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祸事不断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3075 阅读进度:10/313

乔跃果真没说错,这事大大有蹊跷。

这张二腿一伙人才刚走,又是一批人杀到,为首一名年纪偏大的大汉凶神恶煞般的,说乔跃**他老婆,还摸了他老婆的屁股。

说话间,从人群里走出一个有点年纪的大肥婆,涂得一脸胭脂水粉,盯着乔跃看了半天,突然大哭起来:“没错,就是他。昨天早晨,我在街上正走着,这**上来就摸了我的……我的屁股。这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这下连铜锣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心里寻思,这乔大人是昨天下午快傍晚的时候到的,该不会他早上就来了县城,还**的这肥婆吧?看不出,这乔大人外表俊朗、年纪轻轻的,想找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居然好这一口。

铜锣咳嗽了一声挺身而出:“别别别,老刘头,别生气!这位是京城来的钦差大人,他应该……他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来。”

大汉老刘生气了:“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我老婆要是没受这委屈,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跑这丢人现眼来。大家评评理,这事该怎么办?”

之前张二腿来闹事,早就已经将客栈里其他的住客给惊动,他们刚看完张二腿那一出好戏,正准备回房间再睡个回笼觉,哪知现在又有一出,而且看剧情发展,比刚才那出还要精彩。

这些住客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在旁边纷纷起哄。

“让这小子赔钱。”“不,**就该打。”“我出个主意,要不让你老婆去摸摸这小白脸的屁股,摸回来吧。”

不知哪位缺德的客人喊了一嗓子,其他住客跟着大笑起来。

铜锣说道:“老刘,这事这样吧。县府后院的祠堂年久失修,下雨天老是漏雨。县太爷正打算找几个泥瓦匠来修补修补。你不正是干这活的嘛,要不这件事就包给你了。”

老刘一听面露喜色,对肥婆说道:“老婆,弄错了,这事不是钦差大人做的。”

肥婆也一扫脸上苦相说道:“啊呀,我仔细一看还真认错了,耍**的那小子,哪有钦差大人长得英俊潇洒啊!”

之后老刘带着肥婆眉开眼笑的就离开了。

铜锣看看四周的看客,大声说道:“别看了,别看了,散戏了,没啥可瞧的啊……”

哪知铜锣话还没说完,楼梯口又是一阵喧哗:“小白脸给我出来,这有没有住着一个小白脸?”

铜锣差点跪下,他用祈求的眼神看向乔跃心想,爷啊!不会又是冲着你来的吧?

乔跃知道这事肯定有问题,不能再这么闹下去了,他对铜锣说了一声:“一会你去县城外的小树林找我。”说完乔跃转身走进房间,把门关上了。

乔跃心知背后肯定有人故意戏弄自己,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扣到自己头上。

乔跃也不愿多惹事,拿上自己的衣服行礼,还有放在床头的檀魂剑,然后推开窗,一下子轻飘飘的从窗口跳了出去。

之后,乔跃顺着县城的道路来到城门外的一片小树林,等着铜锣的到来。

哪知乔跃左等右等,铜锣却始终没有赶来。

乔跃心想,难道刚才自己对铜锣说的那句话,他根本没听清楚。

就在乔跃正奇怪的时候,就见一名官差打扮的人急急匆匆的跑进树林:“乔大人,原来你真的在这。大事不好了,罗捕快让一伙盗匪给抓走了。”

乔跃认得此人,这个人是这个小县城里仅有的两名捕快中的另一人,叫做方腊八。因为说话嗓门大,人家都管他叫做“喇叭”。

“方捕头,这到底怎么回事?”乔跃向喇叭问道。

喇叭噼里啪啦、不带喘气的说道:“乔大人,大事不好,刚才有人到县府来报告。说今天早上,你住的那间客栈,突然闯来了一帮匪徒。这些家伙都是县城旁边黄清山上的强盗,一个个都是敢于玩命的江洋大盗。这些家伙来客栈找你不成,就把罗捕头抓走,还说你要不出现,今晚就要罗捕头血洒黄清山。罗捕头被带走时,一直大喊,城外小树林。小人心想,这也许是什么暗号,估计乔大人你在此等候,于是小人巴巴的跑到这里,果然遇见乔大人你。乔大人,你看下面该如何是好?”

