都在考虑范围之内,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魔都,不为别的,只有去了魔都,自己前世种种前瞻细节才能发挥最大的用处。

回到家的冯一鸣还没休息,连口水都没机会喝,就被张淼拉进厨房,冯一鸣回头看着客厅里坐的满满当当的人,除了父母,张长河、陆菲、叶父叶母都在,居然一个个都袖手旁观,甚至叶怀安还吆喝了声,“冯一鸣,动作快点,今儿中午我没吃饭,就等着你下厨……”

很多次,当冯一鸣放学回家,烧几道小菜,和上门做客的叶怀安、张长河小酌几杯,心里常常感慨,说起来他们位高权重,但天天在外应酬,再好的美食也吃不下,还不如到这儿来,几道小菜,三两朋友,把酒共话,潇洒自在。

但现在,别说张长河、叶怀安了,就是老爸都把自己当做专业厨子使唤了!冯一鸣咬着牙在厨房里忙活,不时冲来帮忙的叶子姿、张淼指桑骂槐的训斥几句。

****

梁辉铭哆哆嗦嗦的看着包间上的号码,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包间里几个一看就非善类的壮汉正拿着酒瓶划拳,沙发上坐着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拿着手机低头沉思。

中年汉子听到门口响动,抬头看过来,笑着招招手,问:“你就是梁辉铭?”

“恩,你是……”

“市一中高三四班学生,对吧?”中年汉子没理会梁辉铭的疑问,接着问:“听说你老子在通溪县开了个采石场?”

梁辉铭警惕的往门口退了几步,却发现几个汉子早已放下酒瓶,堵在门口,抱胸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别害怕。”中年汉子努力展现个和善的微笑,却将梁辉铭吓得差点没趴下。

“真是个软脚虾。”一个汉子边嘲讽边拎起梁辉铭扔在沙发上。

中年汉子看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直接甩出一叠照片,扔在梁辉铭的脸上。

“采石场上半年一共死了三个人。”中年汉子冷冷说:“具体原因我不管,但是可以肯定,事情捅出来,你老子起码蹲几十年大牢。到那时候,说不定你上大学的学费都凑不齐。”

梁辉铭倒不是个傻瓜,抖着手将照片整理好,结结巴巴的问:“你想……想干什么……”

既然对方没有把证据交到警察局去,自然是要做笔交易,但是为什么不找父亲,而找到自己,梁辉铭的脑子转的飞快,有什么事是自己能做得到,而父亲做不到的呢?

这时,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中年汉子走到角落处接通电话,笑着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梁辉铭侧身竖着耳朵,聚精会神的听到几个词,“高考……两年内……扒光他……”

中年汉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扒着梁辉铭的肩膀,笑着说:“梁公子,有件事要请你帮帮忙,听说……你和冯一鸣关系不太好?”

梁辉铭浑身一紧,哆嗦着嘴唇,去年被踹飞的一幕在眼前重现,一丝怨恨猛然在心中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