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漏洞百出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0:00:33 字数:2236 阅读进度:52/313

“八十!我的灵力值居然有八十!”任天乐得连北都找不到了,自己居然比师妹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大师还要多出十五来,那自己不是比大师还要大师嘛。

哪知云月儿一看任天的测试结果,不但没有惊喜,反而脸色越来越凝重。

目前还有最后一圈火没有熄灭,任天站在火圈内出不来:“月儿,测也测完了,你要不把这最外面的一圈火焰给熄灭了呗,否则师哥出不来啊!”

“你到底是谁?”云月儿突然翻脸:“你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师哥!我师哥的灵力值根本没有那么高,而且现在他身体内就只剩下半魂一魄,更加不可能达到八十这个数值。”

“月儿,是我啊,我是乔跃啊!”任天还想继续蒙混过关。

“你别骗我了,你一定是什么孤魂野鬼,趁我师哥魂魄不齐之时,侵占了他的身体对不对?”

云月儿念了一段咒语,最外面一圈火焰越烧越旺,大有向圈内任天袭击过来之势。

任天吓得大喊:“月儿,你别这样,我真的是你的师哥乔跃,不信你就问一些只有你和我才知道的事情,看我能不能回答出来。”

云月儿一听有道理,收住了火势,想了片刻问道:“你说你是我师哥,那你一定还记得小时候帮我洗澡的时候,我身上有一块胎记,你还记得这胎记长在哪里吗?”

什么,乔跃这家伙也会干出这种猥琐的事情?任天精神一震,居然还有这么一段记忆,那我可要好好搜寻搜寻,就算翻遍脑子的每个角落,都要把它找出来。

“快说在哪里?”云月儿在火圈外不停的催促。

“你别催,事情那么久远了,得让我想一想。”任天赶紧搪塞。

“我数到十,你还没想起来,别怪我放火烧你。一、二……”

一看云月儿开始倒计时了,任天不由得焦急起来,可是无论他怎么寻找,就是没能在乔跃的记忆里找到这一段。

不会吧,乔跃该不是已经彻底忘掉了吧?这种事情他怎么可以忘掉呢?任天心中大骂乔跃不解风情,嘴上却喊道:“等一会。”

云月儿已经数到“五”了:“你想干嘛?”

“能不能给点提示,例如:胎记的颜色、形状之类的?”

云月儿一皱眉:“你别想拖延时间,六、七……”

“我跟你洗澡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长大发育了没有?”

云月儿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怎么可能是近几年的事呢,当然是我们小时候啦,那时候你六岁、我才四岁。”

“那么小,我怎么可能记得住啊?”任天着急的说道。

就在任天一脸无奈之时,突然脑筋一转,发现了问题所在,此时云月儿已经数到了“十”……

“等一下,这个问题,其实有陷阱。刚才你说那时我六岁,你四岁。但是我应该大你三岁才对,所以我猜的没错的话,这道题其实是你给我下的套,我跟你根本就没一起洗澡过,你身上也没有什么胎记,对不对?”任天越说音量越大,语气越坚定。

云月儿听完一脸的迷茫:“难道你真是我的师哥乔跃不成?”

任天一看自己蒙对了,得意忘形道:“这还能有假,月儿,你就别闹了,赶紧把火熄了,放师哥出来。”

云月儿点点头,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太可惜了,我师哥比我大三岁确实没错,而且他也没给我洗过澡。但是我身上却是真的有胎记,只不过并不是在师哥给我洗澡的时候被他发现的,所以你绝对不是我的师哥。”

这个鬼丫头,居然这么多的花头。刚才那道题的陷阱其实在于,乔跃根本不是再给她洗澡的时候,发现她身上的胎记的。任天这才恍然大悟,刚才自己在乔跃的记忆里寻找错了方向,重点不是洗澡,而是胎记。

突然任天心念一动,犹如电光火石一般,他猛地抬起头说道:“瀑布,对了,是瀑布!”

云月儿正要催动烈火攻向任天,一听他说到“瀑布”,立时收住了火焰:“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月儿,我是在瀑布看见你身上的胎记的。”任天兴奋喊道:“那时我们一起在后山的瀑布玩耍,落下的水花打湿了你的衣服,映出了你身上的胎记。对了,胎记在你的肩膀,指甲盖那么大,红色的,形状就像……就像……就像月牙儿。”

云月儿一下子熄掉了火焰,一脸的歉意:“看来你真的是我的跃哥哥,我刚才那么做,是我错了。”

“不要紧,你会怀疑也很正常,换做是谁都不会相信,我一下子从之前的灵力值只有十五,变成了八十,恐怕就连师父都未必能相信吧。”任天走到了云月儿身边,看着她安慰道。

云月儿一看任天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反而更加的抱歉:“跃哥哥,今天一路上我一直对你不理不睬,都是因为我以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跃哥哥,真是对不起了……”

“没有关系的。月儿,以前的乔跃对你还不是一直那么冷淡吗,你这么做也算是对那个家伙报仇了。”任天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却没有发现这句话里的问题。

“以前的乔跃?那个家伙?什么是以前的乔跃?那你现在又是谁?”云月儿一步步后退,渐渐远离任天。

任天懊恼的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以前的我’,我就是乔跃……我要不是乔跃,我怎么会知道‘瀑布’,还有‘胎记’的事情。”

但是任凭任天如何解释,云月儿就是不信:“你现在不但霸占了我师哥的身体,居然连他的记忆都能掌控,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妖怪?快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任天还试图狡辩,却发现云月儿一边后退,两只手却已经开始结印,嘴中念念有词,看这样子,她马上就会对自己施展法术了。

任天心想,怎么办,目前这个样子,乔跃的师妹已经不可能再相信自己就是乔跃了,我该怎么做?

任天思考了片刻,伸出双手阻止云月儿:“你别念咒了,我承认……我确实不是乔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