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情敌出现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3136 阅读进度:20/313

“我这两天请假。自从发现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我就有点闹心,上班也没心思,干脆请假休息几天。”

“挺好的,是应该休息一段时间,这样也有助于调整,有些人刚成为醒世者,就是因为没调整好,神经差点崩溃了。”

“真的还是假的,你可别吓唬我?”朱筱冰放下包子,蹬着任天。

“谁骗你,谁就是它。”任天用手一指,正蹲在他们座位边上,伸着舌头管他们要吃的一只小狗。

朱筱冰一笑,把包子里的肉馅用筷子取出,丢在了小狗面前。哪知小狗闻了一闻,居然很不屑的扭头走开了。

任天笑骂道:“这只狗都成精了,连肉馅都不吃,你家主人该不是每天拿满汉全席来养活你的吧?”

“真像,真像啊!”朱筱冰说道。

“像什么啊?”任天有些莫名其妙。

朱筱冰微笑道:“这只小狗不屑的神情,跟你刚才生气的样子真像啊。”

“好啊,原来你拐弯抹角的骂我是小狗。”任天也不由得笑了。

“谁让你骗我说,有些醒世者都快成了神经病。”

“这个我可真没骗你。”任天收起了笑容:“你知道精神分裂吧?有些人总是幻想出另一个人来跟自己对话,其实他所对话的人,根本就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啊,你该不会是说,那些精神分裂者,其实都是醒世者吧。”

“不,他们是不完全醒世者。因为他们还不能彻底的进入到另一个世界,只能偶尔意识到另一个世界中自己的存在。在他们的意识中能跟另一个自己对话,甚至还能看见他,却无法进入到那个世界,但是医学界却以为这些人都疯了。”

“这么复杂,看来我能彻底前往暮界,见识到孙暖的世界,还是很幸运的喽?”

任天点点头又摇摇头:“可以说幸运,也可以说是不幸。”

朱筱冰不由得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任天正想解释,突然从旁边跑过来一名男子指着任天对朱筱冰责问道:“原来就是因为这小子,你才跟我分手的吧?好小子有本事起来,我们单挑。”

任天抬头一看,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孩子站在自己面前,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任天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居然比这男孩矮了一个头,心想你是长颈鹿啊,长那么高怎么不去打篮球。

“你是谁啊?从哪里冒出来的?”任天问道。

“我还问你是谁呢?”男孩子不甘示弱:“你跟我女朋友呆在一起干嘛?”

朱筱冰慌忙说道:“吕港,你先回去吧,我不是说过,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吗?”

“筱冰,为什么啊?”吕港显然很伤心:“我们好好地,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说要分开一段时间,你好歹也给我一个理由啊。”

任天算明白了,原来是前男友啊:“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皮没脸的,筱冰都说要分手,你还整天缠着人家。”

“你算那颗葱?”吕港急了,转身问朱筱冰:“怪不得昨晚我说要上你家去,你死活不让我过来,是不是因为这小子在你家过的夜?”

任天坏笑一声:“算你聪明,不怕坦白告诉你,我不但在筱冰家过的夜,我们还睡在一张床上。”

“你就别添乱了。”朱筱冰怒道:“吕港,你听我的先回去好不好?有些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解释。”

吕港听了任天一句话,整个人都蔫了,他绝望的看着朱筱冰:“筱冰,这小子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不会真的……真的……那个了吧?”

“你别听他瞎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朱筱冰解释道。

“你敢说不是?”任天不忘继续火上浇油。

“到底是不是?你可别骗我。”吕港也追问道。

朱筱冰一跺脚:“我们是睡在一张床上,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任天挑衅的看着吕港:“小子,你信吗?”

