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一两银子的破事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495 阅读进度:42/313

这什么师父啊!任天心里一阵大骂,这酒鬼死老头,怎么做事的?哪有学东西学一半的道理?

“也不是我没学会,而是我师父、你的师爷当年没有传授给我。”说起这事,酩酊老人一脸的沮丧,可见这真是他心中的痛。

“师爷为什么没传授给你?”任天嘴上问着,心里却想,不用说了,肯定你这老头成天只会喝酒耽误了大事,师爷一怒之下把你逐出了门户,所以这功夫只学了一半。

“也不是你师爷故意不教,其实你师爷当年一共收了两个徒弟,就是我和师兄。他把自己一半的武功和法术传授给了我,把剩下的另一半传给了我师兄。”

五五开,挺公平的嘛。但是任天还是对酩酊老人的一番话有所怀疑:“那这么说,这解印之术,只有我师伯才会喽?”

“正是如此,天底下恐怕也只有你师伯才会。”

“那简单了。”任天一拍大腿:“我们去找我师伯,让他来解开封印不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酩酊老人一脸的为难。

任天的心一沉,看这老酒鬼的样子,一定还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不行,一定要挖出来。

“他是您师兄,又是我的师伯,大家都不是外人,这点忙总是肯帮的吧?”任天开始旁敲侧击。

“你错了,这个忙,你师伯一定不肯帮的。”

“不会吧,那老家伙这么抠门?”任天脱口而出,就发觉自己的语气不对:“我是说,我师伯不会见死不救吧,况且我还是他的师侄呢。”

“你说对了,那老家伙就是那么抠门。”没想到酩酊老人一点都没察觉到任天的失言:“当年我们一块学艺,原本感情好的很,有酒一起喝,有肉一块吃。但是有一次,那老家伙丢了一两银子,居然说是我偷去买酒喝了,这不是含血喷人吗。”

不是吧,就为了一辆银子,两老头就闹翻了?任天瞠目结舌,不可置信。

“他硬赖到我头上,我就是不承认,从此我们谁也没理过谁,一直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酩酊老人说到气头上,还气哼哼的发着牢骚。

任天强忍着笑,原来还真就为了一两银子,怎么说都算是两个盖世高手了,气量怎么那么小?

任天试探的问道:“那师父,现在我需要这解印之术,该怎么办?要不要我们去求下师伯啊?”

“求他!凭什么?”酩酊老人来劲了:“那一两银子根本不是我拿的,应该让你师伯先来跟我道歉,求着我用这解印之术来救你性命。”

任天差点笑喷了,人家老头犯贱啊,巴巴的跑过来还求着你要来救乔跃。乔跃又不是他的徒弟,他犯得着吗?

任天想归想,嘴上还是不敢乱说:“师父,您总不能就看着徒儿就这样半魂一魄、半死不活的吧?”

“这样不挺好啊,我看你现在也挺精神的。”这酩酊老人不知怎么搞的,宁可看着爱徒受罪,就是不肯去求自己的师兄。

别啊!任天心想,现在在乔跃身体里的其实不是乔跃,但是这话又没法跟酩酊老人解释。

“师父,如果按照旁人,只剩下了半魂一魄,最后会怎样?”任天改变了战术。

“若是旁人这样,最多再活上三个月,三个月后魂魄散了,性命也就不保了。”

任天不由得吓了一跳,按照酩酊老人的说法,这乔跃就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了,三个月后这乔跃要是挂了,自己还不得跟着玩完。

“师父,不行啊。我现在是醒了,但是毕竟就只剩下半魂一魄了,说不定等三个月后,跟其他人一样,性命就不保了。到时您老可别后悔,今天没去求您的师兄?”任天开始用乔跃的性命威胁这老酒鬼。

你别说,这招还真起了点作用,酩酊老人立刻面色紧张,一脸的凝重:“跃儿,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有这可能。看来为师还真得陪着你去见见我那师兄了。”

“我也要去。”门外云月儿的声音响了起来,看来她一直就躲在门外偷听。

云月儿一把推门进来:“爹,我也要跟你们一块去!”

酩酊老人一愣:“也好,把你这丫头带在身边,省得你四处闯祸。这下好了,有你师哥在,你再也不会乱跑了吧。”

哪知云月儿却面色古怪的看着任天,轻声的说了一句:“他不是我师哥。”

“月月,你胡说什么?”酩酊老人责备道:“他不是你师哥还能是谁?”

任天却以为自己被云月儿识破了,吓得不敢出声。

云月儿玩弄着自己衣服上的流苏,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刚才你们的在房间里的对话,我都听见了。这人虽然表面跟我师哥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语气、腔调、口吻,还有他的动作气质,完全跟我师哥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觉得他不是我师哥。”

说完云月儿拿眼睛白了白任天,不再说什么。

酩酊老人可能太久没跟乔跃见过面,所以对现在乔跃成了什么样子已经不太清楚,倒也没觉得任天有什么地方跟乔跃不同。

“月月,你别胡说八道,现在跃儿才刚醒来,听见这话多伤心啊。”

“师父,您也别责怪师妹。”任天非常精明的说道:“现在我就剩半魂一魄了,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问题,也难怪师妹会如此看我。”

酩酊老人叹了口气:“唉,看来目前最重要的是,就是赶紧去找你们的师伯,让他用解印之术,把封印在檀魂剑内的魂魄,送回到跃儿的身体里。可是,这还有一个为难的事情……”

又怎么了?任天都快被烦死了,这老头怎么那么多事啊:“师父,还有什么问题?”

“跃儿,就算我们顺利找到你的师伯,他也同意用解印之术来救你,可是……可是你却不会法术,无法护住自己剩下的魂魄。当檀魂剑里的魂魄向你体内传输的同时,你剩下的魂魄却会趁此空隙逃出你的身体。”

“师父,那由你来护住我的魂魄不就行了吗?”任天着急的问道。

“关键就在于此。”酩酊老人一脸苦相:“这件事必须你自己来做,外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帮不了这个忙。”

一旁的云月儿灵机一动:“爹,干脆你趁这段时间,把护体之术传授给师……给他不就行了吗?”

“可以是可以。可是……”酩酊老人欲言又止:“以跃儿的资质学习剑术,那是一点就通,但是他的性格却不适合学习法术。”

“师父,这护体之术有多难,我只要能在三个月内学会不就行了吗?”任天急迫的说道。

“护体之术属于中级法术,这法术必须从初级学起。就算资质天赋极佳的人,像月月这样,都学了快一年。像你这样的资质,估计最起码要学三年以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