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新书

小说: 重生之遮天巨蛙 作者: 远哥哥 更新时间:2015-04-20 10:29:08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7/18

“小兔崽子,给我死一边去,整日游手好闲,在柳家白吃白喝,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粗腰肥肚中年男子,对着站在他身前,穿着粗布衣衫的少年,提脚踹去,嘴里还肆意谩骂着。

穿着粗糙衣物的少年,眼瞳涣散无神,头发蓬乱似杂草,看起来和傻子一般无二,经八字胡男子轻轻一踹,竟然被踢出数米远。

呆傻少年被踹趴在了地上,一声不语,只是趴在地面上不停的颤抖。

八字胡中年男子身后还站立着十数个年龄相当的少年,他们都是柳家的家仆。

其中一个尖嘴少年鼠目一闪,走到呆傻少年身旁,张嘴向其吐出一口吐沫,正中后者的脸颊,然后对着中年男子笑道:“张管家,据说这小子是二小姐出游捡回来的。本来想让他做家仆,为柳家出苦力的,不料是一个无用的傻子。”

“是的,二小姐将他带回来就没有过问了。”有家仆附和道。

“哦!”张管家抚了抚嘴角的胡绒,狡黠一笑,滚圆的头颅仰天看着,自语道:“听人说,人天生是不傻的,如果不经意间傻了,身体受到某些刺激就会恢复心智。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尖嘴少年听完张管家意味深长的话语后,眼珠子一转,嘴角轻扬,转身对着身旁的家仆说道:“这样说,这个傻子还有救,我们刺激刺激他的身体,助他恢复。”

说完,他便一马当先的走到呆傻少年身前,挥拳向其脸颊捶打。其余家仆不敢擅作主张,向张管家看去,见后者默许的点了点头,也都不在害怕,皆是蜂拥而上,或拳打或脚踢,噼嘭声不绝于耳。

不多时,地面上便出现了点点血渍。

张管家见到地面上已经流出了血,连忙制止,说道:“别打了,不要出人命了。他是二小姐带回来的,如果出了意外,不是你们能承受的了的。”

“别打了,都散开,都散开。”尖嘴少年挥舞手臂,止住了众人。

“你叫什么名字?不错。”张管家挥了挥绸缎衣衫上的泥尘后,看向嘴角少年,问道。

尖嘴少年连忙哈腰叩首,唯诺道:“小的贱名钱途,还望张爷提拔一二。”

“哈哈!”张管家捋着嘴角的胡子,大笑道:“好一个贱名钱途,前途,你小子前途无量。以后跟着我好了,不会亏待你的。”

“是,小的一定不会辜负张爷的,定会倍加努力。”钱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边磕头边保证。

“你们几个把这傻子抬回柴房,你们几个收拾收拾这里的血渍,钱途跟着我走。”

随即,张管家大致的吩咐下分工,很是不屑的看了眼呆傻少年,然后气势傲然的昂头挺胸,手臂倒扣腰间,领着钱途迈着八字步扬长而去了。

余下的家仆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异口同声的大骂钱途不是人东西,为了得到重用竟然这般毒辣行事。也有很多惋惜,自己为什么没有先看出其中的门道,争前一步,得到张管家的刮目和重用。

只是,在不久的将来他们才知道,这次没有过很的得罪眼前的呆傻少年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随后,家仆们分为两批,一批抬着呆滞的少年向着柴房行去,一批留下来收拾残局。

“哎!真是造孽,不知道这小子倒了什么血霉,遭得张管家的如此报复,记得这是第三次打了吧,而且理由一次比一次不靠谱。”

一个负责抬呆傻少年回柴房的圆脸家仆,看了看后者肿胀充血的面目,同情道。

“谁说不是呢,这家伙也挺可怜。”其余的几人也同是感慨。

“前面就是柴房了,哥几个赶紧的把他送过去,有些事情还是少沾惹比较好。”有比较谨慎的家仆制止了众人的不平,有些事不是他们可以阻止的,还是少言论为妙。

几个家仆加快步伐,将呆傻少年放在潮湿的柴房里后,便一哄而散了,没人愿意和他沾染。

呆傻少年,依靠在柴房冰冷的墙壁上,双眼依旧是那副毫无神采的样子,不声不语,如果不是还有着规律的呼吸,绝对会认为他是个死尸。

傻子也没有这么呆滞,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副样子!

太阳西坠,红色的落霞似绸缎一般铺设在大地上,秀丽伊人。阵风吹拂,树枝晃动,片片金光色的落叶在空中转着圈儿。

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头上顶着一层粉红色的纱布,手中提着一个篮子,走几步便回头观望一番,小心翼翼的向着不远处的柴房行去。

“你可一定不要有事,小姐也真是的,把你救回来后便不再过问,如果不是我每天偷偷来给你喂食,怕是早就死了吧。”

小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生着一副可爱的瓜子脸,琼鼻尖挺,双目炯炯闪烁似一眼清泉,看上去异常舒适。

不多时,小女孩便赶到柴房。

“吱呀!”小女孩轻轻推开柴门。

“怎么回事,又被打得面目全非。”一进门,小女孩便看到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呆傻少年。

她连忙靠去,为呆傻少年清理伤势。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在继续待下去恐怕就会被活活打死,不行,不能让他在这里了。”小女孩皱眉思虑。

“把你偷偷送出去也不行啊,你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她十分头痛,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少年的去向。

小女孩不仅生得一副伊人的面孔,还有得一个菩萨般的善良心肠。

“我带你偷偷的逃离柳家,以后我就可以照顾你了。”小女孩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

“对了,就这样办。”

小女孩手掌移到腰间,从衣服的布袋里掏出一个吊坠,看了看呆傻少年,然后将吊坠戴在了他的脖颈上。

吊坠不大,玲珑剔透,像是水晶,微微的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即便是在黑乎乎的柴房中,不仔细看也察觉不到。

“这是救你时掉落在你身旁的,我怕小姐心生歹意,便悄悄的藏了起来,现在我为你戴上属于你的东西。”

小女孩理了理呆傻少年的发髻,轻语道:“我现在去整理些换洗的衣服,准备些路上吃的食物,你在这里一定要安心的等候我,我马上就回来,天黑了我们便启程。”

即便知道她的话语后者未必能够听到,但是小女孩还是叮嘱了一番,因为她从来没有把后者看做傻子,即使后者已经是这般模样了。

小女孩叮嘱过后,就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