吕港看着任天神采飞扬的表情,突然“嗷”的一声就冲了过来。

一看要打架,任天却慌了。这戏演过了,自己原本就想显摆显摆,没想到却激怒了对方,看来什么事都要把握好尺度,这过犹不及啊。

吕港比任天高,力量似乎也大了不少,就见他一拳头朝着任天的脸就砸了过去,动作之迅猛,就好像一个拳击老手。

任天从小没怎么打过架,一向都是耍嘴皮子不动手的类型,这下一看吕港打过来了,不由得方寸大乱。

没想到,就在任天即将结结实实挨上吕港一拳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任天突然一闪身轻松的躲过了这一拳,并且毫不犹豫朝着吕港的肚子挥了一拳。吕港被打得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从嘴里呕出了清水,半天没起来。

朱筱冰慌忙来到吕港身边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朱筱冰的关怀,在吕港这里却成了嘲笑,他愤怒的一甩手:“我不要你管,你现在找了一个厉害的男朋友,开始嫌弃我了,我走还不行吗?”

说完吕港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颤抖着捂着肚子离开了。

任天对自己的反应也完全出乎意料,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朱筱冰走到任天面前,突然一抬手给了任天一个耳光:“你凭什么打人?”

“……”任天捂着脸:“是他先打我的好不。”

“还不是因为你胡言乱语。”朱筱冰的脸都快气紫了:“谁跟你睡一张床了?”

“我说的是事实。”任天厚着脸皮说道:“而且又不是我自己要睡的。”

朱筱冰觉得任天简直不可理喻:“昨晚我就该把你扔在客厅里,让你自生自灭。”

任天不由得讨好朱筱冰:“我也是想帮你,一看那个叫吕港的,明明都分手了,还老是缠着你。我就冒充一下你的新男友,让他好断了这个念头。”

朱筱冰叹了口气,心想这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样子,但是有些话又不能告诉你。

“走吧。”朱筱冰拉着任天要走。

“包子不吃了?”任天一看桌上的包子几乎没动过。

“不吃了,我可不想被人当猴看。”原来刚才吕港的出现,已经引来了不少围观者,就算现在吕港走了、人群散了,但是其它桌上吃早餐的人,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他们,小声嘀咕着什么。

任天陪着朱筱冰来到一家商业广场,上班的早上,广场上人很少,营业员比顾客还多。

“看不出来,你的身手不错啊。”朱筱冰突然说道。

这也是任天所奇怪的,难道从来没打过架的自己居然是个天才,早知道自己有这身手,就该去当古惑仔,把几个太妹玩玩。

“吕港是省拳击运动员,我差点担心你被他打残了。”

“早知道我就不还手,让他把我残疾了。”任天开始胡说八道。

朱筱冰奇怪的问道:“这是为什么?”

“这样你就会因为歉意,然后照顾我的下半辈子。”

“想什么呢?”朱筱冰生气道:“他把你打残疾了,凭什么要我照顾你?”

“我被他打残,都是因为你,你难道就不会出于同情,然后来个日久生情什么的?”

“你这人有没有正经的时候,怎么每天嬉皮笑脸的,再这样我可不理你了。”

朱筱冰生气的往前走了几步,哪知身后突然跑上来一个人,抢过朱筱冰的包就跑了。

“抓小偷,有人抢东西了。”朱筱冰大喊了一声。

任天心想,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筱冰的包被抢走,这样多丢人啊,干脆我就假装追一下,最后就说追丢了,也好跟筱冰有个交代。

想到这,任天喊道:“小子你别跑!筱冰你等我,我帮你追回来。”说完任天就从后面撵了上去。

但是任天自己也没想到,现在自己居然身轻如燕,也没怎么使力,三步两步就跑到了小偷的面前。

小偷看见有人追上自己,一边跑一边对任天说:“哥们,你嫌命多是吗?警告你别再追了,小心我动刀子。”

任天苦着脸:“我也不想追上你的,你倒是跑得快一点啊!”

小偷那叫一个气,这小子居然还耍自己,他停下了脚步,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

就在此时,从四周“噌噌噌”又跳出三个人,拿出小刀,将任天团团包围。

中埋伏了,任天心里叫苦不迭,自己干嘛出这头,现在为了一个包,眼看着把小命都要搭进去了。

抢包的小偷,一看任天神情慌乱,拿着匕首就捅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