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可以杀人谋私利吗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451 阅读进度:8/313

“美女,你能不能先把手中的家伙放下?”任天看看自己手中的菜刀,再看看朱筱冰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变出的另一把菜刀:“你该不会是卖菜刀的吧?”

朱筱冰却将菜刀高高举起,直指任天鼻梁:“你到底是谁?你怎么……怎么会知道……她的事情?”

任天慢慢把自己的菜刀放在了一旁:“你见过有人举着菜刀聊天的吗?我先表示一下诚意,看我把菜刀先放下了。”

任天高举空着的双手,自认为非常迷人的朝着朱筱冰微笑着。

朱筱冰犹豫了,手里的菜刀一点点垂了下来。

“你怎么会知道孙……孙暖的事情?”朱筱冰问道。

“这件事该怎么说呢?”任天将原本已经烂熟于胸的台词,在心中又过了一遍,然后像一个老戏骨一样演绎了起来。

“我跟你一样,我也去过那个世界。你在那边叫孙暖,而我在那个世界的名字叫乔跃。”任天看着自己的开场白已经抓住了朱筱冰的眼球,满意的点了点头。

之后任天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醒世者的相关事情,慢慢的向朱筱冰讲解了起来。

任天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朱筱冰的表情,这个女孩一直沉默着,就连脸上神情也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她却不停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从而出卖了她内心的纠结。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任天的醒世者讲解会也进入到了尾声。

整个过程中朱筱冰的沉默寡言,让任天感觉自己像在说单口相声,至少相声还会有观众的笑声和掌声,任天却什么都没得到……

“关于醒世者的事情大概就这些了,你有什么疑问吗?”任天进入到了疑问解答环节。

朱筱冰又沉默了片刻,才终于缓缓问道:“这事除了醒世者外,还有别的人知道吗?”

“没了,关键是说了也没人信。我一个堂哥叫丁月一,写网络小说的,想象力够丰富了吧。我前些日子把关于醒世者的事情跟他一说,他只觉得这是一个写小说的好题材,压根就没把这当成真事。”

确实这种事要是自己没亲身经历过,换谁听了都不会信的。

“我在这是朱筱冰,我在暮界就变成了孙暖,我能不能把这个世界的东西带过去,或者把属于孙暖的东西带过来?”朱筱冰的这个问题比较实惠。

任天一摊双手:“你以为我没想过吗?那边的乔跃比我有钱多了,我也很想拿他几锭黄金过来花花。可惜就好像做梦一样,就算你在梦里拥有万贯家财、**无数,醒来之后,你的银行账户里也绝不会多出一分钱来。”

朱筱冰显露出鄙夷的神情:“那当这醒世者,真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话也不能这么说。”任天的眸子开始发亮:“当醒世者其实有个非常大的好处……”

朱筱冰来了精神:“什么什么?快点告诉我。”

“你跟孙暖的生命,其实是紧紧相连的。如果你死了,孙暖在暮界也会突然猝死;同理孙暖在暮界出了事,你也好不了。”

“这算什么好处?”朱筱冰扭过头去:“听的我心里堵得慌。”

任天笑道:“这个道理其实对全世界七十亿人都是共通的,所以只要你的人生中遇到了一个妨碍你的人,假如说你的上级领导总是刁难你,于是你就通过孙暖到暮界,把你领导在那边的分身给解决了,第二天醒来,你马上就能收到领导死翘翘的好消息了。”

“哇,这真是个好点子,假如我用这个手段把我一生中遇到的所有对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那我的生活不是快乐似神仙吗?而且这么做,真是杀人于无形,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会调查出来。”朱筱冰一下子从刚才的沉默冷美人,变成了得意忘形的“女杀手”。

女人变脸怎么跟换张面膜似的,任天暗自嘀咕。

“你这么做是不允许的。”任天泼了一盆冷水:“每个醒世者,都用这种手段来为自己谋取私利,那还不世界大乱了?”

朱筱冰愣了下来,但是还不服气:“那要是像本**这种罪大恶极的恐怖分子,我到暮界把他的分身给杀了,也算间接为民除害,这总可以了吧?”

哪知任天还是摇摇头:“不可以,因为就算本**如何杀人无数,但是他在暮界的分身却是无辜的,杀人就是杀人,不能因为这个世界的你犯了错,就让另一个世界的你来偿还。所以我们‘晓’就是为了阻止这种事情而成立的。”

“没意思,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这醒世者当不当完全无所谓。不,还是不当的好,活在一个世界就够累了,做了醒世者,还要为那边操心。”

朱筱冰一下子站了起来,打开身后的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红酒。

“你这是要干嘛?”任天紧张的问道。

“这都看不出?一下子你跟我说了那么多事,我脑子里被你搞得一团乱麻。不行,我一定要喝点酒,否则我就要疯了。”说完朱筱冰拿出两个杯子,满上了两杯红酒。

任天一看要喝酒,还没喝脸都快红了:“你要喝就自己喝,我脑子清醒的很,不用靠酒精来麻痹自己。”

“你该不是不会喝酒吧?亏你还是一个男人呢。”朱筱冰语气中充满着不屑。

每个男人最恨被人说这句话,尤其是被美女说,就更如同人生最大的耻辱,任天也不例外。

任天明知朱筱冰是激将法,却也不得不展示他男人的威风,他拿起桌上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当他抬起头时,脸颊上突然增添了两朵红晕,看上去还真有点迷人。

“不会吧,脸这就红了。”朱筱冰上前扶住任天:“你该不会是传说中的‘一杯倒’吧?这可是比处男还稀少的生物啊。”

“谁说我要倒?谁说我要倒?谁说……我……要……”短短一句话,任天却经历了三个过程,从一开始的声音渐高,到后面慢慢变低;语速也从快到慢;最后一个“倒”字尚未出口,任天就用实际行动实践了这个字。

“扑通”一声,任天并不魁梧的身体一下栽倒在地上,顺着嘴角流出了哈喇子……

朱筱冰上前用脚踢了踢任天:“别装死,我这可没多余的床位留给你。”

看着任天毫无反应,朱筱冰弯下腰,用手试探着任天的呼吸,脸上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朱筱冰站起身,走到里屋,顺手将门关上,然后她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然后一按“发送”,这条短信就此传送到了另一只手机上面。

一只粗糙得近似于沧桑的手拿起手机,打开了屏幕,点开了短信。只见短信写到:已见任天,完成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