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先死而后活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0:00:33 字数:2245 阅读进度:62/313

任天差点扑到老渔身上,狠狠的亲他一口:“老渔,不会是真的吧。我师妹说她用了六个月的时间,才学会了如何聚集灵力,你真的只用三个时辰就能教会我吗?”

老渔笑道:“小乔,也难怪你不信。聚集灵力是一切法术的根基,如果不学会这个,其它任何法术都将无法使用。而且要聚集散布在全身的灵力,不像聚气那么简单,你师妹学习了六个月还算是快的,一般学个一两年、甚至五六年的都大有人在。”

“老渔,你到底有什么法子,居然能让我在几个时辰内就学会,别人学了好几年的聚灵力之法?”任天的眼睛都快成了心形状。

“这法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渔却故意卖了个关子,半天没说下文。

拖得时间越久,任天就越是期待,心中更是仿佛躲进了一只耗子,不停的抓挠着他的心痒。

老渔又喝了口茶,吃了块点心,看着任天都快变成化石了,终于清了清嗓子,慢悠悠的说道:“就四个字——先死后活……”

任天没听明白,但是一个“死”字却是听懂了:“死!不会先让我死掉吧?”

“你真聪明,一点就透。”

“……”任天差点骂人,聪明个屁啊,没这么耍人玩的:“人都死了,还聚个屁……还聚什么灵力啊?”

“小乔,灵力这种东西来自于灵魂深处,然后随着血液、经脉分布在人的全身。”老渔没有生气,仿佛任天的表现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你知道为什么,按照传统的练法,聚集灵力这么费时费力吗?”

“不知道。”任天傻呼呼的摇着头。

“因为他们要把自己散步在全身的灵力,全部找出来,哪怕一丝一点都不能漏掉。于是他们可能这个月找分布在手臂上的灵力,下个月找分布在大腿的灵力,这找东西实在是花费精力不是?”

任天一听这聚集灵力怎么跟玩躲猫猫一样,这样要找到哪辈子去。

老渔继续解释自己的办法:“但是说到底,灵力都来自于魂魄。之前有个大师发现,只有一种情况,散布在周身的灵力会集中到魂魄中去。”

靠,不要告诉我,就是人死的时候。任天心中正想着,老渔就说道:“那就是人死的时候。”

任天暗骂,顶你个肺,还真让我猜到了。

老渔终于收起玩笑的神情,一本正经的说道:“人一旦死了,他的灵力会立刻回到他的魂魄中,并在之后的七日之内,一点点的散失。等七天一过,这个人就彻底的死透了。”

任天心想,这个说法不是跟我们曦界的“头七还魂”差不多嘛,看来两个世界还是有不少共通之处的。

“所以你想短时间内,学会如何聚集灵力,就必须先死一遭。你死后,你的意识并不会立刻停止活动,你有三个时辰找到自己的魂魄,并将潜藏在里面的灵力球找到。一旦你找到了自己的灵力球,就算你活过来之后,灵力又分散到了你的全身,你也能很快将它们汇集起来。”

“噢,原来是这样。”听完老渔的话,任天终于有些相信了:“但是老渔,这么做会不会有危险?”

“危险是肯定有的。”老渔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死了之后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三个小时一过,我就必须将你救活,否则你就真的死了……”

任天瞪大了眼睛:“就这么点时间?会不会来不及?”

“会,而且一般来说都会来不及。三个时辰内,你的意识会进入到一个迷宫里,你要在这点时间内,找到自己的魂魄,找到灵力球,然后还必须快速的赶回来。你如果没能及时赶到,就算我如何使力,都救不活你。所以时间上来说,真的非常紧张。”

“我不学了。”任天越听越害怕,越听越觉得没把握:“我还是按照传统的办法来吧,慢点就慢点,至少不会出人命……”

“那你不救你师妹了?”老渔冷冷的问道。

任天顿时哑然无语,他扭过头看着躺在一边的云月儿,思绪却如同两军对阵,打得不可开交。

一会任天想,月儿这样最多昏迷不醒,反正一时半会也没生命危险;一会又想,月儿要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变成这样,我若是其她不顾,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任天心理斗争了半天,终于面色坚决、一脸坚毅,他咬着牙,狠狠地说道:“死就死吧,不救月儿,我就不配活着。老渔,快点弄死我吧。”

“哈哈哈哈,就快了……”老渔莫名其妙的一句。

任天一呆:“什么就快了?”

“你不是让我弄死你吗?我早就知道小乔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所以我在你的茶水和点心里下了药,估计你马上就会进入到假死状态。”老渔非常轻松的说道。

任天却像被这句话劈中一样,我去啊,原来我早就被下药了,这个老渔夫早就算计好了,要把我往死里整。早知这样,我刚才还不如痛快答应,这样才显得我霸气外露嘛。

任天正想着,就觉得头脑一阵发晕,身体说不出的难受:“老渔,你给我吃的什么药?现在好像发作了。”

“是差不多时候了。”老渔将任天扶住,将他的身体慢慢平放在地上:“小乔,记住,只有三个时辰,一定要在这时间内赶回来。”

任天却觉得身体越来越麻木,从脚开始,很快自己的下半身就像不再属于自己的一样,不再有任何的感觉:“老渔……这种聚灵气的速成法……你以前用过吗?”

“我没用过,我是用传统的办法,一点点修炼的。”老渔面带愧色,好像跟任天相比,自己天差地别一样。

任天从脖子以下都已经失去了知觉:“老渔……那这个……方法……之前……成功了……几次?”

任天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就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最后忍不住慢慢合上;耳朵的听力也即将丧失,对外界事物完全就要失去了感知。

就在任天完全失去意识的一刹那,却似乎朦朦胧胧的听见老渔最后说了一句:“一个都没成功,用过这个方法的人……全没回来……”