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金手指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8-17 04:10:26 字数:2838 阅读进度:613/735

十月四号下午。

在逛过星光大道后,一行人准备去太平山玩,听说那上面不仅是欣赏香江夜景的最佳地点,还是香江富豪聚集地,但中途实在又饿又累,只能停下来随便找了个饭馆先填饱肚子。

香江民间语言一般都是粤语,偶尔夹杂着几句英文,内地人听起来颇为费解,冯一鸣在吃饱喝足之后突然听见隔壁桌客人说的一个颇为耳熟的词。

“荷里活道。”

啧啧,虽然知道荷里活实际上是“好莱坞”的音译,但冯一鸣脑海中还是不由自主闪现出周公子那张让人印象深刻的小脸。

“好莱坞?”叶子姿敏锐的发现冯一鸣来了兴趣,小声问:“要不咱们也去看看?不知道有什么景点。”

周冲翻开地图看了几眼,摇摇头示意那地儿没什么景点。

那部电影和荷里活道的确没什么关系,老司机冯一鸣撇撇嘴没说话,只在心里吐槽发小真是纯洁少男,不过前世自己也是后来在网上搜到《香江有个荷里活》的,话说那导演真够胆儿肥的,“东东”、“芳芳”、“红红”,活该这厮的电影进不了内地市场。

……

“上当了,这不是好莱坞街吗?”张淼看着街道两旁的充满欧洲风格的旧式餐厅、酒吧,失望的说:“这和好莱坞扯得上关系吗?”

“噗呲。”边上路人笑着解释,众人这才明白,所谓的荷里活道实际上是荷李活道,取名来源于道路两旁的冬青树,和好莱坞并无半毛钱的关系。

“嚤啰街还要往里面走走……”路人那夹杂着地方口音的粤语让众人摸不着头脑,但看样子里面倒是有热闹可以看,张淼扯着叶子姿就往里面跑。

“啊,原来是古玩市场啊!”张淼诧异的感叹道,面前所谓的嚤啰街其实是一条古玩街,来来往往的人流不算多,连车辆都挺少,街道上安静的很。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冯一鸣身上,大家都知道古玩是冯一鸣的业务爱好,新闸家里的书架上除了专业管理书籍之外,最多的就是各类古玩书籍。

“冯一鸣……”张淼有点小兴奋,其他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四五年前冯一鸣在江河随随便便就在地摊上弄了副金农的漆书字帖,后来又在青萍的古玩市场淘了份于右任的草书,堪称行家里手,张淼想到这,再回头看看这条街,简直就是遍地金子。

“别做白日梦了!”冯一鸣古怪的看了眼张淼,这丫头是不是疯了,青萍那地界儿是交通条件太差,差到当年连日本鬼子都懒得进,才能保留下那么多古物,而北江省经济不发达,藏家也相对比较少,自己才偶尔捡漏,香江是什么地方?不说特地来寻宝的外地人,光是本地人就把这条街翻了无数遍了,轮得到我来捡漏?

顺着街道逛了几家古玩店和老旧书刊店,冯一鸣打点精神仔细看了看,大部分古玩自己没那能力辨认的出来,但只要自己能认得出来,标出的价格都比他心理价格要高得多。

“别想了,想在香江这地儿捡漏,和中六合彩没什么区别。”冯一鸣出门后笑着说:“大家看个热闹就完了呗,再说了,万一中了六合彩买到什么好东西,弄回内地也麻烦的很,这些古玩店难道还能给我们开个证明啊。”

“你意思是他们的货来源不太干净?”

“不是不太干净,应该是很不干净。”冯一鸣随口说,想想也知道,刚才那家店里连徐青藤的画都放在店面里供人欣赏,而下榻的酒店那边印发的关于香江的景点、购买中心的介绍居然没这条古玩街,肯定是有原因的。

一行人正准备离开去太平山,突然发现少了个人,于飞正蹲在街口的一家旧书刊店门口看得津津有味,冯一鸣和周冲对视一眼,慢慢挪过去一探头,啧啧,居然是插画版的《灯草和尚传》。

“那夜深人静,欲火怂恿,男男女女,没一个不想成双着对……”冯一鸣摇头晃脑的念着书上的回前词,“于飞你在大街上看小黄书?是不是还想当众撸一把?”

“是不是兄弟啊?会不会说话!”周冲一把推开冯一鸣,“现在咱仨就于飞一个单身狗,不找点东西看看欲火焚身,实在难熬……”

于飞咬牙切齿的看着俩没节操的发小,转头掏钱付账,“这是肯定人欲,蔑视礼法的古典,看看你们脑子里都是什么玩意儿!”

没想到面前这个尖嘴猴腮的大陆佬居然掏钱买下这本价格还算不低的古书,店主来了兴致,用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嘛,靓仔,这种书我这儿还有几本,要不要看看?”

冯一鸣和周冲面面相觑,沉默了两秒,然后同时迈步进屋。

“外面的靓女是你们女伴吧?”面黄肌瘦的老板从柜台后面掏出一个木匣子,“学学姿势也是好的嘛,小日本那些玩意都是咱们老祖宗玩剩的,喏,都是带插图的……”

“《国色天香》、《飞花艳想》、《巫山艳史》、《隋阳艳史》……”周冲翻了几本,“插图倒是不错,但这些书名怎么都没听说过呢!”

“看你那孤陋寡闻的样!”冯一鸣嘲讽道:“估计你丫的也就知道《金瓶梅》。”

店主立即从书堆最下面翻出一本,“还真有《金瓶梅》,不过这是张评本,价格要贵点。”

冯一鸣随手翻了翻,右手不自觉的抖了抖,“咱兄弟仨,加上我宿舍的那三个货,再买五本吧。”

周冲看到冯一鸣递来的眼色,立即随手挑了四本再加上那本《金瓶梅》,开始和老板讨价还价。

……

“咱仨一人两本,都收好了。”周冲出了店门看那几个女孩在对面看旧式家具,小声问:“那本《金瓶梅》值钱?”

“啧啧,古书这种东西怎么能用值钱不值钱来评价呢!看你就是个俗人!”冯一鸣反手按按肩上的包,“刚才还说捡漏和中六合彩似地,没想到一转眼就中奖了。”

冯一鸣转头看看目瞪口呆的周冲,笑着说:“没那么夸张,不是一等奖,只不过很少见。”

自从莫名其妙淘到金农的漆书和于右任的标准草书之后,冯一鸣就琢磨自己重生的金手指不会在这上面吧,没想到今天金手指再次显灵,前世冯一鸣虽然没钱买古玩,但见识的却不少,毕竟在魔都古玩街摆过摊,而且因为后来集团副总赵国梁喜爱古玩,自己还特意下了一番苦功。

《金瓶梅》的版本流传下来是两个系统,一是词话本,这没什么可说的,二是绣像本,这种版本是带有200副木刻插图的,因为是崇祯年间刻本,所以被称为崇祯本,后期经过清初张竹坡评点,所以崇祯本被张评本取代,如今流传在世的绣像本基本都是张评本。

但冯一鸣随手翻了几页,意外的在前序中发现了崇祯年间的年号,要知道清初是文字狱最为疯狂的时候,张评本的前序中不可能出现崇祯年号,这本《金瓶梅》的绣像本八成是崇祯本,虽然未必值钱,但是自己留作收藏却很有纪念意义。

一想到插图里的各种匪迷所思的姿势,冯一鸣心里就痒痒的,琢磨着回江河得和张晶晶一起欣赏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