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木屋疑点层出不尽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407 阅读进度:31/313

乔跃一看眼前人,一个满脸脏脏污秽、身材瘦弱的男子,穿着的衣服也是破败不堪,一时间也看不出这男子究竟多大岁数。

铜锣一下走了上去:“三儿,你嫂子在家吗?”

男子眨了眨眼睛,歪着嘴傻笑,一条大鼻涕流淌了下来。

云月儿嫌脏:“咦,罗大哥这人是谁啊?怎么看上去有点……那什么。”

铜锣转过身向乔跃解释:“乔大人,这个人名叫陈三,是陈二的亲弟弟,小时候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从此人就傻了。”

陈三看看乔跃、看看铜锣,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云月儿身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月儿的胸部,嘴唇上下蠕动着:“奶奶,我要吃奶奶。”

云月儿顿时臊得满脸通红,用双臂挡在自己胸前:“傻小子,往哪儿看呢?跃哥哥,你还不赶快教训他一顿。”

乔跃心想,原来你也有害臊的时候,嘴里却说道:“一个傻子,你跟他计较什么?”

铜锣上前解围,一拍陈三的脑袋:“三儿,赶紧去那边玩吧。”

陈三恋恋不舍,一边往前走一边不时的回头看向云月儿,呆滞的眼神流露出无尽的**。

乔跃却暗暗在想,陈三出来的时候是如此矫健,傻子的速度有这么快吗?

铜锣打发走了陈三,领着乔跃和云月儿一块来到木屋前,他率先走到门口,用手拍打着木门。

过了老半天,木门终于“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长相有些妩媚的女人从门后露出脸来,她一看是铜锣还有另外两张陌生面孔,脸上先是惊愕,却很快平静了下来:“罗大人,你怎么今天又来了?”

铜锣解释道:“陈氏,这位是京城来的钦差乔大人,专门为了你丈夫的案子前来的。这位是……”

铜锣一指云月儿,却不知该如何介绍她,只能含糊了事的说道:“这位是云姑娘。”

陈氏一听乔跃居然是京城派来的人,神情中却无半点欣喜,眉宇间反而有一丝惊惧一闪而过。

陈氏打开屋门将乔跃三人让进屋中,自己却走进厨房烧水斟茶去了。

乔跃仔细打量屋内,屋子的摆设非常简单,桌椅板凳都很普通,没有一件奢华的家具。屋内挂着白布白幡,显然都是为了陈二在守丧。

云月儿靠近乔跃轻声说道:“跃哥哥,你有没有发现那陈氏身上有一点古怪?”

“古怪?”乔跃皱了一下眉头:“什么古怪?我怎么没有发现?”

“跃哥哥,你对女人还真是不善于观察,我告诉你……”

云月儿还想继续对乔跃说明自己的发现,却见陈氏已经端着盘子盛着三个茶碗走了出来,云月儿立刻不再说话。

陈氏为三人奉上热茶,然后独自坐在桌边一角:“乔大人,不知您这回前来,想要询问什么?”

乔跃慢慢抿了一口,发现这茶叶虽非什么上等好茶,倒也有一股淡雅清香沁入口舌心肺。

“陈夫人,我想问问,你丈夫陈二出事的那一晚,具体发生了何事?”

陈氏淡淡一笑:“这事我都跟罗大人讲述过了,既然乔大人还想询问,我就再慢慢讲述一遍。”

说完陈氏就把案发当晚的那些过程,再度跟乔跃细说了一遍,而这一切乔跃已经从铜锣那里得知,并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乔跃听完后沉默了片刻,仿佛在细细品味这其中有什么疑问:“陈夫人,你说当时那个杀死你丈夫的人,空手一抬就发出了一道火光,同时震耳欲聋一声巨响。你当时有没有看清楚,那个人手中是空无一物,还是拿着什么事物?”

陈氏一愣想了一会,才慢慢说道:“乔大人,这个当时我心慌意乱的,还真没仔细注意,再加上时间过了这么多天,我还真有点想不起来。”

乔跃却发现陈氏说这话时,眼神犹疑不定,语气也十分勉强,恐怕其中有什么隐瞒。

乔跃也不再继续追问,只是突然站起身说道:“陈夫人,我想到案发的房间去看一下,不知方不方便?”

“这个……”陈氏的神情分明有些慌乱:“这房间现在就我独自睡在里面,又不知道今天乔大人会来,还没有收拾过,屋内十分凌乱,乔大人还是不看的好。”

乔跃还没说话,云月儿再也忍不住了:“陈大姐,我们是来看案发现场的,不是来买房子的,屋内整不整齐、干不干净,又有什么关系?”

陈氏不便再推脱,只能将三人引到卧室。

乔跃发现卧室的床铺上确实被褥未叠,但是除此以外其它的都井然有序,根本不像之前陈氏所说的那么凌乱。

乔跃细问陈氏,案发时陈二和凶手的位置,以及陈二身子飞起时撞到了哪面墙壁。

乔跃看着那堵墙,果然墙上有一个洞眼,但是洞眼分明被人用刀挖过,将里面的事物取了出来。

乔跃心知肚明,这恐怕就是那童光远用刀挖出子弹头的小洞,却故意装作不知:“陈夫人,这面墙上怎么会有一个洞?”

陈氏说道:“这个……这个洞是我丈夫生前在墙上钉的一枚钉子,之后钉子被取出就留下了这个洞眼。”

乔跃心中一动,为什么这陈氏要说谎,难道她不愿透露这个洞是如何造成的吗?这却是为了什么?

“好端端的,陈二干嘛要在这墙上钉一枚钉子?”铜锣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干脆也提了一个问题。

“罗大人,是这样的,我丈夫想在房间里挂些字画,但是挂上之后又觉得跟房间不搭,最后还是取了下来,钉子也就拔了。”陈氏掩饰得十分巧妙。

但是乔跃一看这小洞的位置,不禁皱眉,谁家会把字画挂得这么低。

尽管乔跃对陈氏有这么多的怀疑,但是却没有任何大的证据,能用来质疑陈氏的,最后就准备带着铜锣和云月儿下楼。

哪知云月儿却根本没打算离开,一下子跳到床上躺了下来。

“月儿,不要胡闹了。”乔跃大声说道:“这是人家的房子,你怎么可以肆意妄为?”

铜锣则拼命跟陈氏道歉:“哎呀,对不住,小姑娘也是走得累了,一看见床就想躺上去休息休息。”

陈氏根本没有理睬铜锣的道歉,脸上的表情已经惊慌到了极点,她朝着躺在床上的云月儿大喝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还不赶紧下来。”

云月儿却十分委屈:“下来就下来,不就一张床嘛,躺一下又能怎样……咦!这是什么东西?”

云月儿伸手进被窝,手拿出时,却多了一件衣服,一件男人的裤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