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阴暗的一章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653 阅读进度:34/313

乔跃一听陈三说他居然也是醒世者,就好像心里的一扇窗户被打开一样,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陈三一装傻子就能装十几年的原因。

陈三突然放肆的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哈哈……老天真是会开玩笑,那一晚居然让我惊奇的发现,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存在……哈哈哈哈……我没想到,另一个世界的我……哈哈哈哈……居然会是一个傻子!”

乔跃盯着陈三,却冷冷问道:“你为什么要杀陈二?”

“我为什么要杀陈二?”陈三就好像听见了一个天底下最可笑的问题:“因为他该死!”

“陈二只不过是个杀猪的屠夫,据说平日里乐善好施、日行百善,怎么就该死了?”

“乐善好施?日行百善?”陈三回味着这两个词语,在嘴里反复咀嚼着:“可惜啊,你太不了解人性了,或者说你只看到了表面。”

乔跃没有说话,等待着陈三继续解释。

“你知道陈三是怎么变傻的吗?你们不会知道,只有陈三和我知道。陈三小的时候,有一次把陈二的玩具给弄坏了,只不过是一把木头做的破宝剑,被陈三不小心给弄断了。陈二就把他推到自家院子的井里。”

陈三一脸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陈二故意拖了大半天,才去找来了父母。原以为陈三就算捞起来多半也死了。哪知陈三命大,只是昏迷发烧,一直没醒过来而已。”

“陈二担心弟弟醒来,把自己推他下井的事说出来,每天故意帮父母给陈三抓药熬药,其实没回都故意抓错几种药材,就希望能药死陈三。这陈三还真是命大,这样都不死,只不过最后活过来也变成了一个傻子。”

乔跃内心不忍,脸上却如石雕一样坚硬:“所以你要替陈三报仇,杀了陈二吗?”

“哈哈,我可没这闲工夫。”陈三一脸的不屑:“陈二弄傻的是陈三,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别急,陈二做的好事我还没说完呢。”

陈三找了一块石头,优哉游哉的往上面一坐:“后来陈三父母都死了,陈二原本可以抛弃陈三,让他自生自灭,可你知道为什么陈二没有这么做吗?”

“我告诉你几件事,你自己猜猜看吧。”陈三慢悠悠的说道:“你可知道陈二跟陈氏结婚那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孩子?你可知道陈二表面说是每天半夜杀猪,可是他除了杀猪还在干嘛?”

乔跃心一沉:“难道陈二每天晚上都会殴打虐待陈三?”

“唉,你还是太天真!”陈三摇摇头:“我就不卖关子了,陈二根本就不喜欢女人,他娶了陈氏一直都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所以陈氏受不了,才会跟那刘大米做出苟且事来。”

“你还不明白?陈二早知道陈氏和刘大米的事情,但是他根本无所谓,因为他的兽欲都发泄到了陈三的头上。”

陈三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像一颗巨石翻落进乔跃的心海,激荡起巨大的波澜。尽管人性的丑恶,乔跃并不是没有接触过,但是像这样丑陋的事情,还是他生平第一回听说。

任凭乔跃天生有多冷静和淡定,但是突然听到如此阴暗的事情,也无法不为之动容:“就算陈二如此,你可以报告官府来处置,也不应该就此杀了陈二。”

“你别误会,为了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才不会杀陈二呢。”陈三轻蔑的笑着:“陈三受到他哥哥这般对待,都怪他自己,谁让他是个傻子,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可是……可是……”乔跃出乎意料,原来这还不是陈三杀陈二的原因:“可是你的意识每天都会进入到陈三的身体里,陈二这么做,你就不感到恶心?”

“恶心?天底下值得我恶心的事情多了,这件事却不在其内。”陈三懒洋洋的说道:“我杀陈二的原因很简单,谁让他发现了我其实并不是陈三。”

乔跃问道:“无论你在曦界是谁,但是到了暮界,一直用的都是陈三的身体。这陈二不过是个屠夫,又怎么会轻易察觉呢?”

“只怪我一时大意,原本每次陈二半夜找陈三发泄时,陈三都只会发出痛苦的哀嚎。但是那一晚我也实在倦了,就打了个哈欠问道‘快好了没有?’陈二吓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用一种奇异的眼神打量了我半天,我就知道陈二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果然从那一晚之后,陈二半夜再也没有找过陈三。”

“就因为如此?”乔跃实在不明白,陈二对陈三做了那么多天地难容的事情,被杀的原因居然会是如此简单。

“对,还能因为什么?”陈三说道:“陈二对陈三做了任何事,关我屁事,但是他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那就不能留他活口了。”

乔跃又问道:“你杀陈二用的是……曦界的枪吗?”

“哈哈,我要杀陈二原本易如反掌。但是如果不用曦界的东西,又怎么能惊动大名鼎鼎的乔大人,为了一桩区区的命案而巴巴的从京城赶来呢?”

乔跃一字一顿的说道:“枪是怎么来的?”

“就知道你会好奇这个,但是想知道答案,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陈三挑衅的说道。

乔跃沉默了,在陈三身体里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按理来说,他跟陈三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分身,陈三受到了一切不公,他都应该感同身受。但是这个人却好像完全无动于衷、麻木不仁。但是只要他自己的**遭到一点点的侵犯,他就会马上睚眦必报,杀人灭口。

陈三笑道:“乔大人,是不是在想,我在曦界到底谁呢?”

乔跃没有说话,却代表了承认。

“这样吧,早就听说乔大人的剑术了得,咱们来比划比划。你若是赢了,我就告诉你,我在曦界的身份,还有这枪是怎么来的。”陈三拍拍衣服上的尘土,从石头上慢慢站了起来。

乔跃奇怪,按理来说曦界的武功早就已经荒废了,人物都习惯用枪来解决问题。所以就算曦界武功绝顶的高手,来到暮界不过只是一个连三流都谈不上的废物。而眼前的陈三,暮界的身份是个傻子,就算他脑子里曦界那个人武艺高超,但是对我这样的剑术高手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晒。

陈三看见乔跃一直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却迟迟不肯动手,不禁笑道:“乔大人,是不是担心小人的武功不配与你比试啊?那我就先显露一手吧。”

说完陈三站在原地,随手朝着身后的一颗大树上一拍,这一掌看上去轻飘飘、软绵绵,好无力道可言,整棵大树连颤都没颤一下。

乔跃却惊奇的发现,这棵树的树叶开始慢慢由绿转黄,然后一点点的枯萎。先是一片枯叶飘落下来,紧接着第二片、第三片……剩余的树叶就好像逃离一般,全部从枝头洒落了下来。

陈三收回手掌问道:“乔大人,这一掌够格了吗?”

乔跃心头一震,这手“绝魄掌”曾经听师父说过,毒辣阴险、霸道无比。

师父还警告自己说,如果将来遇到会绝魄掌的人,一定要避而远之。乔跃万万没想到这傻子陈三居然会这手功夫,看来自己绝对不能轻敌。

乔跃不再多想,直接把手伸向腰间檀魂剑,“噌”的一下檀魂剑出鞘,在日光下发出紫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