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太后驾到 五

小说: 重生之光辉人生 作者: 狂风徐徐 更新时间:2017-09-23 10:44:52 字数:2548 阅读进度:688/734

于飞这句话刚出口就知道错了,调教这个词在这时代勉强算个中性词,不褒不贬,但冯一鸣这厮前世带回来的某些网络用语给身边小伙伴们施加了不小的影响,调教这词在他们心目中已经带上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含义了,比如用周冲的话说,叶子姿就是从小被冯一鸣调教成这样的……

“呃,我意思是……”于飞尴尬的笑笑,“当年杀鸡儆猴,效果不错……”

冯一鸣伸手指指于飞这厮,强行把话题扯开,“前几天刘娟还说签一批艺人,名单应该统计好了,你们要不要看看?”

“在方瑜的办公室电脑里。”周冲起身带着大伙儿去了隔壁,冯母不动声色的用眼神暗示于飞留下来。

于飞拎起热水瓶添了点水,干笑着说:“阿姨有事儿问我?”

“什么杀鸡儆猴?”

“呃……”

冯母看于飞吞吞吐吐的,换了个话题,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掺和一鸣那些事的?”

“很久之前了,连锁网吧开第二家的时候……”于飞捡能说的说,“周冲稍微迟一点,但也在第一次去羊城之前,叶子和张淼我就不知道了。”

冯母迟疑了会儿,指着空着的办公桌后的位置,“刘娟当时就在?”

“恩。”于飞惜字如金。

“我看刘娟有点怕一鸣?”冯母虽然不太精通人情世故,但也不是一点眼力没有的人,“照这么说,刘娟资历深,又是正儿八经大学生……”

于飞沉默了会儿,才缓缓说:“阿姨,老冯一路走过来,大部分事情都不瞒我。”

“您想想看,一个高中生就算有当时身为秘书长的冯叔叔撑腰,想在外面站稳脚跟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于飞苦笑道:“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年龄带来的负面影响,他让我和周冲一直保持观望、学习的姿态,所以老冯手下所有人都至少比他大五六岁,有谁甘心在一个高中生手下做事?”

冯母隐隐猜到了些什么却理不清头绪,“继续说。”

“当年那家连锁网吧,论技术、学历、能力,丁松为首。”于飞介绍道:“丁松也是青萍人,93年从市一中考进中科大,毕业后在羊城一家电子研究院上班,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离职后回了青萍,连锁网吧里价值最高的那套管理系统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那一年,我和老冯经常去丁松家,住宅、交通、工资、奖金各种福利应有尽有,就连丁松母亲住院的费用都能报销,老冯对他实在仁至义尽。”于飞脑海中回忆起当年那一幕幕场景,最后定格在小屋子里丁松那张既惧又喜的脸庞上。

“但是当老冯筹资组建天韵科技开发第一款网游,因为资金缺口想出手连锁网吧的时候,丁松毫不犹豫的在暗地里和买家勾结……现在想想那是最危险的时刻,如果不是老冯果断出手,估计也没了现在的展雄集团。”于飞冲着对面偌大的办公桌努努嘴,“丁松和买家之间,就是刘娟在搭桥铺路。”

冯母沉默无语,她难以想象半个小时前在自己面前款款而谈的刘娟曾经反水,更难以想象当时还在读高中的儿子是如何解决这一切的。

“后来呢?”

于飞犹豫了会儿,艰难的开口道:“之后刘娟过得很艰难,但细节我也不太清楚,总之现在老冯已经重新接纳了刘娟,不然的话,这家影视投资公司算是老冯的私产,哪里轮得到刘娟来掌总。”

于飞心里清楚的很,除掉自己和周冲之外,展雄系的老人中,论和冯一鸣关系最为紧密的,要数李语;论战略思路最为匹配的,要数魏军;论不畏惧冯一鸣权威敢当面指责的,要数梁刑;但是论最为俯首帖耳的,就是刘娟。

当年冯一鸣半真半假的杀了丁松这只鸡,儆的那只猴就是刘娟,于飞当年在事后曾经说过,不论他们到底会不会心服口服,但很长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再选择背叛,刘娟先被晾了半年多,之后才重新启用创立合香居,又被塞到秦向南身边当暗子,种种经历之后,这只猴子心中对冯一鸣的畏惧已经达到顶点。

“你真的不清楚?”

“就算知道一点我也不会说的。”于飞坦言道:“老冯年龄太轻,而手下要么是业内精英人物,要么是一路跌爬滚打上来的,都有些傲气,想真正掌控住局面,有时候一些盘外招是不可避免的。”

看冯母不再问了,于飞补充道:“这也是他不愿意直接走到台前的一个原因,我、周冲、叶子还有这几年陆陆续续从大学城进入展雄集团的这批人将成为他日后接手公司运营的基石。”

看冯母紧锁眉头沉默无语,于飞劝道:“我和周冲都是亲眼目睹老冯是如何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其过程中自然少不了阴谋诡计、仇家死敌,但至少老冯是有底线的……”

不得不说于飞的观察力比常人高出不止一筹,他敏锐的发现冯母心中抱有市一中校园内传统的道德观念,企图从这方面接触冯母心中的忧虑,但这次他却猜错了冯母紧锁眉头的原因。

“我才发现,你居然叫他老冯?”冯母调侃了句,才低声问:“那个张晶晶到底怎么样?你和周冲怎么看?”

“呃……”于飞挠挠头,苦着脸喃喃道:“这事儿您别问我啊,回头我两边不讨好……”

“一鸣是认准了那个张晶晶,我提前两个礼拜就说要来江河,居然连面都不肯见。”冯母一天都在压着火气,“张淼和叶子的话我也知道只能选择性相信,她们俩的心思估计你也明白?”

“能不明白吗?”于飞干笑道:“别说叶子和张晶晶,就是张淼也认识了六年多了,她们仨从高中时候开始斗法,一路斗到现在,看那架势只要老冯没结婚,就得一直斗下去……”

“所以说,我只能问问你和周冲了,我想你们俩应该是相对中立的。”

于飞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看冯母明显没有放过的意思,只能苦笑着说:“其实我和周冲的想法都差不多,谁都行,只要别太闹腾……当然了,相对来说我们和叶子比较熟,和张淼关系处的也不错……”

冯母笑着补充道:“就是和张晶晶关系比较一般?”

“也还行,也还行。”于飞搪塞道:“只不过张晶晶黏老冯比较紧,和我、周冲没多少来往,性子又比较淡……”

“你个滑头!”冯母笑骂了句,低下头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