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隐藏在乔跃心中的秘密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451 阅读进度:41/313

任天这下终于明白乔跃昏迷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师父,您说……我……就只剩下了半魂一魄了?那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了?”

酩酊老人摇摇头,一脸的不可思议:“按理来说,常人若是只剩下这点魂魄,就只能像行尸走肉一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跃儿,你怎么……还会醒过来呢?”

任天心里清楚,乔跃根本没醒,醒过来的是我任天。但是醒世者的事情,只有自己和乔跃知道,就连最亲近的人都没有提起,哪怕现在自己告诉大家,他们也未必肯信啊。

任天含糊的说道:“这我也不知道……我反正就这么醒来了。”

童光远在旁边捋着胡子笑道:“看来这乔兄弟是吉人自有天相,连老天都在保佑他,这下既然醒过来了,我看乔兄弟生龙活虎的,多半也没有什么大碍。走走走,我们一块出去喝酒去。”

说完童光远就要领着大伙出去,酩酊老人却说道:“你们都先去吧,我跟跃儿还有话要说。”

童光远一下子就明白,这是有一些私密话,当着自己这些外人的面不方便说啊,于是他很识相的领着自己两个兄弟离开了房间。

酩酊老人一看女儿云月儿居然还站在一边不肯离去:“月月,你也先出去。”

云月儿却不肯,撒娇道:“爹,我又不是外人,凭什么连我都要出去啊?”

“月月听话,爹有一些话只能对你师哥一个人讲,你先出去吧。”

任天却帮着云月儿说话:“师父,师妹又不是外人,何必瞒着她呢?我们就当着她的面说好了。”说完还朝着云月儿抛了一个媚眼。

云月儿却大叫:“爹,你看师哥又来了,他这样子是不是神经错乱了啊?”

好心当成驴肝肺!任天心都碎了,明明自己对她,比那个乔跃好上几百倍,她怎么就不吃自己这套呢?

“你师哥到底疯没疯,等你出去之后,爹就有办法弄清楚了。”酩酊老人话里有话。

惨了,看来乔跃的师父怀疑自己了,这是要审讯啊。任天一阵紧张:“师妹,你别走,你就留下陪陪师哥吧。”

任天越是殷勤,云月儿的眼神就越是古怪:“我走了,爹,您可要好好检查一下师哥的脑袋啊!”说完云月儿匆忙逃了出去,临出门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任天一眼。

这下房间里就剩下任天和酩酊老人了,一时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师……师父,您老到底有什么话,要对徒儿说啊?”任天决定先主动出击。

酩酊老人看着任天,面无表情,也捉摸不透他此刻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师父,你干嘛不说话啊?”任天越来越心虚。

“跃儿。”酩酊老人终于打破了沉默:“我有件事要问你。”

“师父您说吧,只要徒儿知道,肯定不会隐瞒的。”

“那好,为师就问你,你现在进入皇宫多少年了?”

什么情况,任天不由得一愣,这老头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好在凭借着乔跃的记忆,任天对这个问题倒也一清二楚:“徒儿九岁下的山,十岁被小皇帝召见,现在在宫中已经呆了十四年了。”

“那你怎么还不动手,杀了这个皇帝!”酩酊老人的一番话,如同一个霹雳,瞬间劈开了乔跃的记忆。

我去啊,居然还有这档子事情。

任天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在乔跃下山之前,酩酊老人对他说道:“跃儿,你此番下山要替父母报仇,为师也不是不同意。但是以你如此小的年纪,想在皇宫那么险恶的地方生存,必须要多加小心。”

“师父,您放心。”九岁的乔跃紧握着小拳头:“徒儿一定会多多小心,一旦替父母报完仇,杀了狗皇帝,就马上回来伺候师父您。”

这是一个十分久远的记忆,而任天成为醒世者不过才五周时间,他还没有挖掘到乔跃这段往事,或者可以说乔跃把这段记忆埋藏的很深很深,轻易不会去触碰,所以任天也完全没有察觉。

但是此刻酩酊老人一提及,这段记忆就如同一块木头浮出水面一般,浮现在了乔跃的脑海里,立刻被任天轻易捕获。

这下任天目瞪口呆了,我又不是乔跃,我怎么知道他小子是怎么打算的。乔跃啊乔跃,这次真的被你害死了!你倒是舒服,自己一躲,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都抛给了我。

酩酊老人看见任天呆在当场,根本说不出话来,不禁点点头:“跃儿啊,你的心情为师能够体谅。你在小皇帝身边一呆就是十几年,这么长时间里,那皇帝对你不薄,完全是信任有加,你也难免对他产生了友情,这才迟迟不愿动手是吧?”

任天不知该如何回答,于是干脆含糊的答应着。

酩酊老人一看任天没有反驳自己,继续说道:“跃儿,这报仇之事原本无常,你父母的死也不能完全怪那小皇帝。为师觉得你如果能放下还是放下吧,不如这次就跟随我一块回去吧?”

“不!我一定要报仇雪恨!”任天吓了一跳,体内的一个力量控制着自己用尽力气,嘶吼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乔跃,你回来了?”任天跳了起来,大声问自己。

但是过了半天,任天感到体内完全没有反应。他一扭头,就看见酩酊老人正在一边用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靠,乔跃啊,没你这么耍人的!你这么冷不丁的“客串”一把,弄得我这不尴不尬的,怎么跟你师父解释啊?任天心里差点就开始问候乔跃的祖宗了。

酩酊老人低声问道:“跃儿,你到底怎么啦?”

“我……我也不知道。”任天脑子一动,干脆装作身体不舒服往床上一躺:“师父啊,我这次醒来,就一直觉得身上无力,体内空虚,会不会是因为这魂魄被吸走的关系啊?”

酩酊老人拿过任天的右手,替他把了把脉:“为师也奇怪,按理来说,你这只剩半魂一魄,怎么可能会醒过来啊?”

“对啊,师父,我总不能老是就这么半魂一魄的过着吧?”任天接下来的问题是替乔跃问的:“我那被吸走的两个半魂,还有那六魄,现在在哪?”

酩酊老人答道:“跃儿,你也别急,你被吸走的魂魄,现在都被为师封印在那檀魂剑里,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

“那师父,你干嘛不把这些魂魄,重新输回到徒儿的身体里呢?”

“麻烦就麻烦在这里。”酩酊老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为师当初只学会了封印之术,而那解印之术……为师却没学会!”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