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匆匆上路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2450 阅读进度:49/313

杨一晶和萧经理离开之后,任天真的感到筋疲力尽,这一天折腾下来,真是心力交瘁。

任天疲惫的往床上一躺,正要入睡,却觉得右手的小指头受伤的伤口居然奇痒无比。

任天解开纱布一看,惊奇的发现,自己被剁下的小指头,原本就剩下三分之一的残指,而这残留的伤口居然已经全部愈合了。

这种愈合不是单纯的伤口结疤,而是已经长出了新的皮肉,把断指的地方包裹的严严实实,看起来就好像自己这根手指,只是天生比别人短一截而已。

任天无比惊喜,没想到自己还有这种特异功能,保不齐过两天这根手指还能长出来。

突然任天想到了一点,这会不会跟自己与乔跃的融合有关?

因为乔跃的手指完好无缺,而两人在融合的时候,是遵循“优胜劣汰”的法则,那么这根手指,就会选择乔跃那边完好的手指来进行融合。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任天往床上一躺,很快就熟睡了过去。

“醒醒,跃儿,快醒醒。”一个苍老的声音不停的呼喊。

任天极其不情愿,自己才刚合上眼,怎么又被人喊醒了:“让我再睡会吧,实在困死了。”

“还困啊?师哥都已经快中午了,你以前可没有睡懒觉的习惯。”这个明显是女孩子的声音。

任天一下子清醒了,看来自己又来到了暮界,化身成了乔跃。

当他一睁眼,可不是吗,酩酊老人、云月儿,甚至黄清山的三个寨主一个个都跟瞻仰遗容似的站在他的床前。

“跃儿,可吓死我们了,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酩酊老人一脸的担忧。

任天其实茫然不知,酩酊老人和云月儿一大早就来叫过他,但是任凭怎么呼喊,任天却一直不醒。

对于他们而言,当然立刻以为乔跃的魂魄被吸走,昨天的醒来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现在则开始进入到昏迷不醒的状态之中。

此时看见任天睁开了眼睛,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而任天却浑然不觉其间发生的事情。

任天真的很累,现在他一个人的意识需要支撑两个人的身体,一会是曦界的任天,一会又成了暮界的乔跃,怎能不令他心神疲惫呢。

但是在场众人中没有一个醒世者,哪知道任天其实已经像赶场子一样,匆匆从曦界赶了过来。只是当做任天假扮的乔跃是因为少了魂魄的关系,所以需要休息的时间会比正常人要更多。

任天匆匆起来,草草吃了几口饭菜,就与师父和师妹,向三个寨主告别,一同下了黄清山。

到了山下酩酊老人说道:“跃儿,我们师徒已经多年未见,没想到才相聚一天,现在又要匆匆离别了。”

任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演乔跃演得太入戏了,还是乔跃脑子里的意识在作怪,居然一下子就流下了热泪:“师父,徒儿不孝,未能伺候您老,来报答您的抚养和传授之恩。现在还要麻烦您为徒儿远赴北国,寻找什么见影蝉。您对徒儿的大恩大德,我就算用三生三世也还不清啊。”

“什么还不还的。”酩酊老人摆摆手:“跃儿,为师只盼你能好好保重身体,一定要坚持到为师找到见影蝉回来救你的那一刻。”

师徒洒泪就此分别,酩酊老人往北,去找见影蝉;而任天和云月儿往东,去找他们的师伯,学习护体之术。

乔跃生活的暮界,跟任天的曦界有很大的不同。

在曦界一共有七个大洲,共生活着七十亿人;而暮界仅仅只有两块大陆,一块大陆就是乔跃生活的大陆,位于南边,面积大约相当于整个亚欧大陆差不多。

这块大陆因为形状看上去好像一个人哭泣时候的眼睛,两头窄、中间宽,甚至在眼角处,有一串岛屿,就好像眼睛流下的泪水,所以被称为“泪眼大陆”。

整个泪眼大陆一共有十三个国家,这十三国类似于欧盟一样,互相结为同盟国,彼此之间通商合作、和平共盟,已经有近百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事了。

乔跃所在的国家叫做“羽国”,正好位于泪眼大陆的眼角,包括那一串泪珠状的岛屿,都是羽国的领土。

羽国国土面积并不大,相当于曦界的日本加上韩国差不多,但是因为有港口优势,经济异常繁荣,是整个泪眼大陆上十三国中,经济最昌盛的国家之一。

但是这一次任天和云月儿,去找师伯“饕餮老人”,却要离开羽国往东,到相邻的“角国”去。

角国比羽国大十几倍,但是却全无羽国的繁荣,百姓的生活水平在整个泪眼大陆中,只能算中等偏下。

出发之前,酩酊老人已经计算过路程。从他们这里到师伯饕餮老人居住的地方,就算骑快马,少说也要走上半个月。如果路上再一耽搁,说不定走上一个月都不稀奇。

还好乔跃所剩有三个月的时间,就算路上花去了一个月,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倒也算相当充裕了。

任天和云月儿告别了酩酊老人,骑着两匹马开始匆匆赶路,但是因为这一天任天起床本来就晚,再加上下山告别等等琐事,所以没赶多少路,天就已经暗了下来。

任天一看天色,骑着马凑到云月儿的身旁。也不知为何,自从与酩酊老人告别后,云月儿就没跟自己说过一句话,只是低头骑马赶路,这一点都不像往常的云月儿。

“月儿,你看天都黑了,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动身赶路也不迟啊。”

云月儿却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一催马匹,骑到了前头。

任天又赶了上去:“月儿,怎么啦?为何不理我呢?难道师哥做错了什么?”

云月儿却依旧不理会,这下任天真的奇怪了,到底自己哪里得罪了师妹呢。

就这样,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两人又骑了一个多小时,天都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突然云月儿勒住了马缰说道:“到了,今晚我们就在这过夜吧。”

任天也停了下来,放眼一望,道路一旁是一个美丽的湖泊,水光粼粼,湖面不惊,在月色之下泛着点点波光,景色令人陶醉。

任天跳下马,看着湖面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真美啊,原来月儿紧赶慢赶就是为了赶到这里啊。风景确实迷人,在这吃点干粮,美美睡上一觉,倒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

哪知云月儿却走到任天身边冷冷的说道:“没时间了,快点吃点东西,我们就来练习吧。”

“啊!”任天一愣:“练习?练习什么?”

云月儿一跺脚:“你之前到底有没有用心在听啊?爹不是让我一路上要传授给你,最基础的法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