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愈魂之术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0:00:33 字数:2255 阅读进度:58/313

“快醒醒,任天,快醒醒!”虽然声音的音色如同出谷黄鹂,但是此时在任天的耳中听起来,却好比丧钟暮鼓一般刺耳。

“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任天几乎还处于半睡眠状态,含含糊糊的回答道。

好了,整个世界清静,没有人再叫我了,我就继续睡吧。就在任天刚刚一转念,突然身体一阵冰凉,好像已经被浸泡在了冰凉的水中。

任天睁眼一看,可不是嘛,自己已经处于水下世界,一条鱼正与他大眼瞪小眼,还极力的向任天抛着媚眼。

我去,任天喝了两口水,赶紧用力的往上游去,游到水面一看,原来自己被抛进了湖中,岸上云月儿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任天狼狈的走上岸,几乎向云月儿咆哮道:“没你这样的,从昨晚到现在,已经被你丢进湖里两次了。”

云月儿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谁让你睡懒觉的,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任天一看四周,一切都还是灰蒙蒙的,连太阳都还没升起来:“姑奶奶,现在才几点,天都没亮,你就把我喊醒做什么?”

“赶路啊!”云月儿理所应当的回答道:“从现在开始,我们白天赶路,晚上学习法术,一刻都不能耽误。”

“你能不能放我一马?”任天被湖水一激,也察觉不到身体是否疲劳:“我的灵魂,现在两个世界来回跑、连轴转,都快累死了。再这样下去,不用三个月,我就先驾鹤归西了,你师哥也得跟着我一块玩完!”

云月儿显然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脸上尽是不信:“你可别骗我,就算你的魂魄现在到了我们的暮界,但是你处于曦界的**不是正在好好休息吗?等你回去,怎么可能还会感到疲劳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任天的脸比黄连还苦:“每次来回跑,我就感到一次比一次累。你说会不会是因为魂魄的疲劳,会直接影响到**的恢复?”

云月儿眨着眼睛想了半天:“这我真没听说过,但是如果你是因为魂魄过度劳累了,我倒是有办法来帮你恢复。”

“真的吗?”任天顿时来了精神:“什么办法,快点试一试,我现在整个人真的处于快崩溃的边缘。估计今天连赶路时,我骑在马上都能睡着。”

云月儿又开始好为人师,给任天上起课来:“法术分为两种,一种是用来进行战斗攻击的黑法术,还有一种是用来治愈身体各种不良状态的白法术。”

“这个怎么跟我玩的电脑游戏一样?”

云月儿没听懂:“什么电脑游戏?是不是又是你们那个世界的古怪玩意?”

“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你就当没听见吧。来,继续往下说。”

云月儿白了任天一眼:“白法术中,有一种专门治愈魂魄疲劳的‘愈魂之术’,目的是为了恢复魂魄的灵力值,不知这个法术对你现在的状况管不管用?”

“管它有用没用,先试试再说吧。”任天往地上一坐,双眼一闭:“来吧,尽情的‘欲’我的魂吧。”

云月儿伸出双手,在自己腹部形成了灵力球,然后嘴里默念了几句咒语,整个灵力球从原来的黄色光芒变成了白色。

云月儿将整个白色光球,放在任天的头部,慢慢往下,很快任天的整个脑袋都罩在了光球之中。

此时光球忽隐忽现,光芒闪耀不定,大概持续了五分钟后,光球最终慢慢消失。

云月儿疲惫的瘫软在草地上,喘着气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任天慢慢睁开眼睛,眼神坚定充满神彩。他站起身子,伸展手臂,朝着湖面一声长啸,惊得湖面上的水鸟展翅腾飞。

任天大喜道:“我感到自己充满了力量,我任天终于活过来了。”

任天说完转身一看,却发现云月儿的样子不太对劲:“月儿,你怎么了?”任天紧张的伏在云月儿身边。

“我没事。”云月儿说话的声音都略带嘶哑:“这种愈魂之术,其实是用我的灵力来治愈你的魂魄,对我的灵力难免有所损耗。”

“啊,这个不就是采阴补阳?”任天嘴里从来就没有好话。

云月儿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她没有告诉任天,其实这种愈魂之术,对施术人的灵力损耗非常巨大,而且过程中间还会散失浪费掉不少灵力,往往施术人使出十点灵力,受术人所得不过四、五点。

尽管如此任天已经赶到非常受用了,现在他的状态,简直就是乔跃失去魂魄之后的巅峰。

其实任天不知道,人的**就好像一个杯子,而倒在杯中的水就是好比人的魂魄。一旦魂魄有所损耗,就好像杯子里的水倒了出来一样。如果水少了,那杯子再大再高也没有用。反之也是一样的道理,杯子小了,水再多也还是会溢出来。

所以一个人要想体力充沛、精神饱满,单单只是**上的休息还是远远不够的,精神方面也需要得到充足的休养生息。

这段时间,任天的魂魄一直在两个世界来回颠簸,尽管他的肉身已经恢复了体力,但是他的魂魄却因为过度疲劳,而感受不到**的恢复。

此时,云月儿用自己的灵力治愈了任天的魂魄,虽然还未能完全的恢复,但是任天的感受与前两天相比已经算是天上地下了。

云月儿却累得说不出话来,任天不由得焦急问道:“月儿,为了我你居然累成这样,你怎么不告诉我,那个什么愈魂之术对你有如此大的影响?”

云月儿无力的说道:“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我师哥的性命。”

任天知道自己自作多情,云月儿根本就不是为了救他,而是为了救乔跃。

尽管如此任天也是感激不尽,但是他眼看着云月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没有半点血色,样子显然已经糟糕之极。

“月儿,你怎么了,你的样子不对劲,你快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要不我把你损耗的灵力还给你吧?”任天抱着云月儿急得满头大汗,却使不上任何力。

云月儿的脸上露出一丝艰难的微笑,突然笑容凝结,她就此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