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女孩心事你永远不懂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433 阅读进度:44/313

美女护士轻盈的走到任天面前,蹲下了身子,然后朝着任天温婉的一笑说道:“给我吧。”

给你?什么东西给你?任天心中奇怪,愣了一会才恍然大悟,赶紧摸了摸口袋,掏出了十几块钱放进了美女护士的手中:“我身上就这么多了,不知道够不够这‘服务费’?不够我下飞机再去取。”

美女护士“噗嗤”一下乐了:“我是让你把受伤的那只手给我。”

任天的脸就像煮熟的螃蟹:“啊……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就跟你开个玩笑。”

任天狼狈的从美女护士手中,把那皱巴巴的十几块钱又拿了回来,这才把自己的右手交给了她。

美女护士替任天拆开了纱布,在伤口处涂抹上了一些药水,然后又重新包扎了起来。

此时美女护士就蹲在任天面前,护士服从领口处开着,一条明显的“事业线”就醒目的立在任天的眼皮子底下。

任天看看另一旁的萧经理正拿着报纸细细的读着,而美女护士却低着头替自己包扎伤口,根本没人注意他。任天不由得咽了口唾沫,现在不看更待何时?

任天挑着眉毛,睁大着眼睛,上半身一点点的倾斜下去,而他的下半身却慢慢竖了起来。

就在任天正色眯眯的打量着美女护士的时候,前面的舱门一下子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任天的猥琐样子全被她看在眼中。

“咳咳”进来的人清了清嗓子。

任天匆忙抬头,一滴鼻血却滴在了美女护士的手上。

美女护士尖叫了一声:“不好了,你怎么手上的血不流了,头上又开始流血了?”

任天一看进来的人居然是朱筱冰,顿时语无伦次的说道:“我……那个……流血了,她给我……包包包扎。”任天都纳闷,朱筱冰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瞎紧张什么。

朱筱冰轻轻哼了一声:“我看啊,要包扎的不止是你的手,还有你的胆囊。”

“为什么啊?我的胆囊难道也出事了吗?”任天低头朝自己肚子看去,却不知道胆囊生在哪边。

朱筱冰来到萧经理的身边坐下,慢悠悠的说道:“色‘胆’包天,再不给你包扎一下,就怕你的胆囊要大到爆炸了。”

任天这才知道朱筱冰原来在讽刺自己,看来刚才自己看美女护士那一幕,都被她看在眼中,只能尴尬的不说话,恨不得找个乌龟壳缩进去。

气氛就这么僵了半天,直到美女护士给任天包扎完离开后,萧经理才放下报纸说道:“任天,你怎么那么乱来,连自己的手指头都被人剁掉了。”

“头儿,我也不想的,但是那个什么‘神偷帮’把我和朱筱冰抓去,当时的情况有多紧急,我如果不快点跟乔跃融合……”

任天一看萧经理的眼神不停的瞟向朱筱冰,后面的话就戛然而止。

“对了,头儿,你怎么会找到我的,我现在又怎么会坐到飞机上的?”

朱筱冰冷冷的说道:“你这人做事总是乱七八糟的,当时你晕倒在地上,我又扛不动你,就准备打电话报警。没想到萧经理正好打手机找你,我就把这事告诉了萧经理。之后萧经理派人开车来接应我们,把我们接到了机场,再后来就成现在这样了。”

任天算是明白了个大概,却不由的责怪起萧经理来:“头儿,没想到你这么阔气,都有私人飞机了,那怎么对我还那么抠门。不行啊,回去非得给我加薪。我这手指也算是工伤吧?”

“这飞机不是我的。”萧经理淡淡的说道:“是我上级的。”

任天问道:“你上级是谁啊?这么有钱,私人飞机随便借啊。”

“任天。”萧经理突然严肃的看着任天说道:“我的上级要见你,这次你别再给我吊儿郎当了。”

“见我?”任天的脑袋上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我有什么可见的?我不就是一个初醒者吗,而且还是初醒者中的菜鸟。”

“任天,这次事关重大,你一定给我打起精神来。”萧经理的脸色越来越严峻。

任天看得出来,有些话萧经理当着朱筱冰的面没法跟自己说。

任天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干脆把话题转移到了朱筱冰身上:“筱冰,你怎么也跟着来了?”

“当时你都昏迷不醒了,我也吓了一跳,只能跟过来看看你到底有事没事。”朱筱冰不知为什么还在生气,语气冷冰冰的,好像泰坦尼克号撞的那座冰山。

任天却仿佛从这话里体会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笑容:“噢,原来你担心我啊。”

“我没有!”朱筱冰气呼呼的说道:“你有什么可担心的,不是好好的吗?刚才还有力气看人家美女护士呢。”

任天又抓到了把柄:“筱冰,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朱筱冰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天哪,自己难道真的吃醋了吗?自从刚才看见任天看那美女护士的样子,自己的心里就一直堵得慌,总有那么一股气,想找地方宣泄。但是他看他的,我有什么好在乎的?再说了我接近他,完全是为了完成上面的任务,又怎么可能对他产生感情呢?

任天满以为自己说完之后,朱筱冰一定会大骂自己胡说八道,甚至一怒之下对自己拳脚相加,干脆把身子缩到了座位里面,双手捂着脸,等待着朱筱冰的**。

哪知等了半天,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任天慢慢放下了手,却看见朱筱冰坐在那里居然哭了起来。

“筱冰,你别哭啊,我不该乱说话的。”任天顿时手足无措。

任天越劝,没想到这朱筱冰反而哭的越厉害,搞得他就差跪在地上叫姑奶奶了。

突然飞机一震,前面的红灯一亮,从喇叭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飞机马上就要着陆了,请大家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并系好安全带。”

朱筱冰擦了擦泪水说道:“你先坐回去,一会飞机一颠簸,小心你的伤口又出血。”

任天坐回到自己座位上,但是眼睛却一直看着朱筱冰,直到飞机降落在跑道上,并慢慢的停了下来。

萧经理说道:“我们到了,下飞机吧。”然后率先走到了舱门口。

任天第二个跟着下了飞机,刚下飞机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外面一片冰天雪地,这积雪的厚度,哪怕在南方的严冬都根本看不到。

任天穿上了一旁乘务员递过来的羽绒服,追上萧经理问道:“头儿,这飞机没有时空穿越的能力吧?我们怎么一下子从初夏又穿越到了寒冬啊?”

“没错啊,我们现在正在西伯利亚。”

“……”任天被一口冷风呛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