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表魂与里魂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0:00:33 字数:2343 阅读进度:61/313

任天听到老渔的说法,不禁浑身一震,天哪,原来暮界的法术大师早已经如此接近真相了。

他们指的表魂,应该就是这个暮界里的人自身的灵魂,而里魂不正是来自于我们曦界人的魂魄吗?

到了晚上睡着之后,我们曦界的人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魂就随之消失不见;而表魂中也会有一部分去往我们的世界,所以就变得稀少起来。

老渔看着任天脸上阴晴不定,还以为任天被自己的一番话所震惊:“小乔啊,刚才我所说的,你不要当这是一个乡野村夫的胡言乱语,这件事自古以来就已经被法术的典籍里所记载。”

说完老渔从一旁的书架上,拿下了一本看上破烂不堪、页面残缺的书籍,顺手翻了几页,放到任天面前:“小乔,你看,这是两千年前,和梦大师撰写的《通法大鉴》,你看这里就已经有所记载。”

任天一看,书本上的文字自己压根看不懂,就好像在曦界自己看不懂甲骨文一样。但是书上还画有图形,这个自己还是能看明白的。

只见书本文字下面,画了一个人体的图形,在人的头部里画了两个圆圈,想必代表的就是两种魂魄。一个圆圈是空心的,好像代表着表魂,还有一个圆圈是实心的,应该代表里魂。

老渔说道:“不光如此,和梦大师在这本书里还说,表魂里魂是可以转换的,只要达到一定的条件,里魂甚至可能会取代表魂的位置,成为一个人的身体主导魂魄。”

天哪,这个和梦大师真是厉害啊,在两千年前就发现了这一点。之前好像月儿就说起过这个人,任天就像发现了乌云背后透出的一线阳光,自己心中的一些疑问是不是可以就此找到答案。

“老渔,和梦大师有没有具体解释,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人的表魂和里魂之间会互相转换?”任天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渔一看任天兴致如此好,也不由得精神振奋:“和梦大师书里写到,一旦人的表魂残缺,甚至消失之后,里魂就就可能会取而代之……”

任天心想,现在自己不就正是这种情况吗?乔跃的魂魄因为被檀魂剑吸收了一大部分,就剩下半魂一魄,那么作为乔跃的表魂就与我任天的里魂互换了位置,因此我成为了乔跃身体里的表魂,进而能够控制乔跃的一切行动。

任天突然想到,不光如此,原本杀猪陈二的弟弟陈三应该也是如此,因为他弟弟陈三是个傻子,而有一种说法:傻子的灵魂是有残缺的。所以曦界的那个神秘人,成为了陈三身体里的表魂,进而控制了陈三的身体。

另外想的再远一些,心理学有一种疾病——人格分裂,甚至电视、电影里也说,精神分裂的人,最后甚至可能一种人格取代了原先的人格,这会不会就是表魂与里魂的位置发生了转换呢?

任天越想脑子越乱,满脸都是迷惑的神情,而在一旁的老渔还以为任天没能听懂自己所说的话:“小乔,你也别多想,我只是想问问,你最近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事,导致你的魂魄受到了损伤?”

可不是吗,任天心想,乔跃的魂魄被檀魂剑吸走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老渔?看这个老渔应该是一个世外高人,也许他有办法能够解开檀魂剑的封印,将乔跃的魂魄归还到自己的体内也说不定。

“老渔,确实最近我遭遇到了一件事……”于是任天就把乔跃的遭遇,慢慢的说给了老渔听。

老渔听完陷入了长久的沉思,半天只字未语。

“老渔,你没事吧?”

“我没事!”老渔盯着任天问道:“那么……你应该是乔跃的……里魂喽?”

“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表魂里魂的概念,我今天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任天敷衍道,总不能把自己其实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告诉老渔吧。

老渔又是一阵仔细打量:“说实话,表魂、里魂的转换,我只是在书籍里才看到过,没想到这辈子居然还能碰到……”

任天试探的问道:“老渔,我师父说只要解开檀魂剑的封印,把里面的魂魄归还到我体内就行了,但是他只会封印之术,这解印之术只有我师伯才会。但是不知老渔你会不会……”

老渔点点头:“这解印之术我原本是会的,可是……”

任天一听有戏,激动的问道:“会就行,还麻烦老渔帮我这个忙。”

“不是我不肯帮。”老渔的眉头拧得像麻花:“只不过法术之学虽说同是一脉,但是各家各派的手法都不一样。你师父的封印之术,我没见过是用什么手法使出的,我也不敢贸然解印。如果胡乱硬来,只怕适得其反,毁了檀魂剑还是小事,要是毁了里面你的魂魄,那可就麻烦了。”

老渔一看任天听完之后满脸失望,也不忍心看他如此伤心:“这样吧,你把封有你魂魄的檀魂剑借我看看,我从封印口来判断一下,这种手法我能不能解开。”

任天一听喜上眉梢,赶紧伸手往腰间一摸,坏了,原来这把檀魂剑根本没在自己身上。

任天这才想了起来,檀魂剑被乔跃的师父酩酊老人带走了,说是生怕我和云月儿没保管好,万一路上出个意外弄破了宝剑,或者弄开了封印,毁了里面乔跃的魂魄就麻烦了。

任天苦着脸说道:“这把剑……没在我身上,被我师父带走了。”

“如此也罢。”老渔倒像是松了口气:“我也不敢保证能解开这把剑上你师父的封印,你和你师妹还是应该抓紧赶路,找到你师伯才是正事。”

这一圈子绕的,这下又回到如何解救云月儿的问题上了。

任天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云月儿,只见她面色苍白,呼吸仿若游丝,看样子好像越来越虚弱:“老渔,我们该怎么引出这湖水里的老鳖,取它头顶上的犄角?”

老渔看着任天说道:“小乔,这只老鳖,在每天子时和午时,都会两次浮出水面吐纳换气,每次时长不会超过半个时辰。若在这个时间点,你站在岸边离老鳖换气最近的地方,汇集你身体的灵力,就可以将老鳖吸引过来。我躲在一旁见机行事,争取一把取下他额头的圣灵之刃。”

“主意是好。”任天脸上露出愁容:“可是老渔……我还没学会如何聚集灵力啊?”

老渔微微一笑:“有我在,保你三个时辰之内,学会聚集灵力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