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乔跃不见了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301 阅读进度:39/313

任天愣住了,呆呆的望着朱筱冰:“筱冰,你让我杀了他,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朱筱冰的泪水滑落了下来:“我恨不得自己亲自动手,把这个王八蛋给碎尸万段。”

“可他不是还没得逞吗。”任天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最多算是那什么什么未遂,这可判不了死刑。”

任天其实不懂法律,尽管如此他也明白,这倪霸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罪不至死。而且就算他犯了死罪,也轮不到自己来执行啊。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你杀了他。你如果动手替我报仇,我这一辈子都会跟定你。但是如果你今天放了他,我会恨你一辈子,永远不再睬你。”朱筱冰近似于赌气般的说出了这番话。

这下任天为难了,其实他也很想替朱筱冰报仇,狠狠的痛揍这倪霸一顿,哪怕把他打残了、打废了,说不定他都会一咬牙狠下心肠去做。

但是要杀人,这可是任天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先不论这倪霸到底是不是罪该万死,但是任天作为醒世者深深的明白,其实杀死了倪霸,就等于杀了两个人,在暮界中倪霸的分身也会随之而死,而那个人却完全是无辜的。

倪霸惊慌失措的看着乔跃,原本眼中的精光显得如此暗淡:“大哥,您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况且我上有八十岁的女儿,下有八岁的老母。不对,说反了,我上有……”

“你给我闭嘴。”任天懒得听倪霸的废话:“我管你老母、女儿的,你居然敢欺负她,这可比欺负我后果严重多了。”

朱筱冰说道:“任天,你怎么还不动手,你快点替我报仇……”

倪霸可怜的哀求:“不要啊,我不敢了……”

此时任天一边是朱筱冰的不停催促,一边又是倪霸的苦苦求饶,他夹在两人中间就觉得头昏眼花,右手小指的伤口刺得他浑身发抖。

最后任天大吼了一声:“别吵了!”然后慢慢松开了自己抓着倪霸的手,颓唐的说了一句:“你……滚吧!”

倪霸如同看见了一道圣光照耀到任天头上,在他面前不是任天,而是天使。他欣喜若狂的说道:“多谢,多谢大哥,多谢大爷……”然后和自己的几个手下仓皇的逃了出去。

朱筱冰站起身子,没有说一句,她来到任天面前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擦身就要离去。

“你站住!”任天一动不动的喊道,朱筱冰停了下来:“筱冰,你让我杀了他,我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能做。你知道吗?当我进门的时候,看见你被他压在身下的样子,我的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当时别说是杀了他,哪怕用尽我最后一丝力气,我都要把他打进十八层地狱,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任天咽了口口水,只觉得嗓子干得快要冒烟了:“但是后来我冷静了下来,我不能杀人,其实你也知道我根本不可能杀人,你让我杀他也只是你一时的气话。等你明天回过神来,也会庆幸我没有听你的,对他做出无可挽回的举动。”

“人的生命是如此宝贵,对于我们醒世者而言更是如此。因为别人不知道,但是我们却清楚的明白,一个人的生命其实关联着两段人生,其中的一条断送了,另一条也会跟着消亡。就算倪霸做出了十恶不赦、罪该万死的事情,但是暮界的他却是无辜的,我又怎能逞一时之快,就这样判决两个人的死亡呢!这样的事,我是万万也做不到的,哪怕你会恨我一辈子,永远不再理我,我都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这就是我任天,身为一名醒世者的觉悟!”

朱筱冰愣愣的站在原地,身子一动不动,或者可以说她想动也动不了。任天的一番话,如同四面无形的墙壁,将她禁锢在当中。

一直以来,任天都像一个浮躁轻率、玩世不恭的花心**丝男,但是这一刻朱筱冰却感到气短胸闷,心脏狂跳不已,连她都不知道,任天的一番言语怎么会如此触动她的心。

朱筱冰慢慢回过身子,想说些什么,却惊奇的发现任天不见了。她低头一看,任天在耍完酷之后,瘫倒在地上,如同一只死狗,右手处却慢慢地晕开了一摊鲜红的液体。

任天慢慢的睁开眼睛,一个靓丽的背影正坐在自己的面前:“筱冰。”

背影猛地转了过来,却是乔跃的师妹云月儿。

云月儿看见任天已经醒转,一下子扑在他身上开始哭了起来:“跃哥哥,你终于醒来了,我爹还说你醒不过来了呢。”

哦,对了,在曦界我已经昏迷了过去,现在又来到了暮界。奇怪,乔跃这家伙呢?为什么我的意识成为了主导?

以往任天每次来到暮界,进入了乔跃的身体,当他的意识存在于乔跃的头脑中时,更多的就像是一个看客。

尽管他能真实的感受到乔跃所感受的一切,但任天更像是置身于一个超级真实的立体电影中,永远都只有观看的份,却无法主导电影男主角的一切行动,而对于暮界这场“电影”,男主角就是乔跃。

但是这一次任天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好像自己能够支配乔跃的身体,不,应该说任天好像成为了这部电影的男主角。

“乔跃,你在哪?快出来!”任天小声的跟自己嘀咕着。

“跃哥哥,你在说什么?”云月儿瞪大了眼睛,眼角还挂着一串泪珠:“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月儿啊!”

“我知道你是月儿,乔跃的师妹嘛!”任天含糊的说了一句,却发现云月儿的神情更加古怪了,赶紧改口:“不对……是我……我的师妹。”

云月儿上下打量着乔跃,不,应该说是乔跃样子的任天,迟疑着问道:“跃哥哥,你……你怎么怪怪的?”

“我哪里怪了,我不是好好的吗?我最最可爱漂亮的小师妹,来,让师哥抱抱。”任天说完张开双臂,等待着迎接云月儿的紧紧相拥。

其实作为任天早就一直在责怪乔跃这个榆木疙瘩,明明有这么漂亮的小师妹,一直在身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却连一句温柔话都不会说。要换成自己,早就想方设法把这个小师妹推倒了……

云月儿愣了半天,突然“啊”的大叫一声跑出了门外,一边跑一边喊:“爹,大事不好了,跃哥哥他……变成疯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