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野花赠君君不赏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219 阅读进度:30/313

华灯初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任天独自一人走在陌生的街道上。

也许是我太天真,或许是我太冲动,任天百无聊赖的想道,我以为凭借自己的热情,满可以打动朱筱冰,让她跟我一起离开,但是我却忘了最关键的一点——我们才认识了一天。

也许很多情侣都热恋了大半年,都未必能鼓起勇气住到一起,而我这个近乎于完全陌生的傻小子,凭什么说服朱筱冰能立刻跟我离开一座熟悉的城市,前往另一座只在地理课上才听说过的新城市生活呢?

任天漫无目的的走着,最后终于在一座小旅馆面前停下了脚步,他犹豫了片刻,慢慢走了进去,但是他完全不知道,在他的身后另外有两个身影正鬼鬼祟祟的跟着他。

任天要了一个小标间,当他打开房门时,一股烟味混杂着女人刺鼻的香水味,以及其它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味道,一同向他的嗅觉系统发起了挑战。

任天叹了口气,这又不是五星级大酒店,将就对付一晚吧。

任天把包往床上一扔,就走进了卫生间,冲洗着这一整天积压下来的疲惫。

卫生间的热水很不给力,水压小得如同童子尿,而且水温半温不冷的,任天勉强洗了个澡,**着上身走了出来。

任天刚走出卫生间,就觉得情况不对,为什么自己扔在床上的背包已经被人打开,包里的东西散落得满床都是。

突然任天觉得后脑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又被一块手帕捂住了口鼻,之后任天就觉得房间的天花板和地板好像急速旋转起来,最后终于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乔跃此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就发现在自己面前一张小巧秀气的脸庞近在咫尺,两颗明亮如同繁星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乔跃一看眼前人正是师妹云月儿:“你怎么不睡觉?什么时候到我房间来的?”

云月儿一见乔跃睁开了眼睛,立刻喜上眉梢:“跃哥哥,你怎么跟头懒猪似的,现在太阳都快晒到你的屁……不是……是身上了。”

乔跃坐起身子向窗外一扫,外头只是蒙蒙亮,哪有什么所谓的太阳?

乔跃心里记挂着曦界的任天好像出了事,但是自己却完全无能为力。不过既然现在自己还能醒过来,说明任天暂时还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云月儿一下跳到乔跃的身边坐了下来:“跃哥哥,今天我们要做什么?是不是要上哪里去玩?”

对于这个顽皮的师妹乔跃毫无办法,毕竟她也是恩师‘酩酊老人’的独生女儿,从小娇生惯养,从来不知天高地厚,反正天塌下来,有父亲和师兄撑着呢。

乔跃说道:“月儿,今天师兄还要查案,要不你就自己一个人呆在客栈里。”

云月儿立刻把嘴巴撅得完全可以挂油瓶:“我不干,客栈里呆着闷也闷死了……要不……我跟你一块去查案吧?”

乔跃一听头也大了,对这个小师妹自己真的太了解了,如果真带着她去查案,估计案子不但破不了,说不定还能捅出什么篓子来。

云月儿软磨硬泡一定要跟去,乔跃就是不同意,两人居然就磨了将近一个时辰。

就在两人争论不休时,突然门一开铜锣走了进来,他一看在乔跃的房间里,居然云月儿也呆在里头,先是一愣,紧接着完全一副心领神会的神情。

“乔大人早。哟,云姑娘也起来了?乔大人,用过早膳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罗大哥,你劝劝我师兄,他不肯带我去查案。”云月儿立刻向铜锣“投诉”。

铜锣心想,你找我也没用,乔大人的官比我大,我能有什么办法。但是表面上铜锣还是帮云月儿说起了好话:“乔大人,要不我们就带上云姑娘,就由我来照看她好了。”

“这样也可以。”乔跃居然很爽快的答应了,一来刚才两人磨了半天,乔跃也疲了;二来铜锣既然说由他来照顾,那就不妨让他去“照顾”吧。

云月儿高兴的欢呼起来,铜锣也为乔大人这么给自己面子,而感到欣喜无比。

三人离开客栈后一同赶往屠夫陈二的家,乔跃因为之前听黄清山寨主童光远说起过,这陈二的妻子恐怕有一些蹊跷,这次只能自己亲自出马前往调查。

陈二的家住在县城的郊外,离县城不过一里多地。

此时正值初夏,一出城门漫山遍野各种野花盛开的异常烂漫,微风中夹带着一缕花香,清扬着柳絮飘向乔跃三人。

云月儿心情大好,一路上东看看西摸摸,一会采一朵野花,一会抓一下柳絮,导致三人行进的速度大大的放慢下来。

“月儿,能不能走快点?”乔跃明显有些不耐烦。

“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慢慢玩一会?”云月儿完全不理会乔跃的催促。

“我们是来查案的,不是出来郊游。”乔跃的语气显得有些严厉。

铜锣又担当起和事老的角色:“乔大人,我们出来的尚早,现在赶过去,只怕陈二的婆娘都未必已经起来了,不如就让云姑娘多玩一会。”

云月儿采来一束野花,将其中的一朵送给铜锣:“罗大哥,你真是好人。”

正在铜锣眉开眼笑之际,却见云月儿将省下的一大束野花全部交到了乔跃手中,不由得嘀咕道:“这世道,好人真不值钱。”

乔跃接过云月儿的野花,却觉得花束拿在手中非常的麻烦,干脆一转手就全部递给了铜锣。

“哼”云月儿气得五官都拧到了一块,她一把抢过铜锣抱着的花束,狠狠的扔在地上,还不停的用脚踩着:“了不起啊,全部踩烂了也不给你。”

铜锣摇着头叹了口气:“女人啊,可怕!”

乔跃往道路一旁望去,一座并不起眼的两层木屋就坐落在树林中,从烟囱里正冉冉冒出一朵炊烟,看来屋里的主人已经起身,正在做饭。

乔跃回身说道:“罗捕快、月儿,看来我们已经到了……”

正在此时,从树丛中一条人影如同猎犬般一下子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