好吧,乔跃都替喇叭憋着一口气,直到喇叭把话说完,乔跃的这口气才终于吐出。

还好喇叭嗓门虽大,说话啰嗦,但是整件事还是交待的很清楚的,乔跃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乔跃问道:“你说的这黄清山在哪里?”

喇叭继续吹了起来:“就在那里。乔大人,你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那座高高大大、青青翠翠的大山就是黄清山了。黄清山自古以来……”

乔跃赶紧伸出手,把喇叭后面的废话给拦了下来,心想幸亏县城配给我的帮手是铜锣,嗓子是难听点,至少没这么啰嗦。

乔跃望着喇叭指着的大山一看,离这有点距离:“方捕头,我要去黄清山该怎么走?”

喇叭一愣:“乔大人,你要去黄清山,那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你可以顺着这条道路往前走两里地,遇到岔路右拐,再走两里,然后会遇见一条河,沿着河往东走两里,有一座桥,过了桥再走两里,就到了黄清山山脚了。当然还有一条更便捷的道路……”

说完喇叭用期待的目光等着乔跃问他,乔跃就是没说话,他知道自己就算不问,这喇叭也憋不住。

果然喇叭终于受不了这安静的气氛,一定要破坏小树林里的宁静:“还有一条路就是乔大人你回到县城里,从县城的北门出去走上两里,就直接到了刚才我说的桥旁边,然后你过了桥,再走两里……咦,乔大人,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走了?”

乔跃实在受不了了,明明有条便捷的道路,这喇叭一开始怎么不说,啰里吧嗦一大堆废话。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以为这喇叭跟黄清山上的人是一伙的,故意耽搁自己的时间,不让自己去抓紧救人。

乔跃快步往前,没几下就把喇叭甩的不见人影。可是人虽然看不见,喇叭的大嗓门还听得一清二楚:“乔大人,你慢点走,等等我。让小人领你去吧,你一个人不认得路,万一有个好歹的,我没法跟县太老爷交待,县太老爷虽然是我娘舅,但是把你弄丢了,我就没脸回去见我娘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乔跃无心再听喇叭噼里啪啦的吹,快步来到县城,又马不停蹄来到北门。

乔跃一到北门,就看见几个守城门的士兵鼻青脸肿、呲牙咧嘴的。

乔跃问道:“刚才是不是一伙人,还带着罗捕头从这出去了。”

几个士兵不认识乔跃,但是看他的样子像是有来头的人,不敢得罪:“是啊,黄清山的一帮臭贼,抓了罗捕头。我们几个上去要救人,却被他们打成这样。”

乔跃不再多问,快步追了出去,希望能在这伙人赶到黄清山之前截住他们。

没多久,乔跃就来到了喇叭说的那座桥。过了桥之后,乔跃越加着急,脚下的步伐更加迅速。

可是一路之上,根本没有发现铜锣和那伙贼人,眼看着自己已经来到了黄清山下。

乔跃停下了脚步,望着面前一条崎岖的山路蜿蜒而上,看来今天自己要独闯黄清山了。

正在乔跃思虑之际,一声呼哨,呼啦啦跳出了七、八个人。这些人身穿着兽皮,胸前挂着兽牙兽骨,手里拿着一些刀枪之类的兵器。

领头的一个人,皮肤很黑,人又瘦,看着像一根柴火:“好啊,你小子终于送上门来了。昨天半夜,从我们山寨里将我们的镇寨之宝给偷走,赶紧交出来,然后上山向我们大王赔罪,要不然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乔跃莫名其妙,知道多解释也没用,干脆问道:“县城的罗捕快,是不是被你们抓来了。”

“什么罗捕快?见都没见过,你小子别想故意打岔,快点把镇寨之宝给我交出来。”

乔跃看着这名山贼的表情,看不出他在说假话,心中万分奇怪,明明那伙山贼把铜锣抓来这里,怎么他们却说没见到呢。

“麻烦问一下,这里有几座黄清山?”乔跃问道。

“小子装傻是不是,黄清山就一座,现在好端端的就在你眼前。”

乔跃琢磨着,既然对上号了,也许绑走铜锣的那伙山贼从另一条道路上的山,看来今天自己只能大打出手,只身独闯黄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