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再上黄清山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329 阅读进度:40/313

任天那叫一个郁闷,凭什么自己才当了乔跃还没五分钟,居然就被当成了疯子。

“乔跃,你在哪?快点出来。”任天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你别躲在里面了,这样不好玩。”

可是脑子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任天的意识之外,什么都没有。任天拿过一面镜子,可不是嘛,现在单从外表来看,谁都会把自己当成是乔跃。这该死的乔跃,到底躲哪里去了?他又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此时,从房间外面呼啦啦进来了一大批人,任天一看全部都不是外人。有黄清山的三个寨主童光远、高训、汤泛,还有自己的师妹云月儿,最后面还有一个酒糟鼻老头,任天凭借着乔跃的记忆,认出他就是乔跃的师父酩酊老人云帆。

一帮人一进来,立刻把乔跃围在了中间关心的询问道:“乔兄弟,你可醒来了。”“乔恩公,你没事吧?”

任天一看现在这样子,自己也不得不先假扮成成乔跃了:“诸位,我没事。我这是在哪儿啊?”

童光远说道:“乔兄弟,你现在在我们黄清山的山寨里。是你师父和师妹把你送来的。”

酩酊老人走上前,摸了摸任天的脉搏,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一看,嘴里默念着:“奇怪,真是奇怪。跃儿,你可认识我?”

“你是乔……是我的师父,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呢?”任天赶紧掩饰。

云月儿满脸狐疑:“跃哥哥,你最尊重师父了,要在以前你一见师父的面,早就已经下跪磕头,今天却怎么一直坐在床上无动于衷啊?”

任天一听原来自己演的不像,赶紧跪倒在地:“师父啊,徒弟好久没看到您老人家,今天突然遇见,一下子又惊又喜,居然连礼数都忘了。”说完蜻蜓点水般的磕了两个头,草草了事。

酩酊老人把任天搀扶了起来:“跃儿啊,我们师徒已经好几年未曾见面了。为师问你,之前在树林里,你怎么会被那把檀魂剑反噬的?”

任天眨了眨眼,好在之前的事情,自己在乔跃的身体里都看见了。于是就把先前乔跃和陈三比试,然后檀魂剑里的魂魄,被陈三的绝魄掌给化光的事情,说给了在场众人听。

任天说完不禁问道:“师父,徒儿之后是怎么获救的?又为什么会到这黄清山上来了?”

原来当时酩酊老人虽然救下了乔跃,但是乔跃却昏迷在了草地上。

酩酊老人一检查乔跃的身体,不禁说道:“不好了,只怕跃儿这回凶多吉少。”

云月儿赶紧问道:“爹,您可别吓我,师哥到底是怎么了?”

酩酊老人沉吟了片刻答道:“之前,跃儿正被檀魂剑吸食魂魄,我虽然出手救下了他,但是看这情形,估计已经晚了一步。”

“啊,难道师哥的魂魄已经被檀魂剑吸食干净了吗?难道师哥已经……已经死了?”云月儿说道最后声音都已经是哭腔。

“不,跃儿还没死。”酩酊老人的脸色阴晴不定:“但是也差不多了……”

“爹,您就实话告诉我吧。师哥如果已经死了,我……我……我……”云月儿连说三个“我”,却不知自己该怎样。

“月月,你先别哭。你知道一个人总共有多少魂魄吗?”

父亲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云月儿慢慢止住哭声:“据说一个人应该有三魂七魄,爹,你问这个干什么?”

酩酊老人点点头:“月月,你说的没错。一个人一共具有天、地、人这三魂,以及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七魄。但是跃儿的三魂七魄,被这檀魂剑吸噬之后,现在恐怕就只剩下半魂一魄了。”

“啊,就剩下这么点了,那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别?”云月儿差点又要哭起来。

“月月,能剩下这半魂一魄就能暂时保住跃儿不会死!”酩酊老人皱着眉头:“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那师哥还能醒过来吗?”

酩酊老人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是醒不过来了。除非……”

“除非什么?”云月儿仿佛看见了一线曙光。

“唉,现在不说了,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安置跃儿的身体?”

云月儿原本打算让爹把乔跃带回原先居住的客栈,但是突然她看见身边有个巨大的阴影,正是黄清山的影子,不由得心中一动。

“爹,你以前是不是救过一个叫童光远的人?”

“童光远?这名字倒是有点耳熟,可惜记不起来了。”不知是不是酩酊老人酒喝多了,还是事情确实已经过去太久,一时竟然想不起自己曾经救过的人。

“算了,反正见了面就知道了。”云月儿不想磨蹭:“爹,你看到旁边那座山峰了吗?这座山叫黄清山,山上住着一群占山为王的强盗,他们的头目叫童光远,说您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我们干脆就把跃哥哥带到那座山上去吧。”

之后酩酊老人和云月儿就把乔跃带上了黄清山,这寨主童光远一听,以前自己的大恩人居然来了,立刻大开寨门,领着高训和汤泛以及一帮喽啰迎了出去。

酩酊老人一见童光远不由得的一愣,随后哈哈大笑:“小光子,原来是你啊!”

童光远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恩公,你怎么还叫我的小名啊。”

这两人一叙旧,云月儿才弄明白,原来最早以前童光远刚出江湖时,还是一个小毛贼,有一次他拦路抢劫,居然拦下了一个武艺高强的高手。

这名高手三拳两脚就把童光远给打倒在地,还骂道:“瞎了你的狗眼,居然抢到爷爷头上。”说完拿起童光远的小破柴刀,就想要他的性命。

突然一个声音说道:“人都已经被你打倒了,你又没任何损失,何必赶尽杀绝呢。”说这话的人正是酩酊老人。

那人不肯就此罢休,完全不理酩酊老人的劝诫,挥刀继续砍下,哪知一转眼手中的柴刀已经不见了。

那人这下明白,眼前的这人看来武艺比自己还要高强的多,最后只能灰溜溜的逃走了。就这样酩酊老人救下了童光远的性命。

童光远一看酩酊老人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正是昨天只身闯山的乔跃:“恩公,您身后背着的可是您的徒弟乔跃?”

“正是我那不成材的徒弟。”酩酊老人把乔跃放了下来:“只怕这次,可能要大大的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