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四十四章 如何保证证券资金的安全性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9-01 08:56:51 字数:2627 阅读进度:644/833

在原来的时空中,国内影响力最大的博客网站直到2005年才全面铺开,冯一鸣这只重生蝴蝶带来的变化是,在2004年,国内社交网络平台比前世要热闹很多,还出现了几家原本不存在的博客网站、大规模论坛。

关于那家证券公司高层卷款外逃的事原本只是在魔都民众、金融证券界广为传播,但既然有了有心人,很快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被摆在网络上任人品头论足。

中博网的动作相当谨慎,毕竟炒作这种事是很犯忌讳的,而且中博网已经是屡教不改的典型,最开始那把小火都是在新兰博客上点燃的,之后中博网才跟着其他社交网站慢慢杀进去,以相当客观、公允的态度评价此事,之后偃旗息鼓了一段时间,才由北江大学一位经济学教授抛出一篇文章。

《谁来保证证券资金的安全性?是券商还是银行?》,这片文章一问世,就在国内金融界引起不小的反响,甚至一本国内著名财经杂志还全篇转载,这篇文章隐隐将矛头对准了那些券商,直言不讳,指出券商和资金的接触本就是国内证券行业的一大弊端。

一直被相关部门以安全的借口堵在门外的梁刑、吴震,迅速和阿里相关人联手,直接将这次风波可能的最大得利者—银行系统拉下了水。

不管在哪个国家,银行的工作人员永远是对国内金融业反应最为灵敏的那一批人,网银支付对于银行系统来说是未来的趋势,不可避免,但是什么时候开放需要等上面的通知,毕竟这和银行本身的利益关联并不大。

但是在魔都证券公司高层捐款外逃事件在网络上被炒的沸沸扬扬的时候,在报纸、杂志甚至媒体公然提出券商应该和资金做切割的时候,银行系统怎么可能忍得住不伸手。

要知道,哪一家银行的总部都是给下面支行、分行下了筹款指标的,全国有多少基金公司、投资公司,光是闲散的股民手中资金就够让人眼红了,哪家银行不对这笔数目极为庞大的资金动心那都是脑子进水,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啊。

等银行系统插手的时候,风波已起,展雄集团也用不着做出头鸟,冯一鸣让魏强仁和梁刑都回了江河,只把吴震丢在燕京观望形势,反正阿里的马老板在这方面的资源要丰富的多,他不打头阵谁打头阵。

冯一鸣在心里仔细盘算过时间,前世2006年上半年,大牛市初现端倪的时候,国内证券界才开始实行券商和资金的分离,实行第三方存管业务,同时银行开始大面积推广网银,很多新开户的股民几乎是被迫去购买当时售价好几百块钱的U盾。

提前一年实行第三方存管业务,在技术环节上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对于支付系统来说,压力不小,等网银支付全面铺开,易付宝能不能保持现有的稳定性,这是个未知数。

虽然今年的课程极为紧张,查建驰院长还时不时找冯一鸣过去谈话,但他还是经常抽空去易付宝公司转转。

易付宝公司位于展雄大楼的三楼和四楼,两层楼大概4000个平方,对于差不多五百多名员工来说,有点狭窄,但员工们的积极性倒是挺高,工资、奖金不仅仅在江河市,在全国同行业里都算拿得出手,而且据说明年就要搬迁到新大楼了。

“又加班?”谷语蓉皱眉问:“你都连续加了两个礼拜的班了,总不能天天让妈去接儿子吧?”

“我这也是没办法,这个项目上面重视的很,大家心里都火急火燎的,我总不能一走了之。”

“谁让你主动要求换过来,《诛仙》那边现在运营的多火爆,自讨苦吃。”

“那边做得再好也就那样,用你妈的话说,人总不能甘心当条咸鱼吧。”

“她说的风凉话多了,你就记住这句?”谷语蓉好笑的哼了声挂断电话。

谷语蓉起身倒了杯水,绕过正对着某段程序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同事,静静坐下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向楼下,入职易付宝公司已经三年,搬迁到江河市也已经差不多两年了,眼看着包括易付宝公司在内的展雄集团以让人膛目结舌的速度发展壮大,谷语蓉心里却始终有着丝丝疑惑。

当年在大学校园里,她就和同学周志强花前月下,毕业之际为了留在燕京还闹出一场风波无奈回了羊城,但还好周志强是个不言放弃的痴心人,硬是丢下燕京的工作一起去了羊城,当时家里死活都不同意。

但现在两家人都搬迁到江河,买了两套门对门的房子,还多了个可爱的儿子,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谷语蓉喝了口水,想起四年多前周志强兴奋的说起可能时来运转的那段话,从那时候开始,周志强的工资、奖金一涨再涨,公司地位也节节攀升,再之后周志强在岳父岳母面前大包大揽,将谷语蓉也弄进了展雄集团的易付宝公司,后来还一起搬迁到江河市。

这只不过是因为他和原天韵科技副总,现在的天河乳业老总李语是老乡的原因?

“谷姐你发什么呆?在想周哥啊。”一个女孩凑过来笑着说:“刚才我在楼下碰到集团后勤的人,猜猜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谷语蓉放下水杯,打趣道:“不会又是别人主动告诉你的吧?”

听到那加重的“主动”两个字,女孩撇嘴道:“一个个尽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管后勤部门的那些人算不算癞蛤蟆,至少我认为你算不上天鹅。”谷语蓉语气稍显冷淡,虽然公司里大都是埋头于键盘的技术猿,但也不缺少办公司里惯有的勾心斗角。

女孩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集团的新大楼不是快要竣工了嘛,我听后勤部门的人说,咱们公司是第一批搬迁的,也不知道这消息准不准……”

看了眼女孩那试探的眼神,谷语蓉转头盯着电脑屏幕没说话,这个女孩是去年才招进来的,技术水平很一般,但却是个人精,听周志强说她在江河市还有点背景。

前段时间的江河展销会,现场负责的各个小组中都有易付宝员工,这个女孩最终被刷了下来,而谷语蓉却作为唯一的女性入选,之后女孩经常有意无意的打探谷语蓉的背景。

“魏总来了……”隔壁座位的同事低声提醒道。

女孩呲溜一下溜走,谷语蓉却从容的又端起水杯喝了口,不经意的看向窗外。

魏强仁正领着几个人从过道走过,时不时指着办公室里面说上几句,一个青年微微点头却没说话。

一行人很快消失在过道尽头,谷语蓉缓缓放下水杯,歪着脑袋回想,那个高个子的青年似乎见过,就在去年除夕,公公婆婆带着自己、周志强一起上门拜访的那个老师家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在线看: 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