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下山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435 阅读进度:16/313

高训看见乔跃愁眉深锁,也不知他心里在为什么犯愁:“乔兄弟,那铁疙瘩到底是什么事物?为何威力如此凶猛。”

乔跃没有回答,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岔开了话题:“高二哥,当时你抢……拿了一个铁疙瘩,后来你是如何处置了的?”

高训答道:“我一看那车夫用那铁疙瘩之后,就这么一指,我的两名手下就立刻丧命。后来那车夫是跑了,可是当时我手里还拿着一个铁疙瘩,也不知该怎么办,就把它带回山寨,交给大哥处置了。”

童光远这时说道:“二弟将那个铁疙瘩交给我,并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我说了一遍,我一听这东西威力如此巨大,也想见识见识。可是这玩意在我手中摆弄了半天,就是不知该如何使用。”

乔跃心想,这手枪在你们手中,跟在孩子手里也没什么区别。幸亏不会使用,否则弄得不好连自己都能伤着。

童光远说道:“后来多亏三弟,毕竟是读书人见多识广,总算琢磨出这东西的使用方法。”

汤泛红着脸:“大哥,小弟那是误打误撞,也不知怎的,在那铁疙瘩后面某个机关上掰了一下,然后前面又用手指按了一下,这铁疙瘩立刻喷出火花,响声震耳欲聋。”

童光远低声说道:“说来惭愧,这铁疙瘩第一次使用,就差点要了老朽的老命,里面喷出的这个小铁疙瘩,一下射到老朽身边的花瓶上,再过来两寸,我老命休矣。”

乔跃知道,这手枪威力巨大,在这些人手中这么瞎鼓捣,没出人命就应该烧香拜佛了。

乔跃问道:“那最后这铁疙瘩是如何处置了?”

童光远答道:“老朽一见这玩意如此凶险,决心将它封存起来,轻易不能使用。于是就命名它为镇寨之宝,摆在了房间里,由人专门把守,直到昨夜被人盗走……”

尽管童光远跟乔跃不打不相识,两人已经握手言和,但是高训却依然怀疑乔跃就是盗走镇寨之宝铁疙瘩的凶手。

高训吞吞吐吐、含沙射影的问道:“乔兄弟,那啥……你师父是我们大哥的恩人,那咱们都不是外人了。你就说句敞亮话,这镇寨之宝到底是不是你……那啥……偷……不是……拿走的啊?”

“不是。”乔跃很干脆的回答道。

“……”高训顿时无语,心里却还是不信。

“三哥,你怎么还怀疑恩公,他刚才救了我的命,将我体内的邪灵给驱走。他既然会救我,又何必盗走那块铁疙瘩呢?”汤泛对乔跃心怀感激,不停的替他说话。

“这就是你不对了。”高训口头禅不说心里不爽:“这是两码子事,救你归救你,偷东西归偷东西。谁说小偷就不能救你了?”

高训不会说话,居然把乔跃说成是小偷,一旁童光远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高训只能缩着脖子,憋着一张大黑脸,悄无声息的躲到一边。

童光远说道:“这铁疙瘩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威力如此巨大,取人性命于无形之中。这么一个凶器,我之所以把它封存起来就是不想伤人。现在被偷走了,老朽反而觉得是好事一件。”

童光远看看乔跃:“乔兄弟英雄少年,功夫了得,更难得是一片侠义心肠。你上山一路之上,虽然将我们那么多兄弟打伤,但是全部都是轻伤,没有一个人有性命之忧,可见都是因为乔兄弟手下留情。”

“乔兄弟,就冲着你这么大的本事却有这般心肠,老朽第一个不相信,你会来偷这个破铁疙瘩。所以你们不要再怀疑乔兄弟,既然他说不是他偷的,就绝对不是他偷的。哪个再敢怀疑,就来问问老朽手中两把短刀同意不同意。”

童光远年纪虽大,但是嗓音中气十足,震得整个山谷不停回响,再加上他的模样不怒自威,神情神圣不可侵犯,在场所有山贼全部都不敢作声,高训更是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乔跃心中感激童光远对他的这份信任,不由得叫了一声:“童大哥……”

但是因为乔跃天生内向,喜怒不形于色,也不知该说什么感激的话。

童光远却已经明白乔跃的心意,他看向乔跃缓缓说道:“你的师父当年于我有救命之恩,你既然是他的弟子,我相信就绝非什么奸恶之徒。”

乔跃不由得脸上一红,心想我师父教出来的也未必全部都像我一样,还有一个惹事精,童大哥是没遇到……

乔跃突然问道:“童大哥,那陈二之死,除了这颗小铁疙瘩被你挖了出来,另外你可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童光远眯着眼睛想了一会:“有些事不太好说……可是老朽那晚去陈二家中,却发现他老婆……有些问题。乔兄弟如果要破陈二一案,还是要去他家中一趟,向他的婆娘打听打听……”

乔跃看着童光远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的一些发现既然不能直说,多半有些尴尬事在里面,自己也不好多问。

乔跃抬眼望着远处山峦之间,一抹残阳映红了天际,最后一点余晖洒在黄清山的山头上,将每个人的脸色照得如同镀过金一般。

乔跃一拱手:“童大哥,这次会面我们不打不相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大哥,若需小弟帮忙只管吩咐。现在时辰不早,小弟这就要告辞了。”

童光远颇为惊讶:“这就走,好歹也留下吃顿晚饭吧。”

乔跃摇摇头:“不是我不想,实在是……实在是还有一件事没有处理好,小弟心里放心不下,还需要马上赶下山去处理。”

童光远一见乔跃去意坚决,看来无论自己再怎么留也无济于事,只能带着一帮山贼一路从黄清山山顶送到了山脚下。

到了山脚之下,乔跃说道:“大哥,请留步吧,不要再送了,带着兄弟们回寨子吧。”

童光远笑道:“确实不能再送了,再送就送回县城里了,县太老爷要是看见我们浩浩荡荡这么多山贼进城,只怕要吓得尿裤子了。”

说完一帮人哈哈大笑,彼此依依不舍,拱手告别。

乔跃也不急着赶路,好像心中已经洞察了一些事情,只是慢慢悠悠的走着,仿佛在等什么人追上来一样。

走了大半会,乔跃到达了来时路过的桥上。

此时已经夜幕低垂,一轮弯月挂上了枝头,桥下的河面上也在月色之中升起了薄薄的一层雾气……

乔跃不再往前走,身子依靠在桥墩之上,合着眼睛打着盹。

雾气越来越浓,不一会竟然将整座小桥包围在其中,看起来颇有些诡异。

乔跃依然闭着眼睛,冷冷的说道:“终于来了,既然都跟了我一天,还不赶快现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