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噬魂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378 阅读进度:13/313

就在汤泛的拳头即将砸到乔跃的时候,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声清啸。

这声音虽不响亮,却清亮悠悦、直入人心。

乔跃的神智被这一声清啸给唤醒,他一睁眼就发现拳头都快碰到自己的衣襟了。

好个乔跃,伸出双手按在汤泛的拳头上,借着拳头的力道,身子向后直飞了出去。

拳头力道太大,乔跃飞出了十几米,身子还没有丝毫停缓的趋势,但是在乔跃身后已是悬崖。

乔跃看见悬崖边际有一棵手臂粗细的小树,当他身子经过小树时,一把将其拉住。

但是乔跃知道,自己飞出的力道实在太大,这么小的一棵树恐怕吃不住力,一下就会被拉断,然后连人带树坠入山崖。

乔跃将力道转移到半边身子,使出了绕力,只见乔跃一手拉着树,整个身子却围着这个树转了起来。乔跃足足饶了几十个圈,终于把汤泛拳头的力量给全部化去。

待乔跃停了下来,还未等站稳,汤泛再一次扑了过来。

乔跃不敢去看汤泛头上触角,光凭借自己的感觉去躲闪汤泛的进攻,反应速度难免慢上半拍。

如此打斗了片刻,汤泛仍旧像有使不完的气力,而乔跃的额头却沁出了细微汗水。

乔跃心想,看来自己非要使用檀魂剑不可,但是此剑一出,不噬人魂魄就绝不能收回。

乔跃被逼无奈,一下子跳出了战圈,用手扶着剑柄,“噌”的一声,檀魂剑出窍,淡紫色光芒大盛,刺得汤泛睁不开眼睛。

汤泛突然觉得脖子后面一阵剧痛,用手一摸,自己那根触角已经被斩断。

汤泛痛得狂性大发,朝着乔跃奋不顾身的猛冲过来。

没想到这回乔跃不躲不闪,只是双手紧握宝剑,等待着汤泛自己撞倒剑刃上。

“砰”的一下,汤泛的前胸结结实实的顶住了檀魂剑的剑锋,但是宝剑却没有刺入他的胸膛。

就在乔跃奇怪之际,檀魂剑光芒大盛,而汤泛却连声惨叫,从他的胸膛之中一股金色的光芒,慢慢注入到了檀魂剑中。

汤泛的惨叫声越来越弱,身体开始变小,身上的鳞片也淡淡退去,最后汤泛完全变回了人形,捂着脑袋跪在乔跃面前。

乔跃看看手中檀魂剑,发现它居然已经噬足了魂魄,但是眼前的汤泛显然还活着,乔跃心中十分不解。

乔跃不知,其实刚才檀魂剑已经将汤泛体内原本那条怪鱼的魂魄给吸走,从此汤泛身体里多年来如影随形的恶魔,已经不复存在。

汤泛自己也察觉,身体里原本那随时就要爆发的狂性,居然消失得不见踪影,自己多年来从未感觉如此轻松畅快。

汤泛跪在地上并未起身,相反却朝着乔跃磕起头来:“乔恩公,多谢恩公驱除了藏在我体内的恶魔,恩公请受我一拜。”

乔跃伸手要拉起汤泛,哪知他却就是跪着不肯起来。

正在两人拉拉扯扯之间,一个声音怒吼道:“三弟,还嫌不丢人吗?还不赶紧给我起来。”

乔跃回头一看,只见从山寨里面呼啦啦走过来几十号人,带头的一个人身材高大魁梧,皮肤黝黑,看上去三四十岁的年纪。

这个人走到乔跃和汤泛身边,嗓门依旧粗犷:“二弟,你不对啊。打输了不要紧,就算这小子要杀了你,你又怎么能给他下跪求饶呢?”

汤泛面露窘色:“二哥,我没求他饶我不死。”

“三弟。”黑脸汉子一脸的不乐意:“这又是你不对了,你看你现在明明给他跪着,你居然还说没求他。”

汤泛尴尬的站也不是,跪也不是,乔跃赶紧伸手要拉他起来。

没想到黑脸汉子把头一转,面朝乔跃:“小子,这就是你不对了。我在教训我家三弟,你干嘛多管闲事?”

汤泛终于站起身对乔跃解释道:“乔兄弟,这是我们山寨的二当家,名叫高训……”

汤泛话还没说完,高训继续训斥道:“三弟,现在又是你不对了。首先,我在跟这小子说话,你怎么能打断我们;其次我没让你告诉他我的名字,你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我如果想说自然自己会说的。”

汤泛无话可说,他心知这二哥,从小没读过书,还就怕别人说他没文化,平时里老是摆出一副教训别人的样子,再加上性格憨直,又透着一点傻气,有时候你一旦跟他辩解上了,估计争论半天都没个结果。

高训一看汤泛不说话,觉得自己得了理:“三弟,你怎么老是犯错?我没跟你说话时,你拼命插嘴,现在我跟你说话了,你又不理我。”

汤泛赌气说道:“二哥,你都对,全是我错,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你看看。”高训用手指着汤泛,扭头对乔跃说道:“你这人就是这样,你还没跟我辩解过,怎么就知道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我们做任何事都要以理服人嘛。”

汤泛不再说话,高训自觉无趣,于是把矛头对向了乔跃。

“你这小子,听说昨天晚上你把我们山寨的镇寨之宝给偷走了。”

“那个人不是我。”乔跃淡淡答道。

“可是我手下有人亲眼瞧见是你偷走的。”高训有点来劲。

“长得跟我一样,也未必一定就是我。”

“诶。”高训一下子蒙了:“小子,这话确实有点道理,难道是你的孪生兄弟干的?”

乔跃抓住了高训的弱点:“我没有兄弟。但是天下之大,不一定只有孪生兄弟才会长得一模一样。”

高训用手摸摸脑门,心里寻思今天遇到高手了,突然他想到一个好问题:“那怎么证明不是你干的呢?”

哪知乔跃轻飘飘的回了一句:“又怎么证明一定是我干的呢?”

“这个……”高训脑门的汗都下来了:“对了,要是不是你干的,你今天干嘛跑我们山寨来捣乱?”

“真要是我干的,我又何必自动送上门?”

高训没辙的把目光投向汤泛求援:“三弟,你说是不是他干的?”

“不是这位乔兄弟做的。”汤泛的答案让高训彻底认输。

“好吧,现在二比一,我们暂时就当做不是你干的吧。”高训无奈的摇着大黑脸:“不行,我要去找大哥,让他来评评理。”

高训说完,也不理会这两人,直接转身走进了山寨。

高训刚走远,汤泛却面露惊恐之色:“乔兄弟,你救了我,恩德我铭记于心。但是现在你赶紧下山,千万别跟我们大哥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